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热点 > 正文

Uber风雨十年终上市 开盘破发跌逾6%

2019-05-11 04:02:15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Uber45美元的低价IPO,是对Lyft的惨痛教训的深刻借鉴,更是其应对外界质疑的保守姿态。烧钱扩张、增速放缓、持续亏损、丑闻缠身……从2009年创立至今10年间,Uber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估值动荡。

  北京时间5月9日凌晨,Uber公布IPO发行价为45美元,拟发行1.8亿股普通股,将以交易代码UBER在纽交所上市,预计筹资81亿美元。尽管此规模比预期的100亿美元缩水近两成,但仍是今年以来美股规模最大的IPO。

  Uber上市堪称创投圈的一场资本狂欢。按45美元发行价,总股本16.77亿股计算,Uber总市值约754.65亿美元。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持股情况,日本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持有Uber16.3%的股份,价值约123亿美元。愿景基金一共投资Uber约80亿美元,这意味着,Uber上市将为软银带来53亿美元的投资收益;于2016年6月投资Uber35亿美元的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在本次至少账面浮盈5亿美元。

  Uber的“低价”上市操作,与竞争对手Lyft上市后的槽糕表现不无关系。作为“网约车上市第一股”,Lyft IPO定价72美元,筹资额和估值都远高于预期。但第二天不仅跌破发行价,而且直接跌进技术股熊市。截止发稿,Lyft股价为52.91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6%,总市值157.7亿美元,对比上市之初缩水近120亿美元。

  场内钟声响亮,场外风声鹤唳。Uber45美元的低价IPO,是对Lyft的惨痛教训的深刻借鉴,更是其应对外界质疑的保守姿态。烧钱扩张、增速放缓、持续亏损、丑闻缠身……从2009年创立至今10年间,Uber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估值动荡。Uber敲响上市钟声,是“网约车一哥”扩展业务版图的明智之举,还是烧钱亏损耗尽资方耐心的无奈选择,外界诸多揣测,而Uber的招股书和近年财报暗含的信息,充分解释了其“低价”IPO保守姿态背后的顾虑。

  1

  野心与资本博弈

  Uber扩张之路困难重重

  凭借强大的资本撬动能力,Uber的野心不断进阶,主要表现在市场份额及业务领域的扩张上。如今,Uber业务已经覆盖全球63个国家,超过700个城市,覆盖人口数达41亿;其中,Uber在美国、加拿大,拉丁美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及欧洲等地区的共享出行市场份额均超过65%;同时,在印度和中东市场也表现不俗。

  除了强势争夺市场份额,Uber还在业务领域上持续扩张。目前,Uber的业务主要分三大类:个人出行(Personal Mobility)、送餐服务(Uber Eats)和货运服务(Uber Freight)。其中,个人出行业务包括了网约车服务(Ridesharing)和新出行(New Mobility)。

  在多元业务的探索中,Uber当前的营收有着来源集中度高的特点。从收入结构来看,网约车依旧是Uber最大的来源。2018年该业务实现营业收入92亿美元,占全部收入的81.5%。

  送餐服务(Uber Eats)迅速发展,逐渐成为亮点。Uber Eats于2016年上线,类似美团外卖和饿了么。2018年覆盖了全球500座城市的22万餐厅,收入达到14.6亿美元,营收占比13%,仅次于网约车业务。这刺激了Uber高管为其增加预算进一步扩张。

  此外,Uber其他业务收入大幅增加,这主要与Uber货运业务的扩张有关。

  尽管Uber在这场野心与资本的博弈中势头强劲,但扩张之路依然困难重重。一方面,在美国主场上遭遇Lyft竞争,海外也不断有地头蛇崛起挑战,挤占其市场份额;另一方面,Ube发展的新业务领域,如个人移动、外卖和物流等行业,都存在进入壁垒和转换成本低的特点,无法回避激烈的竞争。

  可以预见的是,Uber将持续把扩张作为核心发展手段。Uber曾对外表示: “我们打算继续增加更多的司机、用户、餐馆、托运人、运营商、无人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摩托车。我们还希望加入自动驾驶汽车、无人驾驶飞机和直升机以及其他未来的创新。”

  但是,Uber也为实现这一野心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2

  庞大规模是盔甲,巨额亏损成软肋

  烧钱扩市场,亏损保增速,独角兽企业以庞大的体量“流血”上市,在资本市场已屡见不鲜。对于Uber而言,虽然扩张策略收效明显,营收大幅增长,但整体增速已呈现放缓趋势;持续十年的亏损在近三年有收窄迹象,却被扒出是依靠“资产剥离”的操作产生的“盈利假象”。同时,新业务拓展竞争激烈,在全球范围内都没能垄断市场攫取利润。纵观Uber近几年的数据,可见端倪。

