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热点 > 正文

江苏过期疫苗事件33人被问责 黎城卫生院长涉嫌职务犯罪

2019-02-25 01:32:12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近日,江苏省对金湖县黎城卫生院过期疫苗事件进行了彻查严处。经调查确认,这起事件是因当地政府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主管部门监管不力、接种单位管理混乱、工作人员违规操作造成的一起严重责任事故。

  据扬子晚报消息:近日,江苏省对金湖县黎城卫生院过期疫苗事件进行了彻查严处。经调查确认,这起事件是因当地政府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主管部门监管不力、接种单位管理混乱、工作人员违规操作造成的一起严重责任事故。

  事件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和江苏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省委常委会、省政府专题会议对调查处置工作及时进行研究部署,省政府建立工作专班,并派专项工作组进驻金湖,查明情况、指导处置、督促整改。坚持把儿童健康放在首位,组织省级专家组对145名已接种过期疫苗的儿童全面开展医学观察、进行体检、安排补种,未发现与疫苗直接相关的异常健康情况。在省市专家组现场指导下,对黎城卫生院预防接种门诊进行全面整顿,目前该院已重新开诊,现场秩序良好。

  这起事件的相关责任单位和33名责任人被严肃问责。其中,淮安市副市长顾坤、市卫生健康委主任孙邦贵受到政务警告处分,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吴云生受到政务记过处分;金湖县委书记张志勇、县长徐亚平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副县长高昌萍受到政务降级处分;淮安市、金湖县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和疾控、卫生监督等机构相关负责人分别受到相应党纪政务处分;金湖县医院集团发展中心主任、黎城卫生院院长汪泓涉嫌职务犯罪,目前采取留置措施;黎城卫生院原副院长刘志兵等6名直接涉事人员分别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刘志兵等2人已经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法律责任。根据江苏省委、省政府的决定,责成金湖县政府向省政府、淮安市政府作出深刻检查,责成淮安市政府、省卫生健康委向省政府作出深刻检查。

  针对此次过期疫苗事件暴露出的问题,江苏省委、省政府要求各地各有关部门深刻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全面排查,彻底消除各类隐患。1月中旬省政府办公厅下发紧急通知,在全省开展疫苗安全隐患专项检查整治,按照“四个最严”的要求,通过自查、互查、督查等方式,对疫苗生产、流通、采购、接种等各环节进行彻底排查整治,做到全链条、全过程、全覆盖,确保措施落实无死角、监管防控无死角、过期疫苗药品回收销毁无死角。目前,江苏正在抓紧制定出台改革完善疫苗管理体制的实施意见,进一步强化地方政府、监管部门和相关单位的责任,不断加强疫苗接种单位规范化建设,健全完善疫苗安全责任制和长效管理机制。同时,着力抓好食品药品安全监管,坚决守住食品药品和疫苗质量安全底线,全力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新京报)
 

  资料+

  金湖过期疫苗涉及儿童仍在增加 涉事医院长期混乱

  江苏省金湖县过期脊灰疫苗事件曝光后,引发当地家长纷纷自查。1月12日晚7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该县黎城防保所看到,尽管是周六晚,仍有工作人员负责接待。多名家长向记者反映,根据家里的疫苗接种本和到县疾控中心打印的记录,涉嫌过期的疫苗不只是脊灰疫苗一种,涉及到的儿童也超过官方宣布的145人,统计人数仍在增加。

  1月7日爆出金湖县有儿童接种了过期脊灰疫苗后,该消息在本地微信群中被频繁转发。起初,田华(化名)并未在意,直到3天后,他翻看两岁女儿的疫苗接种本时,才发现孩子接种的4针疫苗中,2017年接种的麻风疫苗只写了时间与医生签名,而接种部位、疫苗型号、生产厂家等都是空白。其余三针可查到生产批号,没有过期。

  为搞清楚没有批号的这只麻风疫苗是否过期,田华多次到黎城防保所、县卫计委、县疾控中心询问,得到的回答都是“先登记,会有通知的。”1月10日晚在黎城防保所,他看到现场有8名工作人员做统计。统计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根据接种本上的信息确认过期的,一种是查不到批号的,每张统计表可记录17人的信息。据田华回忆,不到10分钟1张表就满了,他在停留的5小时内,表格填写就没有停止过。

  1月12日,金湖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工作人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不是查不到批号,而是2017年以前的批号(登记)是错误的。”据他介绍,2017年以前,批号数据比较混乱,而他们都是从其他行业暂时借调过来的,对之前卫计委的工作并不了解。

  金湖县卫计委主任陈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工作人员为了图省事,登记处电脑中的批号是他们提前录入的…… 因而容易导致电脑批号和手工批号不相一致。但可以肯定,手工登记的接种本上的批号是准确的。

  然而,根据一位家长向《中国新闻周刊》提供的疫苗接种本上记录显示,孩子于2018年6月19日在金湖县人民医院接种了卡介苗,疫苗批号为201603a027,但查询批号显示疫苗有效期至2018年3月13日。

  “如果接种本和电脑记录不一致,还是以接种本为主,但也不排除手工填写失误的情况。”金湖县卫计委某科室工作人员文欣(化名)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黎城镇卫生院之所以出现管理混乱的情况,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人手不够,且长期处于高负荷工作状态。“按规定一个接种点每天接种人次不超过200,但金湖县城市人口密集,全县80%~90%的儿童接种任务全都集中在黎城镇卫生院,五六个接种工作人员每天要服务400多人次,还要兼任其他工作,比如疫苗管理。”

