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中国初中生获WWDC奖学金 得益于《乔布斯传》

2019-06-10 01:23:31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对于未来,于伟奇也有很清晰的规划。他希望能够去美国学习计算机科学专业,并能够继续从事苹果软件开发,目前也正打算开发一个表情包管理app。

  新智元导读:自古英雄出少年!15岁00后开发者获WWDC 2019奖学金并受邀参会。WWDC奖学金用于奖励有才华的学生和STEM组织成员,并有机会参加WWDC大会。今年获奖学金的中国学生共有31名,其中最小的开发者于伟奇年仅15岁是一名初中生,获奖作品只用了两个周末时间写代码和文档。

  15岁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有的人在埋头读书;有的人约朋友玩网络游戏;有的人沉迷于交友软件;而有的人已经成为iOS App的开发者,成功获取苹果WWDC奖学金并受邀进入WWDC现场。

  从2004年开始,苹果设立WWDC奖学金计划,以此来激励学生发挥想象力、尽情展示iOS编程才能和热情。

  每一年,苹果公司的评审团会对作品的内容、创造力和技术含量进行判断,挑选至多350名学生,授予他们奖学金并邀请参与WWDC大会。获奖学生将有可能获得价值1599美元的大会门票,以及免费的差旅和住宿。

  获得WWDC奖学金申请资格,必须具备以下条件:

  在今年的350位获奖学生中,来自中国的学生共有31位。其中27位来自大陆;3位来自香港;1位来自台湾。而这31个人中最年轻的,是15岁的于伟奇。提起其他获奖选手,于伟奇不禁感叹:“都是大佬!”

  于伟奇来自江苏省,目前就读于无锡外国语学校,念初三,爱好ACGN文化。在GitHub和Stack Overflow上的用户名叫做Captain Yukinoshita Hachiman,取自于日漫《Oregairu》,中文译作《我的青春恋爱喜剧果然有问题。》,也译作《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是日本作家渡航所创作的轻小说,插画由ponkan负责。

  他能够成为一名苹果软件开发者并获得WWDC奖学金,要归功于小学时候读的《乔布斯传》,以及家长买来的一台iPad 2。后来,他了解到苹果每年都会举办WWDC,并且有一个奖学金激励计划,这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紧接着Swift的发布,勾起了他想要亲自动手写代码的欲望。于是开始通过书籍、网上的视频以及一些苹果大牛的博客,自学Swift。

  初一下学期他软磨硬泡,终于说服家长买了一台苹果电脑,从一名爱好者变成了一名开发者。

  于伟奇开发的第一个作品叫做BirthReminder,主要的功能是让用户管理自己喜爱的ACGN角色的生日,该App已上架App Store,地址:

  https://itunes.apple.com/cn/app/birthreminder/id1375252429?mt=8

  这款app操作也非常简单。其中内置了很多ACGN角色信息,用户可以手动输入二次元角色信息,也可以通过自带的“在线信息”来一键导入所喜欢的角色的信息,然后添加即可。该App还允许用户贡献本地的角色信息到“在线信息”中,帮助完善这个数据库。

  BirthReminder同时支持iOS与watchOS,并提供多种扩展组件,如今日扩展(iOS)与复杂组件(watchOS)。

  BirthReminder会在角色生日当天通过系统通知的方式来提醒用户,用于伟奇的话说:“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忘记老婆们的生日了 *:.?. o(≧≦)o .?.:*”。该App在App Store上获得了4.9的高分。

  去年,他曾以一个物理学透镜相关的作品申请WWDC奖学金,但是该作品遗憾落选。今年,他凭借一款叫做Cryptography & Privacy的作品,成功入选WWDC奖学金。

  于伟奇希望借此能够让人们对数据传输过程中,在线隐私的重要性引起更多关注。该项目已开源,代码托管在GitHub上:

  https://github.com/CaptainYukinoshitaHachiman/Cryptography-and-Privacy

  获奖并不难,作品只花了2个周末时间

  Cryptography & Privacy向用户介绍了最基本的密码学知识,首先在过场动画中讨论了隐私的重要性,然后讲述了对称和非对称加密的概念,最后提供了一个真实的实践,要求用户在虚构的应用程序中实现“安全聊天”功能。

  为了实现上述功能,使用了以下框架/技术:

