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海外 > 正文

美国新冠疫情发酵 引爆硅谷人员外迁潮

2020-07-13 21:17:11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除了缩减人员,疫情冲击下,大量旧金山湾区公司允许员工远程办公,许多员工因租金高昂选择搬离所在地区。人员外流和部分行业停摆导致租赁市场需求下降,作为全美公寓租金最高的地区,旧金山湾区上半年租金价格的下降幅度达到历史新高。

  自2020年3月以来,持续追踪美国科技初创公司裁员情况的layoffs.fyi数据显示,截至7月13日,已有至少529家美国科技初创公司发生裁员,累计至少有69904名雇员失去工作,湾区公司约占39%,Uber、Lyft、Yelp、Airbnb等科技公司的裁员人数已超过1万。

  除了缩减人员,疫情冲击下,大量旧金山湾区公司允许员工远程办公,许多员工因租金高昂选择搬离所在地区。人员外流和部分行业停摆导致租赁市场需求下降,作为全美公寓租金最高的地区,旧金山湾区上半年租金价格的下降幅度达到历史新高。

  在经济下行和员工未来可能继续远程工作的预期下, Google母公司Alphabet在2020上半年已暂停在湾区购买或租赁超过200万平方英尺办公空间的计划,总部位于加州的GoPro也表示希望通过减少办公空间,以节省2600万美元至4400万美元。在科技公司集聚的硅谷,未来科技公司究竟需要多少办公空间已成为一个新问题。

  居家办公作为新常态

  疫情冲击下,居家远程办公不但是一个暂时的选择,还有成为未来常态的可能。Facebook和Google都已宣布,到2020年底以前员工可以选择居家办公,Titter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更是给所有员工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示他们如果愿意,即使是疫情结束之后,也可以选择永远居家办公(WFH)。

  目前在硅谷一家无人机初创公司工作的软件工程师黄信琨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基本上所有软件公司都在远程办公。远程办公是从3月中旬开始的,到现在基本维持不变。本来受最近重启计划的推动,很多公司在7月初开放办公室供想回去上班的员工选择,不过最近确诊人数不断上升,一些公司又推迟了开放时间。很多公司直到今年底都是默认远程办工。”

  黄信琨表示:“一开始不太适应,工作和生活时间难以区分,工作时长增加。逐渐习惯了之后觉得在家办公比在公司好,一是节省通勤时间,二是家里比较舒适,三是去办事比如买菜、锻炼、修车等时间更灵活。”

  根据Blind公司对湾区在内的4400名高科技从业者的一份匿名调查,有66%的受访者表示愿意远程工作并搬离他们所在的城市地区,其中旧金山约有20%的受访者甚至愿意接受高达20%的减薪来换取这个机会,以去租金低但是压力小的地方生活,还有人考虑搬到其他国家。

  不过,加入初创公司前,黄信琨也曾在像Facebook、Amazon的这样“大厂”工作过,认为大公司和中小型公司在远程办公的可行性上有差异,“一方面一些中小型公司尝到WFH甜头,包括节省成本、效率不降反升等,已经开始宣布提供永久远程办公选项了。另一方面大公司对纯远程办工还是比较谨慎,我觉得大公司不太可能让远程成为常态,毕竟员工众多、各地薪资分配难以协调,而且大公司整体劳动力冗余还是比小公司多,远程办公缺乏同辈压力,工作效率可能会比小公司下降得多。”

  但另一名硅谷软件工程师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分析认为:“这一段时间的强制WFH必然对以后的职场生态产生长久影响。很多公司之前只是小范围WFH,这次被迫接受了好几个月的全体测试,从数据上可能会发现虽然整体效率有下降,但是如果WFH的成本节省能抵消这个劣势,那也许会进一步考虑将WFH作为长期政策。湾区从业者扎堆的现象非常可能会改变,第一步变化就是买房的热点会从湾区转向湾区周边。从更大尺度上来说,WFH的广泛接受对数字游民非常有利,也将促进整个行业对常态兼职的接受度。”

  暂时“逃离”硅谷

  借着疫情下公司的远程办公制度,黄信琨身边的软件工程师里,已有人选择从硅谷搬去其他地区,有的在加州内迁徙,有的则是直接从美国西海岸搬到了东海岸。

  旧金山公寓协会针对所在地区房东的一项调查显示,在疫情冲击下,近20%的受访房东表示,其租客要么违反租约,或者提前30天结束租约。美国三叶草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员Bobby Fallon指出,湾区内很多人搬家已经成为持续的趋势。

