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文娱 > 正文

暴风实控人被法院限制消费 公司已到生死存亡时刻

2019-03-10 02:52:32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暴风集团成立于2007年1月,并于2015年在深圳创业板上市,一度成为资本市场追捧对象,但其后业绩出现大幅下滑,成为舆论风波中心,而作为暴风品牌的创立者,冯鑫更是外界的关注焦点。

  3月9日,新京报记者查阅全国执行信息平台看到,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已被法院限制消费。此前,冯鑫已连续卸下多个职位。

  据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发出的限制消费令(2019)京0108执342号,本院于2019年1月3日立案执行申请人北京金源互动广告有限公司申请执行暴风体育(北京)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暴风体育)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一案,因暴风体育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本院依照规定,对暴风体育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暴风体育及暴风体育(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冯鑫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包括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等等。

  法院表示,如暴风体育(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因私消费以个人财产实施前述行为的,可以向本院提出申请。如暴风体育因经营必需而进行前述禁止的消费活动的,应当向本院提出申请,获批准后方可进行。

  法院称,如违反限制消费令,经查证属实的,本院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予以罚款、拘留;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1、冯鑫已连续卸任多职

  冯鑫为暴风品牌的创始人和上市公司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公开资料显示,暴风集团成立于2007年1月,并于2015年在深圳创业板上市,一度成为资本市场追捧对象,但其后业绩出现大幅下滑,成为舆论风波中心,而作为暴风品牌的创立者,冯鑫更是外界的关注焦点。

  2月22日,新京报独家报道,暴风控股有限公司近日发生法定代表人变更,冯鑫卸任,接任者为姜自权。

  除此之外,暴风体育(北京)有限责任公司已在2018年底完成工商变更,冯鑫卸任法定代表人,接任者为姜自权。今年1月,冯鑫卸任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冯鑫卸任的部分公司颇为知名。

  比如暴风控股,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系统企查查显示,暴风控股对外投资了10家企业,包括北京魔镜未来科技有限公司、暴风致新(天津)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奔流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等。

  对于冯鑫卸任暴风控股法定代表人一事,暴风集团2月24日晚发布公告回应称,暴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控股”)与暴风集团属于不同的经营主体, 二者之间并无控制关系。

  暴风集团表示, 截至公告披露日,冯鑫并未卸任上市公司暴风集团的法定代表人,且依然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2018年7月,当被问及资金压力时,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表示,“把原有那些在膨胀心态下的业务进行梳理,大量的减负和重组。暴风上市公司部分,已经下决心缩减到200人以内的队伍”。

  但与此同时,“暴风集团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上市三年时间,由于我和团队在这方面零经验,能力也很差,所以没有完成任何一次的融资和并购”,冯鑫反思称,相比同期上市的其他互联网公司,昆仑万维或者迅游,都在这三年内成功完成了融资和并购,而暴风集团到现在一次都没有完成。这直接导致了暴风集团上市后,最有价值的能力完全没有被释放。

  2、暴风体育被指拖欠合同款项 波及佳云科技

  新京报记者获悉,冯鑫此番被限制消费,与金源互动的一笔纠纷有关。

  3月9日,新京报记者看到了案号为 (2019)京0108执342号的一项暴风体育失信项目。该失信项目显示,被告暴风体育(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原告北京金源互动广告有限公司合同款22 500元,执行依据文号是 (2018)京0108民初48338号。

  新京报获悉, (2018)京0108民初48338号文号对应的即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的《北京金源互动广告有限公司与暴风体育(北京)有限责任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据悉,原告金源互动公司向法院提出的诉讼请求包括,暴风体育公司向我公司支付拖欠的合同款项22500元。原告的事实和理由为:公司与暴风体育公司于2017年签订《网络推广服务框架协议》,约定,公司于2017年3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间在×应用商店为暴风体育公司提供宣传推广投放服务,暴风体育公司支付相关推广服务费。合同签订后,公司依约履行了全部义务,但暴风体育公司尚欠22500元合同款未支付。公司认为暴风体育公司已违约,其应立即支付合同款并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违约金,故诉至法院。

  法院判决,被告暴风体育(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原告北京金源互动广告有限公司合同款22500元。

  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系统企查查显示,北京金源互动广告有限公司背后股东为北京金源互动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后为上市公司佳云科技。

  2014年,明家科技(即如今的佳云科技,股票代码300242)发布重组方案,以4.09亿元收购甄勇、红日兴裕持有的北京金源互动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