  据上观新闻报道,金湖县卫计委医改办副主任高文玉也曾解释说,“目前黎城卫生院服务的人口在103000多人,相当于全县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而公共卫生人员只有12人,其中3人是借用的有资质的乡村医生。2018年12月18日这天,接种量达到500人次。所以不可能每接种一个人,都来登记一次信息,很可能出现十个人来接种,十个人登记一次信息,前面批次用的这个批次,下面换批次了,究竟从哪个人开始换的,他自己也记不得了。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金湖县县长徐亚平1月12日上午表示,“对于新发现的疑似过期疫苗事件,我们请的省里面的专家组已经到(金湖)了。专家组已经开展工作,从昨天(11日)下午一直工作到今天凌晨5点钟,专家组已经开始在现场接待家长了,对这些新发现的儿童进行逐一的鉴定。”对于当地家长反映的证卡不符、批次不符、品种不符等情况,将全面由专家组进行鉴定。

  文欣还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2018年,县疾控中心对接种单位的疫苗更新进行了多次检查,曾多次通报黎城镇卫生院存在疫苗更新不及时、接种批号、单位与实际不一致的问题,并责令整改。(中国新闻周刊)
 

  链接+

  官员在过期疫苗接访时在笑 回应:接待群众要亲和

  江苏金湖县“过期疫苗”事件发生后,其近邻、同属江苏淮安的洪泽区,同样也卷入汹涌的舆情中——不是因为被曝出了“过期疫苗”,而是区领导在接待群众时的一个“表情”。

  日前,一组“紧急召开的过期疫苗会议,洪泽区委书记居然在笑”的照片在网络上被热传。照片显示,一位领导模样的男子,扭着头在笑呵呵地记录着什么,其旁的另一位领导则一脸凝重。

  有网民称,这是前几天淮安市洪泽区领导在接待来访群众询问“过期疫苗”事件时的照片。有网民认为,区领导在这种场合居然有心情笑出来,而且持续在笑,是典型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心态,并没有真正“将心比心”、“设身处地”地对待和处置孩子们的生命健康安全。

  对于上述传闻,淮安市洪泽区相关区领导1月14日上午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引发争议的照片确实存在,但照片中“笑”的官员并非洪泽区委书记朱亚文,而是洪泽区委常委、纪委书记、区监察委员会主任吴一航。

  洪泽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长花群也向澎湃新闻证实,事情发生在1月11日晚上9点多,洪泽区对群众就“过期疫苗”有关疑问的接访,区委书记朱亚文并未出席。

  吴一航对澎湃新闻回忆说,金湖“过期疫苗”发生后,洪泽的群众也开始对洪泽是否有“过期疫苗”产生怀疑,许多人往疾控中心了解情况。因去的人数量较多,洪泽区委区政府便专门派出了一批领导干部赶赴现场接待群众来访,就群众关心的有关疫苗的问题进行现场解答沟通。粗略估计,当时现场有一百多人。

  吴一航说,他因为对情况比较了解,又是该区疫苗管理情况调查组组长,便去到接待现场,同去的还有洪泽区委副书记、区长殷强。吴一航坦承,那个面露笑容的干部,并非洪泽区委书记,而是他本人。

  “我们对工作有要求,接待群众,一杯茶、一张椅子、一个微笑,交流时不是冷冰冰的,所以(我)带点笑容。”吴一航对澎湃新闻说。

  吴一航解释,当时他之所以“笑”,一方面是因为,金湖县“过期疫苗”曝光后,洪泽第一时间组织了排查,没有发现“过期疫苗”,因而与群众交流时“比较有底气”。另一方面,则是“工作有要求”,“接待群众、安抚群众要热情、客气、亲和一点,要有温度,不能板着脸”。

  吴一航说,带点笑容,也是因为平时他“不喜欢拉着脸说话”,也是想让大家能“更好地沟通”。他向澎湃新闻记者发来了一则当地老百姓拍摄的视频,“看视频,可以看出来,我在记录群众诉求时是不笑的,就是抬头跟群众交流时是面带笑容的”。

  这个长约4分钟的视频中,完整记录了当时接访现场的情景。澎湃新闻记者看到,吴一航出现在镜头中的时长大约在1分钟,他除了做记录时没有笑容,大部分时间是面露笑容的。

  视频显示,当有一位男性家长说“大家都是为人父母的,出了这种事(过期疫苗)后,我们心情都很担心。”这时,吴一航接过话说,“我们一样担心”。

  说起这桩“笑容门”事件,吴一航也谈了他的看法。“我猜想,一方面截图拍照上传网络的人,可能是觉得纪委书记一般‘铁面’的多。另一方面,可能觉得区委书记听起来更有影响力吧。”吴一航对澎湃新闻说,事发当天(11日)晚上,他就知道自己的照片被人发到网上了,但直到13日才发现影响扩大了。

  “应该是有人有意识做这个事,但我是问心无愧的”。吴一航说,“实际上,若真是(对群众)漠不关心,我们就不会接待群众,我也不会出面,我是搞(疫苗管理)调查的。实际上我可以不用去的。”

  吴一航对澎湃新闻说,发生“笑容”事件后,他也在反思,“以后我会注意的”。

  另据洪泽区分管卫生工作的副区长徐琳介绍,该区对疾控中心和14个接种点的库存疫苗进行专项核查,截至14日下午2点洪泽区未发现使用过期疫苗。(澎湃新闻)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