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海外 > 正文

WeWork估值缩水94% 孙正义跌下神坛

2020-05-19 18:45:43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在周一举行的财报发布会上,投资之神、日本软银集团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表示,该集团向共享办公空间创业公司WeWork投资数十亿美元之举是“愚蠢的”。

  据周一公布的财报显示,软银愿景基金的亏损达到了180亿美元,相比之下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的整体年度亏损总额为130亿美元。

  腾讯证券5月19日讯,在周一举行的财报发布会上,投资之神、日本软银集团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表示,该集团向共享办公空间创业公司WeWork投资数十亿美元之举是“愚蠢的”。

  在孙正义发表这番言论之际,软银对WeWork截至3月31日的估值为29亿美元(基于现金流贴现法计算),较之IPO之前的470亿美元缩水93.8%。在IPO(首次公开招股)上市计划流产之后不久,截至2019年12月31日WeWork的估值为73亿美元。根据去年10月份泄露的WeWork董事长的评论,有报道称软银已向该公司投资185亿美元。在去年搞砸IPO计划之前,WeWork的非公开估值高达470亿美元。

  WeWork尚未就此置评。

  软银长期以来一直因其精明而引人注目的投资而备受赞誉,该公司对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NYSE:BABA)的押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软银的声誉从去年开始受到打击,当时其“愿景基金”(Vision Fund)投资组合中的两家公司——优步(NYSE:UBER)和WeWork——在上市申请文件中披露了巨额亏损。WeWork的上市计划最终以失败告终,该公司取消了IPO申请,原因是其财务状况面临着冲击,而且异于寻常的公司治理结构也不断受到批评。

  软银在2019年1月对WeWork进行了20亿美元的投资,当时的融资回合对后者的估值为470亿美元。在WeWork提交IPO申请之前,市场原本预计该公司将会寻求高达1000亿美元的估值。但随着投资者和分析师深入研究其财务状况,这一数字缓慢下降。

  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已经导致共享办公成为一种潜在的危险活动,WeWork的业务可能会遭受更大的损失。随着许多员工适应居家办公,有些公司正在重新考虑自己对办公空间的需求。

  据周一公布的财报显示,软银愿景基金的亏损达到了180亿美元,相比之下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的整体年度亏损总额为130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的资产高达1000亿美元,这个基金是为了对公司进行大规模押注并向其注入现金而创建的。孙正义周一预测,在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大约有15家将获得成功,而15家公司可能会在疫情期间破产。

  在财报发布会上,软银展示了新冠病毒大流行对其许多投资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报告称,所谓的“独角兽”公司(也就是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面临的两大挑战将是“需求(销售)的迅速下降”和负的自由现金流。

  软银发布了一系列幻灯片,展示了在“新冠病毒的山谷”中,三只动画制作的独角兽在上坡时径直跑进地上的一个巨大的洞里,其中两只独角兽被困在山谷里,但另外一只则从洞的另一头飞了出来,这比喻了软银是如何看待有些公司将可在危机过后取得成功的。

  孙正义还在周一宣布,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将从6月25日起辞去软银董事会职务。(腾讯证券)
 

  链接+

  软银巨亏177亿美元 孙正义防守态度“前所未有”:本财年可能不分红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一只科技基金,日本软银集团旗下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遭遇了自成立以来的最大风险。在高价向烧钱的科技初创企业投入了约800亿美元之后,不断扩大的新冠疫情加剧了该基金的巨额亏损。

  软银集团5月18日发布2019财年及第四财季(第一季度)财报称,由于愿景基金的投资表现不佳,在截至3月31日的季度亏损177亿美元。软银还宣布,将使用其所拥有的阿里巴巴股份筹措1.25万亿日元(约115亿美元)的现金。这是该公司筹措4.5万亿日元(约418亿美元)资金的一环。

