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近七成学生认为网游带来幸福 人大代表呼吁立法反沉迷

2019-04-10 02:53:45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统计报告》显示,12岁到16岁的青少年是网络成瘾的高危人群。研究表明,游戏成瘾的患病率约为27.5%。可以说,有关网络游戏的争论从来没有停止过,青少年沉迷网游已成为当前不可回避的社会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湘潭电机股份有限公司电机事业部研究所主任设计师周玲慧:网络游戏都是由专业人员根据人性需求精心设计的,玩家很难不深陷其中,不仅年幼的孩子们容易上瘾,就连成年人也欲罢不能。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高红卫:多层次立体化推动网络游戏监管的法制化进程,研究、制定并颁布《网络游戏监管条例》,进一步加强网络游戏产品生产、发布、消费的政府监管。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曲周县清宾出租车爱心车队队长张青彬:加强政府监管力度,借鉴影视作品审批、分级的做法,对网络游戏进行严格审批,严禁带有刺激、暴力、色情等内容的游戏上线,根据游戏属性划分等级。

  2018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最新一版《国际疾病分类》,其中明确将“游戏障碍”列入了精神疾病的范畴中,同时也给出了两条“游戏障碍”的判断标准:第一,给自己和他人带来痛苦;第二,社会功能受损。

  两个月后,8月的一天,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珠海市分公司外伶仃邮政营业所主管谢坚接到一位同事从北京打来的电话,说自己朋友的小孩得了白血病在京治疗,但要付款给医院的时候才发现银行卡里的十多万元钱全没了,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小孩把钱用在网络游戏上了,每转一次就是几千元,一共转了十多次。

  “这是救命钱啊,真是让人痛心。”作为人大代表,谢坚得知此事后心情十分沉重。实际上,这已不是他第一次接到这种因为孩子沉迷网络游戏的求救了。

  据谢坚讲,2018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他多次收到群众,甚至公安部门提出的相关诉求,希望他能向国家建议对网络游戏立法,加强网络游戏监管。于是,在今年全国人大会议期间,谢坚向大会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强网络游戏监管及尽快立法的建议。

  实际上,不仅仅是谢坚,还有多位人大代表今年也提出了有关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加强网络游戏管理的建议。

  青少年沉迷网游带来诸多危害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统计报告》显示,12岁到16岁的青少年是网络成瘾的高危人群。研究表明,游戏成瘾的患病率约为27.5%。可以说,有关网络游戏的争论从来没有停止过,青少年沉迷网游已成为当前不可回避的社会问题。

  应当看到,一方面,网络游戏由于特有的虚拟性、体验性、社会性、娱乐性等特征,深受青少年的喜爱。另一方面,沉迷于网络游戏的青少年逐年增加,已成为全社会不得不重视的问题,家长们普遍忧虑担心青少年玩网络游戏受到伤害或者沉迷其中,全社会也都对网络游戏及青少年教育、成长予以广泛关注。

  值得关注的是,据中国青年少年研究中心2018年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在青少年对网络游戏的认知特征方面,73.8%的中小学生认可网络的学习功能;超过七成(达到74.5%)的学生认为网络游戏能够缓解压力,仅三成(30.9%)的学生认为网络游戏会引起暴力倾向;超过九成(达到91.6%)的学生认为网络游戏使业余时间更愉快,近七成(68.2%)学生认为网络游戏是“带来幸福生活的能量”。

  “网络游戏都是由专业人员根据人性需求精心设计的,玩家很难不深陷其中,不仅年幼的孩子们容易上瘾,就连成年人也欲罢不能。目前,95%左右的网络游戏是以刺激、暴力、色情等为主要内容,游戏的不良内容正在给青少年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全国人大代表、湖南湘潭电机股份有限公司电机事业部研究所主任设计师周玲慧一直十分关注青少年网络游戏监管的问题。

  周玲慧认为,目前网络游戏开发、经营者往往只追求经济利益最大化,游戏运营者承诺的实名认证也是有其声无其实,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有些所谓的游戏管控平台虽然提供给家长一个主账号,但给孩子留有很多的后门,无需认证就可以随便注册多个小号,封掉一个又注册一个,致使网络游戏已发展成为摧残青少年和儿童身心健康的社会公害。”

  网游监管立法不够完善

  据了解,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国家采取措施,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鼓励研究开发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网络产品,推广用于阻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新技术。禁止任何组织、个人制作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出租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淫秽、暴力、凶杀、恐怖、赌博等毒害未成年人的图书、报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以及网络信息等。网络安全法规定,国家支持研究开发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网络产品和服务,依法惩治利用网络从事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活动,为未成年人提供安全、健康的网络环境。

  除此之外,目前,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网络游戏的法律法规,网络游戏监管以部门规章以及相关部门政策文件为主,比如《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和《严格规范网络游戏的意见》等。“网络游戏属于新兴产业,这些规章和文件都具有滞后性。”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高红卫分析认为,这种滞后性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立法不够完善,分级法律缺失;二是多头管理,政府职能部门权责不明晰。

  多位人大代表呼吁尽快对网游立法

  今年全国两会前夕,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曲周县清宾出租车爱心车队队长张青彬收到了一封青少年心理健康成长基地全体家长写来的《关于针对加强网络游戏管理及尽快立法的请愿书》。他随即电话联系了其中10位家长进行调研,了解网络游戏带来的危害。与此同时,他还在自己生活的县区范围内到相关政府部门了解有关法律政策,并到中小学校、社区、农村等进行调查。在此基础上,张青彬于今年大会期间提交了关于加强网络游戏管理的建议,提出要加强政府监管力度,借鉴影视作品审批、分级的做法,对网络游戏进行严格审批,严禁带有刺激、暴力、色情等内容的游戏上线,根据游戏属性划分等级。同时,完善实名认证制度,添加“刷脸摄像”注册功能。