  Uber营收从2014年的将近5亿美元,迅速增长到2018年的113亿美元,但营收增速放缓趋势明显。

  此外,平台总预订额、营收和核心平台调整后的净收入增长率在最近几个季度增长情况低于预期,放缓明显。这意味着十年不曾盈利的Uber,在可以预见的短期之内还没有探索出明确的盈利模式。Uber曾坦诚地表示:“未来可能依然不会盈利。”

  用户增长是Uber撬动资本的法宝之一。Uber招股书显示,月活跃用户数呈现稳定上升的趋势。2018年第四季度达到9100万人,较上年度同比增长35%。

  随着不断在全球扩张,Uber已经烧掉了来自风险投资的逾100亿美元。恰恰是用户数量的持续攀升和市场份额的稳定扩大,使风险投资家给予Uber的巨额赤字现状更大的宽容。

  巨额亏损依然困扰着Uber,甚至整个共享出行领域。烧钱在共享经济领域已成为共识,其背后的商业逻辑是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Uber烧钱补贴用户抢占市场的商业模式,导致高昂的运营成本以及对现金流的高度依赖,这为其带来巨大的财务压力。

  而在Uber CEO科斯罗萨西看来,持续亏损不仅是为了在竞争对手面前捍卫现有市场份额,更是为了投资Uber的未来。

  Uber的成本和支出主要是折旧摊销后收入成本,以及销售和营销支出。2018年折旧摊销后收入成本同比增幅达35%,2017年达到87%。Uber表示,业务版图内的某些市场竞争压力增加,策略上也相应提高对用户的激励和促销支出,以捍卫竞争优势地位。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Uber对司机的激励支出超过7亿美元。

  显然,Uber在盈利和市场份额间中做了明确的取舍。值得注意的是,近三年来Uber同比亏损幅度有所收窄。

  虽然Uber运营利润录得负数,但净利润却有近10亿美元的盈利。分析招股书可知,高达49.93亿美元的其他收入(Other income, net)功不可没。Uber 2018年最大收益来自于“资产剥离”,共计32.14亿美元,很大程度上抵消了运营亏损。

  2018年,Uber将俄罗斯和东南亚地区业务合并给了当地公司,以此获得巨额的剥离受益。此举与Uber 2016年将中国业务卖给滴滴的做法如出一辙。针对撤离东南亚的决议,Uber CEO达拉?科斯罗萨西在给员工的信中说道,“Uber全球战略中一大潜在的危险是,我们在太多地方与太多竞争者进行了太多战斗。通过出售这些业务,我们可以加码我们的核心市场,并在这些市场与对手进行竞争。”

  Uber试图通过净利润增长强化投资者信心,以便成功上市后获得更多支持。但市场会看好吗?

  Uber不仅烧钱亏损争议大,盈利前景堪忧,从2009年成立至今丑闻缠身,品牌和声誉持续受损。其中包括屡次被指发“灾难财”——在纽约暴雪灾害期间临时涨价、伦敦突发事故趁火打劫涨价;对司机性骚扰、袭击乘客等行为监管不力;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争议不断,高管连续离职;破坏竞争对手Lyft的内部文件;旗下业务无人驾驶车辆撞死行人等,Twitter上甚至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删除Uber”运动。如今,场外浩浩荡荡的司机罢工事件更是压在Uber肩上的大山。

  这位“硅谷的宠儿”屡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市在即仍临四面楚歌。Uber如何打破“烧钱圈地,持续亏损”的资本困局?丑闻之下能否洗白翻盘?

  上市是一个起点,但Uber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时代财经)
 

  资讯+

  Uber成功登陆纽交所 开盘42美元较发行价下跌近7%

  北京时间5月10日消息,Uber(优步)今晚登陆纽交所挂牌上市,代码为UBER。在本次IPO之中,优步将发行1.8亿股股票,发行价设定为45美元,位于指导区间的低端,筹资金额约81亿美元。

  Uber开盘价42美元,较发行价下跌6.7%。截至发稿,Uber股价跌5.31%,报42.61美元,市值为715亿美元。

  Uber发布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到2018年,Uber的营收分别为38.45亿美元、79.32亿美元和112.7亿美元,2016年和2017年净亏损为3.7亿美元和40.33亿美元,2018年净利润为9.97亿美元,经调整后亏损18.5亿美元。