  彼时,明家科技表示,作为国内移动数字营销领域的新锐企业,金源互动自成立以来,即以“精心、 精准”的经营理念,为软件、游戏、金融、汽车、教育等多个行业的客户提供数 字营销整合服务。金源互动凭借丰富的媒体渠道、多元化的客户资源、精准的上下游资源整合能力,业务发展态势良好,2013年实现业务收入4273.53万元; 2014年1-5月,金源互动的主营业务收入已达1.54亿元。

  几年过去,金源互动的业绩低于预期。

  今年2月28日,佳云科技发布2018年业绩快报称,报告期内,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2.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748.42%。

  佳云科技表示,公司前期并购金源互动100%股权、微赢互动100%股权和云时空88.64%股权,由此产生了14.83亿元的商誉,上述三家子公司因经营业绩均低于预期,导致商誉存在减值迹象。

  据悉,基于审慎原则,佳云科技已聘请专业评估机构对商誉形成资产组进行评估,经过初步测算报告期内将对商誉及其相关非流动资产计提减值损失120000万元左右,目前评估工作正在进行中,计提商誉及其他相关非流动资产减值金额以2018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最终数据为准。(新京报)
 

  链接+

  暴风集团犯的错:上市前卖掉游戏资产 战略摇摆

  股东强行减持,高管悉数离职,2018年预计亏损9亿,暴风集团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何以至此?

  是在上市前错过移动视频风口,又甩卖游戏公司错过游戏行业爆发的风口?从视频平台转型大娱乐战略,浅尝辄止分崩离析后又转向互联网电视All For TV,战略摇摆?是盲目追求生态建设不顾系统性风险?还是只顾着在资本市场割韭菜,而忘了企业上市的根本?

  上市前卖掉游戏资产

  暴风集团在业务上犯的第一个有实锤的错误,乃是在上市之前甩卖了游戏资产。

  公司2014年披露的IPO招股书,在第77页的一个小角落里提到,2011年公司向无关联第三方北京第三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第三纪”)转让游戏业务相关的全部运营资产。

  协议显示,公司将暴风游戏平台下的网络游戏运营权、暴风游戏的现有会员账号以及暴风游戏运营收益权和暴风游戏运营技术平台等转让给第三纪,交易对价358.22万元。

  该交易所涉及的游戏产品包括《凡人修真》《明朝时代》《武林英雄》等二十余款游戏,这些游戏背后站着云游控股(00484.HK)等实力游戏开发商。

  暴风集团上市前后的那几年,正是游戏公司的黄金时代。

  那时候,游戏公司遍地捡钱,资本市场上,不管是借壳上市还是被上市公司并购,哪怕沾上点游戏概念,股价暴增不在话下。在那个行业上升期完成积累的游戏公司如三七互娱(002555.SZ),现在已经成为行业领袖。

  但是,暴风集团“完美”地错过了这个风口。

  命运无常。接收了暴风集团游戏资产的第三纪,没几年就将之转手,后来依托“欢聚网”开发并运营了欢聚斗地主、欢聚锄大地、欢乐宝手游分发平台等产品。尽管《凡人修真》《明朝时代》等游戏迭代了好几次,但已经跟它没什么关系。

  后来,因欢聚宝APP与欢聚时代(NASDAQ:YY)的商标争议相持不下,第三纪已经淡出游戏圈,转战校园洗衣机市场。

  暴风集团上市后,推出DT大娱乐战略,其中游戏板块的重大举措是,投资天象互动,并斥资3亿元联手天象互动打造手游发行平台。尽管这一合作因其自身原因最终不了了之,但暴风集团在游戏领域的雄心可见一斑。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不知道冯鑫夜深人静自我反思给用户写公开信的时候,有没有因此事而后悔过?

  公司战略一变再变

  上市之前,暴风集团(当时还叫“暴风科技”)是单一的互联网视频平台。

  2015年上市后,错过了移动视频风口的暴风集团,借着连续涨停的生猛势头,推出DT大娱乐战略,1年开5次发布会,推出暴风魔镜、暴风超体电视,上线暴风秀场,并购稻草熊影业,建立DT大数据中心,孵化暴风云视频、暴风加油站、暴风私影、云朵TV助手、暴风文化,联合海洋音乐构建流量联邦,联手天象互动打造手游发行平台等等。

  暴风集团(300431.SZ)在2015年报中对外表示,公司完成了全球DT大娱乐战略布局的60%。

  但是,这些轰轰烈烈上线的项目,最终效果如何?