  HTML5 + CSS3 + JavaScript

  UIKit

  Security

  CommonCrypto

  PlaygroundSupport

  Markup

  Web技术实际上是使用Hype自动生成的,由此创建了过场动画。

  UIKit用于创建实时视图。通过UIView的子类化做了自定义视图并做了一些自定义绘图。创建了一个实时视图,向用户显示消息的传输方式,以便获得更直观地体验。

  Security和CommonCrypto用于实现加密内容。

  显然,PlaygroundSupport用于控制playground book。但是这个playground远不止于此。通过使用PlaygroundSupport,这本playground book充分利用了永远在线的实时视图,这意味着它可以更加互动,因此可以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

  快捷工具栏中的完成也是自定义的,这为用户提供了一种干净的写代码方式。最后一页支持所有执行模式,这可以帮助用户跳过实时视图动画或减慢它,以便可以更好地理解。

  最后,所有关于加密概念的内容都是用Markup编写的。

  至于在作品上花费的精力,于伟奇称主要是一边要学习、一边又要搞开发,两边都不能落下。

  由于他是住校生,工作日要在学校完成繁重的学业,所以只能在周末回家赶工。时间紧任务重,于伟奇花了两个周末时间,在deadline当天,通宵完成了所有代码和文档。

  去学校后第一堂课就是英语考试,结果因为太累了考试中途睡着,只拿了第二名。

  虽然第一次申请WWDC奖学金失败了,不过于伟奇并不认为获奖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他认为一个playground作品,最重要的是“内容”,换句话说就是要有实际价值,单纯的炫技意义不大。

  从他这次获奖的经历来看,横在他获奖道路上的最大障碍不是“题目太难”而是时间不够。

  获得WWDC奖学金的经历,并没有降低父母对他“沉迷电脑”的不满,仍然成天抱怨他时间都花在了电脑上。他自己对此也有一个非常清醒的认识,并没有骄傲自满,而是认为今后需要学习更多的硬核知识。

  给同龄人的一些建议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于伟奇对有兴趣学习苹果软件开发,以及希望能够拿到WWDC奖学金,获得进入WWDC现场机会的同龄人,给出了6点建议:

  对于未来,于伟奇也有很清晰的规划。他希望能够去美国学习计算机科学专业,并能够继续从事苹果软件开发,目前也正打算开发一个表情包管理app。

  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位少年已经站在了更高的起跑线上。(新智元)
 

  链接+

  苹果WWDC2019回顾,软件更新很多,但对提升硬件销量帮助有限

  6月3日,苹果WWDC2019开发者大会在圣何塞的麦克内里会议中心举行。

  WWDC2019的热闹场面难掩库克的无奈

  这届WWDC2019可谓十分热闹。

  iOS13、watchOS6、tvOS,独立的iPadOS,全新的MacPro......内容太多,我们捡重要的说就好。

  新iOS13还是今年的重点,库克把大多数时间放在了对新系统的介绍上。苹果新版iOS带来了20多项的更新。最重要的是,iOS13通过对底层算法的深度调整,让FaceID的识别速度、应用更新的下载速度、应用启动速度等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iOS13外,iPadOS是今年WWDC2019最受用户关注的话题。新iPadOS不但比以往更适应平板电脑,而且还增加了很多生产力元素;此外,苹果还为AppleWatch配备了新操作系统watchOS6;苹果还为AppleTV+流媒体服务带来了新系tvOS;

  软件之外,苹果今年在WWDC推出的新硬件是MacPro。这是一款最高可支持28核56线程英特尔XeonCPU,内置12条DIMM插槽,最大1.5TB内存,外加最高4TB固态硬盘,能支撑28.2万亿次浮点数计算,同时处理3条8KProRes视频或12条4KProRes视频的超级工作站。

  从今年WWDC发布的内容看得出来,不管是软件还是硬件,苹果都是下了功夫的。

  应该说,这是一次让专业开发者们感觉“过瘾”的发布会,但同时,它又是一场让普通用户感到有些“失望”的发布会。

  以苹果新发布的MacPro为例,这台工作站性能极强、外观设计也从上一代MacPro的“垃圾桶”,升级到了现在酷炫的“擦丝器”。但MacPro毕竟属于专业设备,而且价格超高——预计售价约合人民币将超8万元人民币(含配件),普通消费者极少会考虑购买;再以本次最受消费者关注的iPadOS为例,虽然更新之后移动办公能力更强,但相比微软SurfaceBook等移动办公设备,iPad的性能还相差不少。目前来说,iPad还只能是用户移动办公的一个补充,难以成为主力生产力工具。从这个方面来说,iPadOS更新带来的购买刺激并不大。