  Uber上市前夕,Uber和Lyft司机当地时间周三在美国多个主要城市、英国、澳大利亚和南美洲的部分地区展开罢工,并纷纷走上街头抗议工作条件和工资苛待问题。Uber招股书称,之前收到了大量媒体报道和负面宣传,特别是在2017年,维持和提升品牌和声誉对业务前景至关重要。

  作为Uber最大的单一股东,日本软银旗下的全球最大科技投资基金愿景基金持有Uber 16.3%的股份,2018年初愿景基金按照公司估值480亿美元入股了近80亿美元。

  Uber的第二大股东是美国知名风投机构Benchmark,持股8.5%。第三大股东是创始人兼前任CEO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他因各类丑闻在2017年被“踢出”管理层。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丰田汽车等关注新型交运方式的公司也参过股。

  此外,作为主承销商之一的高盛也将在Uber这笔“押注”中收获颇丰。2011年,高盛运用自有资金向Uber投资了500万美元,目前仍持有1000万股Uber股票。高盛也向软银出售了部分Uber持股并获利。

 

  链接+

  Uber上市,一个800亿美金的IPO奇迹

  十年跌宕起伏,Uber终于上市了。

  投资界消息,巨无霸Uber终于迎来敲钟时刻,发行价定为每股45美元,出售1.8亿股普通股票。按此计算,Uber估值高达800亿美元,缔造了今年创投圈IPO历史纪录。

  成立于2009年,Uber开创了共享出行模式,也颠覆了外界的认知——把钱当作兴奋剂,最终长大迈向IPO。据不完全统计,Uber一共进行了至少15轮融资,累计金额超过150亿美元,堪称史无前例。

  一路争议,一路狂奔,Uber惊心动魄的发展历程,成为互联网圈过去十年的缩影。

  Uber崛起:

  它曾掀起互联网公司高估值浪潮

  在Uber出现之前,人们的出行方式从未被如此改变。

  这一切,源于那位“史上最倒霉的成功创业者”卡兰尼克。他早年的人生就经历了各种起伏:小学就会写编程,大四辍学创办音乐交换网站,最后被迫卖掉公司,宣告破产;三年后创立了RedSwoosh,在2007年卖掉公司成为千万富翁,尽管在此期间他多次走入人生低谷,但都挺了过来。

  后来创办Uber的故事人尽皆知。苦于寒冬的夜晚叫不到车,卡兰尼克萌生了开发手机打车软件的念头。Uber在2009年应运而生,隔年10月开始引入外部资金,崭露头角。

  为什么Uber迅速崛起?

  从Uber外卖业务的一个小例子中或许可以窥见。决定推出外卖业务后,Uber突然有了成千上万的快递配送员在伦敦市区里穿梭,迅速占领市场,一位UberEATS 的前员工回忆:“在几周内烧掉我们的营销预算是我们做过的最好的决定之一。” UberEATS在几周之内就迅速取代了在伦敦排名第二位的外卖服务商。

  出行业务的逻辑也是一样。它始于一个绝佳的想法,又懂得利用资本的力量提供给用户良好的体验,迅速铺开市场。

  2012年,Uber利用3年时间力破非议,大获用户欢迎,成为出行领域的霸主。这一年,大洋彼岸的滴滴成立,早于Uber上市的美国第二大打车应用Lyft诞生,开启了同行业竞争者间的围追堵截。

  为了竞争,Uber在全球各地区病毒式扩张,争夺全球市场份额的战略渐渐演变成补贴大战和价格战,这也是近十年互联网圈最疯狂的“烧钱”竞赛。

  备受外界抨击的“烧钱”行为,VC们却不以为然。美国雷洛克风投公司合伙人simon rothman曾撰文:一个理性的竞争者只会用钱换速度,只要获取用户成本小于终身价值,它们就会尽量多地获取用户。这就是为什么Lyft 有一个好的开头,但Uber 却后发制人的原因。

  然而,原本可能成为教科书般的扩张路径,却在中国遭遇折戟。2016年,优步中国被滴滴收购,中国市场成为了Uber的遗憾。

  钱是Uber的兴奋剂,冷静后也浮现一系列问题。最近两年,Uber麻烦缠身。一连串的负面新闻和法律诉讼显示,Uber的经营方式、竞争手段,甚至职场文化和卡兰尼克的个人作风,都遭到投资者、媒体、业界人士和公众的质疑。2017年8月,卡兰尼克被迫宣布永久辞职。

  从出行到外卖

  Uber到底值多少钱?

