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热点 > 正文

江苏盐城一化工厂发生爆炸 曾被通报13项安全隐患

2019-03-22 03:08:23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3月21日下午14:48左右,位于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的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爆炸。截至下午7:00,确认事故已造成死亡6人,重伤30人,另有部分群众不同程度轻伤。

  3月21日14时50分许,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化工园区天嘉宜化工厂发生爆炸。根据“盐城发布”官方微博的消息,截止下午7时,确认事故已造成死亡6人,重伤30人。有媒体报道,当地119接线人员透露,此次发生事故爆炸的是厂内一处生产装置,爆炸物质是苯。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地图发现,在天嘉宜化工厂2公里范围内有三所小学,包括陈家港新民小学、陈家港镇王商小学和草港小学。

  而在其1.5公里范围以内,则有小太阳幼儿园及陈家港镇中心幼儿园(第二分园)两家幼儿园。

  根据中国江苏网2014年的一则报道,化工园区在助力江苏省经济的同时,也成为相当一部分环保投诉的主角,很多关于化工园区的投诉均与园区和居民去之间的“距离”密切相关。2014年3月,江苏省下发《江苏省化工园区环境保护体系建设规范(试行)》(下称“规范”),并明确提出了一个数字:“500米”。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2014年3月,江苏省下发的规范中,规定化工园区与居住区隔离带宽不低于500米,并设有绿化带。园区建成范围和隔离带内,不得规划建设学校、医院、居民住宅等环境敏感目标。

  事发工厂原法人因环境污染罪获刑

  天眼查资料显示,发生事故的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天嘉宜化工厂”)成立于2007年,原为江阴市倪家巷化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陶在明。天嘉宜化工厂目前是江苏倪家巷集团有限公司集团下属的间苯二胺、对苯二胺系列产品的精细化工企业,年生产能力2万吨。

  从股权结构上来看,天嘉宜化工厂的股东为江苏倪家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倪家巷集团”)与连云港博昌贸易有限公司,分别持股70%和30%。江苏倪家巷集团有限公司集团法人代表为倪成良,其名下的18家公司覆盖热电、物流、投资、化纤、纺织等多个领域。

  据了解,2017年3月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倪红卫变更为陶在明。同期,天嘉宜化工厂还变更了经营范围,不再包括氢气(自用)及废硫酸,同时化工产品(危险品除外)变为化工产品(农药和危险品除外)。

  天嘉宜化工厂在2015年之前的法定代表人张勤岳,曾在2017年1月,因犯污染环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彼时担任天嘉宜化工厂的法定代表人为倪红卫。

  根据裁判文书网上的信息,2012年年底,张勤岳、吴国忠明知杨忠兴无资质处理危险废物,仍将天嘉宜公司羟基车间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化工残渣交由杨忠兴填埋处理,分三次将天嘉宜公司废物车间内的化工废物运至江阴市周庄镇倪家巷村和倪家巷垃圾填埋场东大门东南角100米处。2014年11月,江阴环保局组织人员在上述两个地点挖出化工残渣共计124.18吨。

  2015年9月,张勤岳不再担任天嘉宜化工厂的法定代表人,但天眼查资料显示,目前张勤岳仍是天嘉宜化工厂的董事。张勤岳名下有4家公司,其中,其担任法人代表、天嘉宜化工厂同时参股的盐城舍得资源综合利用有限公司目前已被注销。

  2018年6月,江苏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全省沿海化工园区(集中区)整治工作方案的通知》,对沿海地区南通、连云港、盐城三市辖区内所有化工园区及园区内所有化工生产企业展开整治。

  据《江苏省人民政府关于沿海化工园区“141”环境治本工程的实施意见讨论稿》显示,连云港、盐城、南通三地化工园区的医药、农药和染料中间体项目被列入了“禁止类,一律不准审批”及“淘汰类,已建项目要限期关停”两大类别。公开资料显示,天嘉宜化工厂的主营产品为医药、农药和染料中间体。

  2018年8月,响水县人民政府网站上发布《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停产整治企业申请复产公示》,包括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在内的8家企业提交了复产环保问题评估暨整改报告。

  2018年12月,盐城市委书记戴源在响水调研期间,曾前往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了解企业整改落实、生产工艺技术提升和复工复产情况。

  曾被通报13项安全隐患,3项与苯直接有关

  据了解,此次事故的爆炸物质为苯。天嘉宜化工厂主要生产医药、农药及染料的中间体,经营范围包括间羟基苯甲酸、苯甲醚、对叔丁基氯化苯、氯代叔丁烷、KSS、间苯二胺、邻苯二胺、对苯二-胺、1000t/a三羟甲基氨基甲烷、500t/a均三甲基苯胺、100t/a 2,5-二甲基苯胺、300t/a 3,4-二氨基甲苯、300t/a间二甲氨基苯甲酸、200t/aMo,500t/a对甲苯胺、80t/a 3,5-=羟基苯甲酸、30400 t/a1,3-二硝基苯制造等。

