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电商 > 正文

美团众包外卖员直播送内裤 涉嫌骚扰女客户

2020-03-10 13:38:13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从美团外卖公关人员处获悉,经查,直播中涉及的骑手系众包骑手,同时在包括美团在内的多家外送平台注册了账号,目前美团方面已拉黑涉事骑手账号。

  日前,一段骑手深夜开车送外卖时涉嫌在线直播骚扰女客户的视频引发关注。

  视频中,一名疑为美团外卖骑手的男子在3月7日凌晨连续为两名女性客户送出外卖订单,并在虎牙直播平台上全程直播了与女客户电话沟通及采购、配送的过程,拍摄画面还泄露了用户地址等隐私信息。直播期间,该名骑手还数次调侃并展示“纯棉内裤”“按摩梳”等订单内物品,涉嫌对女客户进行言语骚扰。

  3月9日下午,澎湃新闻从美团外卖公关人员处获悉,经查,直播中涉及的骑手系众包骑手,同时在包括美团在内的多家外送平台注册了账号,目前美团方面已拉黑涉事骑手账号。与此同时,虎牙直播公关也向澎湃新闻表示,经回溯,涉事主播确实存在违规现象,对其作出封禁直播权限15天的处罚。

  骑手深夜直播外送,涉嫌言语骚扰女客户

  “我又送内裤了!”在一段拍摄于3月7日凌晨0点40分的虎牙直播视频中,一名男子开着私家车,向镜头展示其手机内的美团骑手接单界面。虎牙直播用户信息显示,直播中的男子网名为“DKE-云升”。

  直播期间,“DKE-云升”不断用言语对客户订单进行曲解,在另一段1分31秒的视频中,该男子将女客户的防静电按摩梳戏称为“按摩棒”,并电话联系女客户,问其是否需要帮忙采购电池。

  另一段同样拍摄于3月7日凌晨的长约2分26秒的视频中,“DKE-云升”还直播了其在便利店购买安全套的全过程,并故意将其塞进女客户的订单包裹中。此前的直播中,他曾故意打电话给女客户,询问“要套吗?一次性手套用不用?”

  澎湃新闻注意到,直播中,上述两名女客户的住址及第二名女客户取单时的面部形象都被清晰呈现在了视频画面中。

  美团回应:系众包骑手,已拉黑帐号

  上述视频在微博曝光后,引发关注。3月9日下午,澎湃新闻从美团外卖公关人员处获悉,经查,直播中涉及的骑手系众包骑手,同时在包括美团在内的多家外送平台注册了账号,目前美团方面已拉黑涉事账号。其解释,众包骑手,不同于和平台签订合同的专送骑手,一般只在空闲时间兼职接单。

  澎湃新闻从相关人士获悉,外卖平台方面早前已发现涉事骑手的违规行为,并将其帐号拉黑,此次直播中出现的接单行为,系其找其他骑手借手机跑单。值得注意的是,相关直播视频中,涉事骑手曾戴口罩接受接单工作前的人脸识别检验,并且核验通过。对此,相关方面解释称,系因疫情期间为更好保障骑手安全,对相关技术指数做出相应调整,才导致了上述情况的出现。

  美团外卖公关人员表示,对于众包骑手也会执行严格审核,且在事发后,已经向直播平台进行举报,“保护用户的安全和隐私一直是工作的重中之重,将联合各界单位打击不良直播内容,切实维护用户的权益。”

  3月9日下午,虎牙直播平台已对其帐号进行整改,此前视频已下线。

  虎牙直播:封禁主播直播权限15天

  澎湃新闻注意到,虎牙直播平台2017年9月通过的《虎牙主播违规管理办法》规定,严禁主播存在直接或间接传播淫秽、色情信息,同时严禁主播侵犯他人合法权益,包括严禁抹黑、诋毁攻击他人,或挑起事端,及泄露他人隐私等,例如:公开他人姓名、住址、电话等个人资料及其他隐私信息。

  3月9日下午,虎牙直播公关回应澎湃新闻称,经安全合规团队评估,涉事主播“DKE-云升”确实存在违规现象,并且此前已经按照平台规则做过处罚,考虑其近期多次涉嫌违规的行为,遂决定追加封禁其直播权限15天的处罚,并对其进行批评教育,杜绝此类行为再度发生。

  针对平台对直播内容审核不严的质疑,虎牙直播表示,平台内容审核采用AI+人工判定的机制,通过机器和人工的双重保险,将及时发现主播各类违规行为,并加以判定处罚。(澎湃新闻)
 

  链接+

  美团被喷“佣金”黑心 平台商家矛盾激化

  就如非典时期对早期电商行业的影响一样,这次疫情对于餐饮、外卖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现金流吃紧、成本不降,众多餐饮企业告急,自救的最好方式就是拓展外卖。

  不过,他们发现,本来就悬在外卖头上的佣金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更重了,更有山东、四川等地的餐饮协会发出了希望外卖平台降低佣金费率的声音。

  2月24日晚间,山东省饭店协会等9家餐饮企业协会发布公开信,呼吁外卖平台在疫情期间能够尽快出台降低佣金费率在内的各项餐饮扶持措施,与餐饮业共同承担社会责任,共同发展共克时艰。

  餐饮业与外卖平台间的矛盾在激化吗?