  此后,估值争议一次又一次将Uber推上风口浪尖。

  最初传闻,Uber的IPO估值将接近1000亿美元,甚至一度达到1200亿美元;4月25日《华尔街日报》称,Uber IPO的估值最终被下调为800至900亿美元;甚至,著名资产估值专家、美国纽约大学斯特恩分校教授达摩达兰用两种方法对Uber的价值进行了评估,得到的结果分别是617亿美元和586亿美元。

  1200亿到586亿的估值差,横亘在中间的是一份始终亏损的报表,成立了10年,亏损了10年,Uber始终在挑战投资人的耐心。

  招股书显示,Uber在2018年营收为112.70亿美元,高于上年的79.32亿美元,同比增42%。不过,Uber在2018年的运营亏损为30.33亿美元,上年同期运营亏损为40.80亿美元。

  实际上,几年内,Uber为了扩大发展规模持续在市场运营及平台建设上不断投入,导致亏损率不断上升,对网约车司机的补贴也成为Uber最大的负担之一。于是,为了减少亏损来实现顺利上市,Uber不得不减少补贴和司机抽成,这直接导致了5月8日美、英、澳等地司机罢工抗议工资苛待。

  为了缓解压力,Uber送起了外卖。根据招股书,Uber现如今的业务可以统分三类:出行、外卖以及其他。表面看起来,Uber丰富了业务体系,但打车仍然是营收的大头。所幸的是,ber推出的外卖业务增长较为可观,外卖业务的营收增长在2017年为2059%,2018年为106%,比出行业务快很多。

  Uber还开始了“瘦身”计划。资料显示,Uber将其东南亚业务卖给了竞争对手Grab,并换取后者30%的股权;随后也把俄罗斯的生意合并给了Yandex.Taxi,截至2018年底,Uber对这家公司持股38%。

  回顾Uber的成长历程,亏损是逃不开的字眼,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家公司没有未来。想当初,亚马逊上市时,也头顶亏损的阴霾,如今却坐拥近万亿美元市值。

  问题在于,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是否会相信Uber的故事。从Lyft的上市表现来看,情况似乎不太乐观。

  一场财富盛宴:谁赚得最多?

  Uber上市,造就一场财富盛宴。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成立至今,Uber一共进行了至少15轮融资:

  其中,Uber最大股东是软银愿景基金旗下的SB Cayman 2 Ltd.,持有Uber股份16.3%或逾2.22亿股。而Benchmark Capital Partners是第二大股东,持股11%或1.50亿股。

  投中阿里巴巴之后,孙正义一直在寻找各个领域的领头羊。2017年12月,软银冒险决定向Uber注入超过70亿美元的资金,并安排两名员工进入Uber的董事会。当时孙正义相信,尽管陷入困境,Uber始终很有前途。

  坊间流传着当时的情景:Uber起初并不想接受软银的投资,但孙正义公开放话,如果无法达成他想要的交易,就会转而支持其竞争对手lyft,这一做法导致Uber宣布接受软银给予的90亿美元融资。

  事实上,软银先后投资滴滴与Uber。如果回头看,这一步棋堪称绝妙,后面助力促成了滴滴与Uber的合作关系。

  如今,Uber的上市将上演一幕幕创投圈经典回报。押宝Uber,是Alphabet早期投资分支机构(谷歌风投)当时最大的一笔投资,其2013年向Uber投入的2.58亿美元,如今已经增值近20倍。出行浪潮下,Alphabet无疑是最大赢家之一,2017年,Alphabet还通过晚期投资分支机构(CapitalG)向Lyft投资5亿美元,拥有其上市前大约5.3%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高盛运用自有资金下了500万美元于Uber,如今这笔投资或许收获至少120倍的丰厚回报。

  尽管不受欢迎,又迫于股东压力辞职,但Uber前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卡兰尼克依旧是公司的最大个人股东,依旧是赢家——Uber董事和高管合计有33.9%的持股比例,其中,卡兰尼克持有8.6%,为公司第三大股东。而在上市之前,2018年,卡兰尼克曾将最初持有的Uber约29%的股份出售给软银,套现约14亿美元。此外,Uber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加勒特?坎普持有6.0%股份,是公司的第二大个人股东。

  个人赢家远不止两位联合创始人。亚马逊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贝索斯早期投向Uber的300万美元即将为他带来约4亿美元的回报,尽管这对于贝索斯来说九牛一毛。有趣的是,和孙正义一样,贝索斯投资Uber的逻辑也是为了其隐秘的“出行帝国”。

  不仅如此,Uber的许多早期员工也持股庆祝。据媒体报道,仅在中国,多名Uber前员工已经收到公司发来的邮件。当年Uber退出中国后,700多名员工手中仍持有期权。

  所有的这一切,终于等来了兑现的一天。(投资界)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