  2016年至2018年期间,天嘉宜化工厂受到盐城市环保局、响水县环保局累计处罚6次,处罚原因包括违反大气污染防治管理制度、违反固体废物管理制度、违反环境影响评价制度等,合计被罚金额约179万元。

  2017年12月,位于天嘉宜化工厂西北侧3公里左右的连云港化工园区中的连云港聚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间,发生二氯苯装置爆炸事故,造成10人死亡、1人轻伤。这次事故之后,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组织督导组对江苏省盐城、连云港、淮安、徐州、宿迁等5市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工作进行了督查。

  2018年2月,在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办公厅发布的《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办公厅关于督促整改安全隐患问题的函》中,列出了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存在的13项安全隐患,具体包括:主要负责人未经安全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仪表特殊作业人员仅有1人取证,无法满足安全生产工作实际需要;生产装置操作规程不完善,缺少苯罐区操作规程和工艺技术指标;无巡回检查制度,对巡检没有具体要求;硝化装置设置联锁后未及时修订、变更操作规程;部分二硝化釜的DCS和SIS压力变送器共用一个压力取压点;构成二级重大危险源的苯罐区、甲醇罐区未设置罐根部紧急切断阀;部分二硝化釜补充氢管线切断阀走副线,联锁未投用;机柜间和监控室违规设置在硝化厂房内;部分岗位安全生产责任制与公司实际生产情况不匹配,如供应科没有对采购产品安全质量提出要求;现场管理差,跑冒滴漏较多;现场安全警示标识不足,部分安全警示标识模糊不清,现场无风向标;动火作业管理不规范,如部分安全措施无确认人、可燃气体分析结果填写“不存在、无可燃气体”等;苯、甲醇装卸现场无防泄漏应急处置措施、充装点距离泵区近,现场洗眼器损坏且无水;现场询问的操作员工不清楚装置可燃气体报警设置情况和报警后的应急处置措施,硝化车间可燃气体报警仪无现场光报警功能。

  其中,缺少苯罐区操作规程和工艺技术指标、包括构成二级重大危险源的苯罐区及甲醇罐区未设置罐根部紧急切断阀、苯和甲醇装卸现场无防泄漏应急处置措施这三项安全隐患问题,均与本次爆炸物质直接有关。

  据了解,苯是一种易燃物质,其蒸气能与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物,爆炸极限1.2%~7.0%(体积)。高浓度气体有麻醉性。有刺激性。苯对中枢神经系统产生麻痹作用,短期接触容易引起急性中毒。重者会出现头痛、恶心、呕吐、神志模糊、知觉丧失、昏迷、抽搐等,严重者会因为中枢系统麻痹而死亡。苯的挥发性较强,少量苯也能使人产生睡意、头昏、心率加快、头痛、颤抖、意识混乱、神志不清等现象。摄入含苯过多的食物会导致呕吐、胃痛、头昏、失眠、抽搐、心率加快等症状,甚至死亡。吸入20000ppm的苯蒸气5-10分钟会有致命危险。

  长期接触苯则会对血液造成极大伤害,引起慢性中毒。引起神经衰弱综合症。苯可以损害骨髓,使红血球、白细胞、血小板数量减少,并使染色体畸变,从而导致白血病,甚至出现再生障碍性贫血。苯可以导致大量出血,从而抑制免疫系统的功用,使疾病有机可乘。有研究报告指出,苯在体内的潜伏期可长达12-15年。(澎湃新闻)
 

  资讯+

  江苏盐城一化工厂爆炸,致6人死亡30人重伤

  据@盐城发布 最新通报,3月21日下午14:48左右,位于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的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爆炸。截至下午7:00,确认事故已造成死亡6人,重伤30人,另有部分群众不同程度轻伤。

  另据央视消息,目前,到场消防救援力量已救出31名受伤人员。爆炸区域附近有多处住宅区和学校,其中一所幼儿园离事发现场直线距离仅1.1公里,爆炸已经导致部分孩子受伤,当地医疗机构正在抓紧救治伤者。

  获知情况后,生态环境部和江苏省生态环境厅均已启动应急响应程序。事故发生后,响水县环境应急人员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展开应急监测工作。