  WWDC2019的场面虽然热闹,但对提升苹果硬件销售帮助并不大。

  这样的情况,库克也很无奈。

  下滑的苹果在努力迎合消费者

  2018年以来,iPhone在全球的销售开始遭遇瓶颈,增长疲软,并逐渐被中国手机厂商华为所超越。这种势头在2019年一季度更加明显。根据IDC数据显示,华为在这个季度中的全球出货量已经比苹果多出了1000多万台,正式取代苹果坐上了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位置。

  面对困境,库克采取了诸如持续降价销售,依旧换新等策略,然而市场数据表明,自2018年底开始的持续降价,并没有能够为苹果带来业绩的显著回升。

  WWDC2019表明,苹果正在努力迎合消费者。以新iOS13为例,其中多项之前消费者求而不得的功能,都在此次更新中进行了补齐。比如“黑夜”模式、滑动键盘输入等;又比如watchOS6,首次为AppleWatch配备了一个全功能的应用商店。以往必须通过iPhone下载后,才能转到Watch上安装的新应用,现在可以直接在手表上完成了。

  当然,苹果最迎合用户的,是全新的iPadOS。在以往,iPad的系统是与iPhone共用的。但这次,苹果将iPad的系统与iPhone实现了彻底隔离,连名字都特地改成了iPadOS。新系统对备受用户诟病的交互、多任务和文件管理上做了大幅的改进。比如首次为iPad提供了对鼠标的支持。强化了与Mac主机之间的资料共享功能,借助iPadPro上的USB-C接口,用户可以直接导入U盘里的照片。还有用户期盼已久的多窗口功能,更新后的iPadOS支持同一应用可以开启两个窗口,并排显示,这意味着用户可以同时打开两个Word窗口进行工作,生产效能更大。

  此外,苹果还对不受欢迎的产品iTunes进行了边缘化处理。这次WWDC2019大会上,苹果宣布将以播客、电视和音乐等三个独立的APP,取代早已过时的iTunes。

  一句话,为了挽回不断下滑的市场,苹果开始全方位去迎合用户需求,并开始向竞争对手学习,以更好的满足用户需求。

  后移动时代,谁是苹果的新希望?

  本届WWDC苹果发布了不少“新”软件,但其实干的都是一些修修补补的事,并不能帮助苹果摆脱当前市场下滑的困境。

  虽然本届WWDC没能推出足以引领市场软件和硬件,但库克还是在努力为苹果寻找新的方向和增长点。

  iPadOS虽然是迎合消费者的更新,但玺哥认为,它实际是苹果想切入移动办公市场的一种信号。

  据IDC全球季度平板电脑追踪器的数据显示,全球平板电脑市场在2018年第三季度下降了8.6%,全球出货量下降至3640万台。虽然iPad仍然保持了一定的增长速度,但长远而言,必然会面临困境。

  我们再看一个数据,从2008年到2016年,移动办公工作量增加了140%,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需要随时随地处理一些时间紧迫且涉及多种媒介应用的工作事项。这些工作可能是在出差、旅行途中,也可能在会议间歇等场景中进行。

  也就是说,在全球平板电脑整体市场下滑的时候,库克将眼光转向了移动办公市场。移动办公市场进,是库克在后移动时代为苹果找的一个新增长点。

  除了操作系统外,此次WWDC大会还更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平台——ARkit3.0。

  ARkit是苹果为iOS系统推出的AR应用程序开发工具平台,这次发布的ARkit3.0,增加了“遮挡”与“动作捕捉”功能,允许开发者将人类动作集成到应用程序,并实现更加身临其境的AR体验和有趣的应用。

  随着世界范围内5G商用速度的加快,原本在4G网络环境下,没能充分发展起来的AR应用,将很有可能获得爆发式的增长,在游戏、电商、出行旅游、广告、视频等多个领域创出现新的商机。

  库克选择此时推出ARkit3.0,意图就是抢先布局占领AR领域的优势地位。借助AR应用的快速增长,带动iPhone、iPad等个人设备的业绩。

  为此,库克还特意在演讲过程中,邀请微软旗下Mojang实际展示即将于夏季推出的《我的世界:地球(Minecraft:Earth)》,让开发者们更直观地体验到新版ARKit3.0应用效果。

  库克强调,AR技术将会是苹果重点发展方向之一,他非常看好AR的“未来十年”。

  移动办公市场和AR应用,这是库克为苹果寻找的新增长点和新方向。

  库克的努力我们看到了,但他的探索和寻找能不能成为苹果新的增长点和未来方向,这个还很难说。(驱动中国)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