  “最重要的就是尽快出台相关法律。”张青彬强调说,网络游戏立法迫在眉睫,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尽快出台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等相关法律。

  为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推动游戏产业可持续发展,加强网络游戏监管,高红卫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

  推动网络游戏专项立法。多层次立体化推动网络游戏监管的法制化进程,研究、制定并颁布《网络游戏监管条例》,进一步加强网络游戏产品生产、发布、消费的政府监管,持续规范网络文化市场经营秩序,营造良好网络环境。

  完善网络游戏管理体制机制。调整部门职责,建立以文化和旅游部为统一领导的网络游戏主管部门;积极推行网络游戏分级审查制度;提升行业自治水平,强化行业组织的纪律性;构建和加强防沉迷系统或软件监控;设立网络游戏防火墙,根据不同年龄段对游戏内容、游戏产品每天使用时间和在线人数等关键要素设定限制;限制明星偶像代言网络游戏;加强对网络游戏沉迷的心理疏导。

  周玲慧建议严格实行游戏用户实名制注册与登录,建立游戏(单机电脑游戏、网络游戏、手机游戏和电子游戏)分级管理系统,游戏开发者须明确标明适宜的年龄段,并在技术上设立适宜的年龄段准入限制。尤其是要规定公安系统、政府职能部门、学校和家长联合组成执法部门,不定期以游戏使用者等不同身份(不同年龄段)登录网络游戏服务器,检查游戏开发商和运营商是否严格执行各项规定,对违反者严厉惩处。(法制日报)
 

  链接+

  扮“美女”玩网游骗300余人 民警化妆清洁工潜伏破案

  以虚假女性身份与男网友搞暧昧、“谈恋爱”,诱骗对方进入到推广的网游后又以需要买装备求保护、网络结婚生宝宝等为名套牢受害人,先后使300余人受骗。郑州警方2日披露,经民警化妆潜伏侦查,终将该网络诈骗窝点一举打掉,现场抓获49名嫌疑人。

  今年初,在郑州市管城区工作的小刘加入了一个QQ网络游戏聊天群,一个来自商丘的“美女”主动加他为好友。一来二去,两人聊得还不错。认识的第三天,“美女”就提出要和小刘处男女朋友,并把小刘拉进了一个名为“征战天下”的网络游戏。在游戏里,“美女”说要考验小刘对自己的感情,便不断要求小刘为她买游戏装备保护她。

  “我觉得她很真诚,没有要骗我的意思。”小刘对“美女”的话信以为真,就陆续在游戏里充值了1万元。“后来,她又跟我说要在游戏里和我玩结婚、生宝宝,让我再充值。”深陷热恋的小刘没有犹豫,向朋友借了5000多元,又刷信用卡透支5000多元,在游戏里继续充值谈恋爱。

  之后的日子里,“女朋友”开始对小刘变得不冷不热,电话不接、微信不回,直到有一天小刘突然发现对方已将自己拉黑,再也联系不上这个素未谋面的“女朋友”。小刘越想越不对劲,觉得自己可能受骗。3月初,向郑州市公安局南关街分局报警。

  根据小刘提供的线索,南关街分局经过深入调查发现,案情远不是个案这么简单。首先,“美女”不是一个人,而是团伙作案。其次,受害人散落在网络,取证比较复杂。第三,该团伙人员众多,作案手段隐蔽,取证比较困难。

  对此,南关街警方成立了由刑侦、治安、网监等部门组成的专案组,全力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为了解诈骗“套路”,专案组民警主动加入网游,扮作游戏玩家。在调查到嫌疑人位于某写字楼一科技公司后,为进一步获取证据,民警化装为楼道清洁工“潜伏”该公司进行侦查。

  经过半个多月的艰苦调查,在掌握了诈骗团伙的行为轨迹、主要头目以及诈骗方法后,3月29日,南关街公安分局组织30余名警力,将49名嫌疑人抓获,并缴获作案电脑、培训手册及相关账本等一批作案工具。

  警方在随后的深入调查中发现,涉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自2018年6月份成立以来,大肆招募员工以采用虚假女性身份与网友“谈恋爱”等手段,诱骗他人进入公司推广的网络游戏“倾舞孤剑”“征战天下”后实施诈骗活动。

  经初步统计,该案涉及受害人达300多人,涉案金额100多万,遍布全国20多个省市。

  据办案人员介绍,该公司的“美女”们主要以需要在游戏中被保护、网络结婚等为名套牢受害人,让受害人不断充值,当警觉受害人发现受骗时,便将对方拉黑。

  此外,该公司还定期组织成员开会,公布成员业绩,分享诈骗技术。每次有员工诈骗得逞,公司主管就把诈骗的“战绩”在公司内部微信群里公示、炫耀,以示鼓励。

  据警方介绍,受害人年龄多为20岁出头,沉迷网游,没有正式工作,被骗金额从几百元到几万元不等。而被骗的钱,基本都是向亲友借来,或刷信用卡透支。

  目前,被抓嫌疑人中已有21人被刑事拘留。南关街公安分局正在进一步梳理证据,追缴赃款,追逃其他犯罪嫌疑人员,循线追踪扩大战果,为受害人最大程度挽回损失。(中新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