  据了解,目前共有41辆消防车、188名消防员在现场开展处置。江苏省消防救援总队正调集泰州、盐城、连云港、淮安、宿迁及江苏总队培训基地等消防救援队伍的62辆消防车、247名消防员赶赴现场增援。

  愿平安!(人民日报客户端)
 

  链接+

  盐城化工厂爆炸追踪:涉事企业2年被环保部门处罚7次

  3月21日14时48分,位于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的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天嘉宜化工”)发生爆炸。据盐城官方通报,截至当日晚19时,确认事故已造成死亡6人,重伤30人,另有部分民众不同程度轻伤。

  第一财经记者通过查询启信宝、当地环保部门和其他市场监管部门发现,涉事企业天嘉宜化工成立于2007年,属于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多年存在环保、安全隐患。其中2016年7月~2018年7月,两年左右时间,被环保部门处罚7次,处罚原因为违反大气污染管理制度、违反固态废物管理、 违反环境影响评价制度。

  值得一提的是,天嘉宜化工的原董事长张勤岳及其他管理者,还因为污染环境罪被判刑。

  根据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6)苏0281刑初305号,被告单位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犯污染环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被告人张勤岳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张勤岳正是当年天嘉宜化工的董事长。

  从行政处罚看,最近的一次是2018年7月18日,因逃避监管方式排放污染物,被盐城市环境保护局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并处罚款人民币20万元。

  经启信宝查询,2018年5月24日,天嘉宜化工被响水县环境保护局处罚,[响环罚字〔2018〕29号]决定文书介绍,依据《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七十五条,天嘉宜化工被罚款480000元。

  同一天,因天嘉宜化工采取逃避监管方式排放大气污染物和违反固体废物管理制度,罚款530000元。

  盐城市环境保护局2017年7月行政处罚公示显示,天嘉宜化工存在项目配套的环保设施未验收、危废管理不规范等违法行为,处罚款28万元。

  盐城市环境保护局2015年5月19日公布的行政处罚公示显示,天嘉宜化工二期工程废水治理设施未经环保验收擅自投入生产;未设置危险废物识别标志,处罚款人民币10万元。

  2018年2月7日,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办公厅致函江苏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在《督促整改安全隐患问题的函》中专门列出的“有关安全隐患问题清单”,其中就包括天嘉宜化工的问题,而且还列为第一项。

  该函件指出,天嘉宜化工存在13项安全隐患,包括主要负责人未经安全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仪表特殊作业人员仅有1人取证,无法满足安全生产工作实际需要;生产装置操作规程不完善,缺少苯罐区操作规程和工艺技术指标;无巡回检查制度,对巡检没有具体要求;硝化装置设置联锁后未及时修订、变更操作规程。

  此外,天嘉宜化工存在的问题还包括部分二硝化釜的DCS和SIS压力变送器共用一个压力取压点;构成二级重大危险源的苯罐区、甲醇罐区未设置罐根部紧急切断阀;部分二硝化釜补充氢管线切断阀走副线,联锁未投用;机柜间和监控室违规设置在硝化厂房内;部分岗位安全生产责任制与公司实际生产情况不匹配,如供应科没有对采购产品安全质量提出要求等。

  该函件还指出了天嘉宜化工存在现场管理差,跑冒滴漏较多;现场安全警示标识不足,部分安全警示标识模糊不清,现场无风向标;动火作业管理不规范,如部分安全措施无确认人、可燃气体分析结果填写“不存在、无可燃气体”等;苯、甲醇装卸现场无防泄漏应急处置措施、充装点距离泵区近,现场洗眼器损坏且无水。以及现场询问的操作员工不清楚装置可燃气体报警设置情况和报警后的应急处置措施,硝化车间可燃气体报警仪无现场光报警功能等问题。天嘉宜化工主要从事表面活性剂、感光材料、液晶材料、新型功能材料、环氧树脂固化剂和石油添加剂的生产和销售。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事故发生后,国家、省、市、县四级环境部门已立即启动突发性环境事故应急预案。

  生态环境部消息称,获知情况后,生态环境部高度重视,李干杰部长迅速作出批示,启动应急响应程序。翟青副部长率领工作组正紧急赶赴事发现场,指导做好环境应急工作。

  江苏省生态环境厅通报称,已第一时间启动应急响应,立即组织省市县三级生态环境部门共60人赶赴现场,开展应急处置工作。

  根据相关参考资料,甲苯、二甲苯、氯苯、苯乙烯等为低毒物质,长期接触有慢性毒性;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浓度过高容易引发呼吸系统疾病,若大量吸入会导致窒息。