  01

  一小时不一定有订单

  往年这个时候,徐家汇早已人声鼎沸、车水马龙,但是,现在显得冷冷清清。

  小马哥,徐家汇地区为数不多的出行者之一,作为美团的一名外卖小哥,这个春节,他没有停工,原本是希望在春节里能多赚一点,单量多、工资翻倍,还有节日补贴。

  但是,这次春节的收成并没有太多,“和平时一样,平均是9元/单,另外再加上15%的补助。”

  从春节到现在,小马哥每天工作大约10个小时,看似工作时间不短,但因为许多餐厅歇业,订单比预期少了很多,最多时候一天也就40单左右,这比平时正常的量还少一些,最少的时候一天不到20单。

  这样的单量让忙惯了的小马哥有点不适应,甚至还有点失落。

  “以前每天单量比较稳定,现在反差比较大,还会有空闲时间等单,而且很多年前返乡的外卖小哥还没回来,如果大家都回来了,或许分配到个人的单子还会更少。”

  除了单子少,单子类型也变了,现在接的单主要来自超市,商超蔬果和医药用品需求增长很快,餐饮企业的单少了很多。

  以前,来自饭店的外卖单占到90%以上,而现在饭店的外卖单只有60%左右。不过,春节期间的工资虽然没有预期高,但因为有补助,小马哥的总体收入和平时差不多。

  在江苏的美团外卖小哥小新(化名)也和小马哥感受相同,订单量减少了一半,有时上线一个小时,还没等到订单,只能等着。

  02

  不赚钱的外卖是权宜之计

  过去的一个月里,餐饮企业背负着更大的压力。

  西贝董事长贾国龙发出了“账上资金撑不过三个月”的告急求救、眉州东坡董事长叹息“一个月亏损近5亿”,这个寒冬中,外卖成为餐饮企业试探市场的重要渠道。

  上海市餐饮烹饪行业协会主任刘敏告诉《IT时报》记者,相比疫情初期93%的餐饮企业都选择关闭门店的情况,不少餐饮企业已经开始自救,目前开业的餐饮企业外卖占整体销售额比例已高达63%,比疫情发生前提高了45个百分点。

  北京网红烧烤店柳叶刀烧烤近几天刚刚开始营业,但4家分店都仅限于外卖,对此,创始人王建有一些无奈。

  “我们主要的顾客是学生,学校延期开学,生意自然冷淡,每家分店平均每天的营收2000元左右,还不到平时的一半。”

  平时,柳叶刀烧烤主要靠堂食,外卖才占20%左右,“外卖基本没有利润”是王建并不把重点放在外卖上主要原因,尽管在饿了么和美团上都可以找到柳叶刀。

  “美团的佣金19%,饿了么是15%,还要参加各种活动,即使单量增加,收益也不会明显提升,现在开启外卖也只是权宜之计。”

  王建告诉《IT时报》记者,自己没有碰到外卖平台费率上涨,但目前的费率并不算低。

  疫情之下,外卖平台佣金又被推至风口浪尖,原因是美团在疫情刚开始时,规定商家支付的佣金为每单收入的8%。

  一周后,美团将佣金从8%提升至20%,同时要求商家做优惠、承担部分配送费,对于近期亏损严重的商家来说更加雪上加霜,各地不少餐饮协会“喊话”美团“降佣金”。

  尽管外卖已经走过10年,但商户对平台佣金依然保持着高度的敏感。

  03

  为了流量 或屈从于平台

  因为疫情,导致外部需求萎缩,打破了原来的利益均衡局面,餐饮企业和外卖平台的矛盾一触即发。

  在中央财经大学新闻系副主任、中经数字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端看来,双方都面临着困境。

  对于外卖平台来说,平台的运维费用不会因为客单量减少而减少,而且疫情期间在前端也要增加安全防护措施,还有人手紧缺带来的管理问题,外卖平台也背负着较高的成本压力,所以有提升佣金的需求;

  餐饮企业全线萎缩更是一种惨状,但是一些规模较大的餐饮企业要保持其长期积累的品牌和客源,不会因为一段时间的疫情而关掉门店,“双方需要利益分配的再均衡。”

  虽然餐饮企业对于外卖平台的高佣金怨声载道,但是作为流量平台,外卖平台涉及的不仅是送餐服务,还有流量导流。

  假设一个商家每天有30单外卖,每一单收入50元,佣金是20%,其他成本不计,每天收入为1200元。

  如果订单量不变,平台佣金率下降10个点到10%,那么每一单外卖收入增加了5元,每天多赚150元;

  如果佣金不变,通过平台流量支持,订单量翻倍,每天60单,每天收入为2400元,收入增加远远高过降低佣金的效果。

  “最终,餐饮企业大概率会屈从于巨型流量平台,因为很多餐饮企业都在向线上转型,即使疫情过去,平台也不会降低佣金。”

  陈端判断,餐饮或许要打通商超渠道、在线渠道,才能开辟新的收入来源。(IT时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