  曾经看好的投资项目,如今受疫情影响亏损巨大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从诞生之日起,不追求及时获利的愿景基金就争议不断。因为它的组织构成方式以及具体的投资运作行为,都颠覆了传统风投行业的固有认知。软银集团主席孙正义把愿景基金约一半的资产都投向了7家科技初创企业。其中,3家是网约车公司,1家是跨国酒店连锁企业。此外,愿景基金还投资了共享办公空间的提供商WeWork。

  大概在去年5月的同一时间,软银集团发布了创纪录的营业利润数据。这主要归功于愿景基金对这7家企业的巨额投资。当时,孙正义放出豪言:“今后每隔2到3年,就完成一期新的规模在千亿美元以上的基金募集。”

  然而,仅仅只过了1年时间,在这一轮全球性的新冠疫情中,这7家企业的主要业务都受到了巨大冲击,基本上耗尽了可用资本,从而巨大地连累了愿景基金。其中,在共享办公的方式成为“疫情前”产物时,WeWork就已经陷入了困境。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愿景基金最大的一笔投资是对滴滴出行投入了120亿美元。一位知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中国经济复苏态势向好,但目前滴滴出行的客流量仍只有疫情前期的60%至70%。另外两家网约车公司优步和Grab也遭遇了业务下滑。

  本周一,优步宣布决定关闭45个办事处,同时裁员约3000人,并重新评估从货运到自动驾驶技术等领域的业务。两周前,优步表示裁员约3700人,计划节省逾10亿美元的固定成本。

  OYO曾经是愿景基金最看好的一个项目之一。不到1年前,OYO创始人里利德斯·阿加瓦尔是孙正义眼中的明星企业家之一。孙正义向这个印度项目投入了15亿美元的资金作为支持,鼓励其成为全球最大的连锁酒店运营商。

  但早在疫情蔓延之前,OYO就在与不断增加的亏损作斗争,该公司今年早些时候解雇了数千名工人。在此之前,该公司CEO在4月份的一段视频中说,新冠疫情使OYO的业务缩水了50%至60%。

  孙正义预测,在愿景基金投资的91个项目里,有15家公司会破产,另外有15家公司可能会获得巨大的成功。这些已经陷入困境或破产的企业除了WeWork之外,还包括一些规模较小的投资,如汽车租赁公司Fair、遛狗应用程序Wag Labs和消费品生产商Brandless。

  用阿里股票筹措1.25万亿日元现金

  据《日经新闻》报道,软银集团5月18日宣布,将使用其所拥有的阿里巴巴股份筹措1.25万亿日元(约115亿美元)的现金。据了解,这是该公司筹措4.5万亿日元(约418亿美元)资金的一环。早在今年3月,软银集团就表示将出售价值4.5万亿日元的资产,并将通过减少债务、回购股票等方式来提升公司的股价。愿景基金的媒体宣传负责人表示,该公司的估值得到了与该基金一起投资的成熟投资者的认可。

  软银集团的巨额亏损让孙正义成为了公众关注的焦点。孙正义推动企业加大投入以扩大市场份额的策略,给很多企业带来了巨额亏损。由于业绩平平以及软银对WeWork的救助,孙正义推出第二支巨型愿景基金的计划以失败告终。

  据报道,孙正义在5月18日的记者会上提出了重视应对危机的想法。孙正义表示:“跟过去的危机相比,虽然这次的危机是全球性的,但软银集团完全可以筹集到4.5万亿日元的现金。”据了解,软银集团目前持有价值28.5万亿日元的股票,资金方面的风险被认为比较低。筹集的资金将用于回购约2.5万亿日元自身股票和削减2万亿日元负债。

  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愿景基金发言人表示:“凭借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弹性商业模式和数字服务的加速普及,我们相信许多投资组合公司已做好充分准备,可以承受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甚至变得更强。”

  据《日经新闻》报道,面对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带来的冲击,孙正义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防守态度。他表示:“本财年在新冠病毒危机的背景下更为重视‘安全驾驶’,有可能不分红。”(红星新闻)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