  江苏省生态环境厅表示,江苏省环境监测中心组织盐城市和连云港市监测力量持续开展现场应急监测,后续有关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据盐城市生态环境局通报,3月21日14时48分事故发生后,生态环境部门立即启动突发性环境事故应急预案,组织相关人员赶赴现场,迅速开展环境监测和应急处置工作。通过对事故现场上风向、下风向以及灌河下游、园区内河布点采样,并对有机物进行监测,事故产生的浓烟对空气质量产生较大影响,主要区域集中在园区及周边500米左右的上空,现场风速较大,扩散条件较好,同时该区域为化工企业生产区,没有居民居住,周边群众也已经基本疏散。事故地点下游没有饮用水源,群众饮水安全不受影响。相关监测工作仍在持续,将及时公布。

  另据应急管理部官方网站消息,接报后,应急管理部立即启动应急响应,主要负责人在部指挥中心调度了解救援情况,与现场视频连线。应急管理部党组成员、总工程师王浩水和消防救援局总工程师周天带领专家组紧急赶赴现场,协助地方做好应急处置工作。应急管理部要求,全力开展抢险救援,确保救援人员安全,同时协调医疗人员全力救治,及时疏散周边群众并妥善安置。(第一财经)
 

  评论+

  盐城化工厂爆炸:谁对“整改”置若罔闻

  一家化工厂连续3年因违法被处罚,此番再次发生爆炸事故,这不仅是涉事企业对安全生产和人命的漠视,也是给地方安全监管和整改一次警醒。

  3月2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江苏盐城消防了解到,该市响水县陈家港化工园区内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爆炸,目前爆炸物质及伤亡情况暂不清楚。国家应急管理部已启动应急响应,事故正在紧张救援和处置之中。截至19时,确认事故已造成死亡6人,重伤30人,另有部分群众不同程度轻伤。

  从现有信息来看,这不是一起小事故。唯愿事故救援,能够将人员伤亡和损失降到最低。

  然而,较之于事故本身的惨烈给人带来的震惊,此次事故至少在一年多前就已敲响警钟,却未能被避免,更让人愤慨。

  公开信息显示,涉事企业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在安全生产方面可谓劣迹斑斑。据盐城市环境保护局官网消息,2015年5月,该公司因存在项目未经审批擅自投入生产等违法事实而受到行政处罚和罚款;2017年7月,盐城市环境保护局发布的行政处罚公示中,该公司因存在危废管理不规范等违法行为,被处罚款28万元。

  2018年2月,在当时的国家安监总局向江苏省安监局发布的督促整改安全隐患问题的函中,天嘉宜化工再度被点名批评,并指出存在13个安全隐患,其中就包括构成二级重大危险源的苯罐区、甲醇罐区未设置罐根部紧急切断阀等与爆炸可能直接相关的安全隐患。

  此次事故的具体原因,是否与此前被要求整改的隐患有关,仍待调查。但一家化工厂连续3年因违法被处罚,又直接被中央监管部门点名要求整改的背景下,最终还是酿成了爆炸事故,这不仅是涉事企业对安全生产和人命的漠视,也是给地方安全监管和整改一次警醒。

  其实,2017年“12·9”重大事故就发生在响水县的邻县灌南县。“12·9”重大事故调查报告指出,涉事公司连云港聚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未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是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当地政府和化工园区管委会安全生产红线意识不强,对安全生产工作重视不够,属地监管责任不落实,以及负有安全生产监管和建设项目管理的有关部门未认真履行职责,也是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

  上述原国家安监总局所下达的整改函,正是为了“认真吸取‘12·9’重大事故教训”。应该说,无论从企业安全生产,还是从主管部门安全监管角度,“12·9”重大事故教训都不可谓不深刻。然而,责任追究了,整改要求提出了,一年多后,作为“12·9”重大事故发生地邻县的响水县再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各方对教训的吸取是否到位,整改成效又是如何体现的,不得不让人生疑。

  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此次涉事企业曾在2015年就因未设置危险废物识别标志而被罚,而在2018年安监总局下发的问题清单中,同样出现了现场安全警示标志不足,部分安全警示标志模糊不清等安全隐患。这是否是企业整改不力,乃至存在“以罚代管”倾向,安全生产监管松懈的一个注脚?

  另外,就在事故发生的三天前,国家应急管理部还曾在办公会议上强调,要认真分析近日部分地区气温快速升高对消防、危化品安全可能造成的影响,加强安全防范工作。此一部署,有些地方有无打马虎眼,这次爆炸事故无疑敲响了警钟。

  海恩法则指出: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对于这次的爆炸企业及当地监管部门而言,防范事故,不缺“先兆”的提醒。一而再的事故证明,每一次的疏忽和侥幸,都不啻是为安全生产“埋雷”。(新京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