  暴风秀场2016年3月上线,目前已经关停;2016年7月,并购稻草熊影业被证监会否决;暴风私影因侵犯著作权法被爱奇艺(NASDAQ:IQ)等公司起诉;DT大数据中心、暴风加油站、云朵TV助手、暴风文化等项目不了了之;说好的入股海洋音乐和天象互动,最终也未能成行;暴风魔镜和已经更名为暴风统帅的暴风超体电视,因亏损和大量的关联应收账款,成为上市公司业绩的拖累……

  不到两年时间,暴风集团的“联邦生态版图”分崩离析,DT大娱乐战略宣告失败。

  2018年,暴风集团将DT大娱乐战略中的分支互联网电视单独拎出来,推出All For TV战略,并计划在2019年将这块业务完全置入上市公司。

  但是,谁都知道电视行业不赚钱,互联网电视在硬件上更是赔本赚吆喝。否则,就算乐视(300104.SZ)答应,小米(01810.HK)也不会答应,更别提刚入局的华为荣耀。

  硬件不赚钱,这项业务最终靠什么盈利?行业设想的都是靠内容。

  暴风集团此前大干快上搞内容中心,收购稻草熊影业、设立暴风影业,都是出于这个考虑。但是几年过去了,暴风集团在内容端可以说是毫无进展。

  互联网电视盈利无望,整体注入上市公司已不太可能。暴风智能科技不仅成为上市公司的累赘,还拖累了一众合作方——其中最大的一家合作方,因为关联应收账款太高,不得不剥离与之合作的子公司,以改善业绩基本面。

  暴风集团还准备推出什么样的公司战略?

  生态成员互相拖累

  暴风乱局的另一个根源,乃是暴风系旗下公司互相拖累。

  冯鑫曾经对外反思:暴风影音成了集团的平台,给非上市公司的其他业务赋予了很多的平台义务,导致暴风集团上市主体的资产压力变大。

  暴风系中,暴风魔镜、暴风电视、暴风体育等项目独立运营,上市公司持有少部分股权,暴风私影等项目甚至在上市公司体系之外。

  有媒体质疑,暴风集团在生态扩张过程中,玩的是一场明股实债的游戏。

  除了股权关系,暴风系通过大量的关联交易、关联担保等形式迅速将生态做大。

  2017年,暴风集团向关联方采购12.52亿元,为2016年关联方采购的28倍,2017年暴风集团的营业收入为19.15亿元;2018年上半年,公司向关联方采购3.83亿元,为2017年同期的38倍。

  2018年底,暴风集团发布公告,为旗下主营互联网电视的暴风智能科技提供不超过1亿元的关联担保。

  这些,乃是冯鑫的同行兼老师贾跃亭,早已在乐视系用到“炉火纯青”的套路。不过,乐视的现状大家也已经看到了。

  生态虽然宏大,但一旦某个环节出了偏差,牵一发而动全身。

  比如说,暴风集团寄予重望的互联网电视,不仅无法盈利,连规模优势都无法达到,不仅无法消化内容投入,连暴风魔镜、云朵TV助手等配套业务都成了“空中楼阁”。

  在资本市场只顾割韭菜

  上市之前的2014年,暴风集团营业收入3.86亿元,净利润4194.15万元;当时,以用户数量来排名,在中国视频软件行业,暴风影音在PC端排第二,在移动端排第九。

  这样的体量与市场份额,能否支撑起400亿市值?够呛。

  但是,冯鑫仍然不满足,多次强调公司市值被低估。

  狂热的资本,盲从的股民,沾沾自喜的暴风集团,合谋了一场烈火烹油的捧杀游戏。

  资本画饼,暴风蒙眼狂奔,在VR、直播、影视、体育、互联网电视等多个战线疯狂烧钱,公司市值节节攀升。

  大资本套现数十亿跑路,只剩下那些以几十块甚至是三百块买入暴风集团的股民傻了眼。

  上市之初,暴风集团的PR稿满天飞——公司上市创造了多少亿万富翁千万富翁。解禁期一到,财富自由的董监高们纷纷套现走人,只剩下被套牢的冯鑫,留在原地,身兼董事长、总经理、董秘数职。

  关于人事,冯鑫曾有过反思:暴风集团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上市3年时间,由于我和团队在这方面零经验,能力也很差,所以没有完成任何一次的融资和并购。

  公司准备上市时,冯鑫引进投资界人士毕士钧担任董事、CFO和董秘;2017年又挖来亚信集团CFO姜浩,担任董事和CFO。

  不过,暴风没有二把手,他们在暴风集团都没待多久。(金融界)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