  美国房地产公司Zumper的数据显示,根据录入的一居室和两居室房源及租金中位数,全美租金最高的城市是旧金山,受疫情影响,租赁需求减少,旧金山今年5月的租金中位数相比去年同期下跌了9.2%,在全美租金前十的城市中跌幅最大。Zumper首席执行官Anthemos Georgiades指出,旧金山和南湾房租大幅下跌是他们从未遇到过的情况。

  其中硅谷地区的租金下降更为明显。一居室租金中位数方面,谷歌总部所在地区Mountain View的租金下跌达15.9%,Facebook总部所在地区Menlo Park的租金下跌达14.1%,苹果总部所在地区Cupertino的租金下跌达10.8%。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房地产经济学家Issi Romem认为,外流是暂时的,旧金山房屋租赁市场不会长期疲软,情况总会恢复,像旧金山这样繁华的城市再吸引人才只是时间问题,他还预测财力雄厚的科技巨头可能抄底购买廉价物业。但伯克利哈斯·费希尔房地产与城市经济中心主席Ken Rosen则认为,新冠疫情会加速城市本身的负面情况,企业和居民已经纷纷搬到生活成本相对更低的地区,城市对科技行业的吸引力可能已经减弱,“如果我们要把重要的企业留住,就需要进行变革。”

  前述硅谷软件工程师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分析表示:“总的来说一群人被圈养在一块地方上班的形式更适合劳动密集型产业。对于IT行业而言,这个需求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了。只不过以前没有条件大规模测试,这次疫情反倒帮了一个大忙。对于需要回公司的需求,随着交通的逐渐便利,大部分时间WFH、小部分时间到公司出差的形态应该是最优解。”

  他还展望了未来电动飞机的发展,“WFH的趋势再加上清洁能源行业的发展,太阳能、电动车、电动飞机等,个人预测湾区对从业者的吸引力会逐渐下降,无法替代的只有气候这个因素,全电动、垂直起降的Lilium Jet预计在2025年商用,这种能直接在自家后院起降的飞机不再需要机场,我很看好它的家用。以湾区为圆心,按它一小时飞行半径来算,可居住面积已经非常大了。要知道目前在湾区上下班高峰,开车一个多小时是常有的事。”

  但就对当地的住房需求影响而言,硅谷房地产投资人秦由棕表示,实际上产业外移已经不是最新的事情,疫情使大家被动地测试了远程办公的效率,有可能会继续增加一些外移的数量,但“现在湾区的房子不够住,即便是有一部分人离开,核心地区还是有足够多的需求。”

  尚未止息的裁员风波

  据黄信琨介绍,目前许多公司都已暂停或放缓招聘,甚至收回一部分已经发放但人员还未入职的offer,黄信琨所在的硅谷无人机软件初创公司也调低了今年的收益预期,“这半年也没有 bonus,本来每季度一发。”

  根据美国政府针对小公司设立的薪资保障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PPP贷款利率仅为1%,期限为2年或5年,如果公司将至少60%的资金用于工资支出,并且满足不裁员等要求,贷款甚至可能被免除,但根据Layoffs.fyi数据,仍有超过100家获得该计划贷款的科技初创公司进行了裁员。

  黄信琨指出,在裁员选择上,不同企业和不同岗位之间也有差异:资金雄厚、抗风险能力强的互联网巨头还在招人,裁员的多数是中小型初创公司,岗位方面“HR、销售、市场等受的影响比开发大很多。”根据layoffs.fyi数据,交通、旅行、零售、饮食和金融行业的裁员情况最为严重,裁员数量最大的企业为Uber,达到6700人,其次是Groupon和Airbnb,分别达到2800人和1900人,Airbnb裁员数达到所有员工数量的25%。本地生活服务类公司如美国大众点评网Yelp裁员1000人,并让另外1100人休假待岗,美国订票公司Eventbrite裁员500人,而Lever、TripleByte等招聘公司也裁员过百人。

  今年6月底,同样在硅谷工作,从加州一流理工大学毕业三年的阿哲没有抽到签证,他所在的中小型电商公司进行了约10%的裁员,他虽然不在裁员范围内,却因为签证问题不得不自主离职,他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表示:“我现在觉得是公司知道我有签证问题,就故意不裁,这样可以不给赔偿金。”

  对于身在异国他乡的人而言,他认为今年的北美留学生处境更为艰难,“年底如果再有一批软件计算机方向的应届毕业生,本科生加上研究生也会有好几万人,他们需要和正常找工作的人竞争,和其他毕业生竞争,还要和上半年这一波裁员的人竞争。”

  此外,多名正在美国硅谷工作的外籍人士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指出,美国H-1B签证大约有四分之三发给从事技术行业的人才,硅谷是持有H-1B签证人聚集的地方,各大科技公司凭此雇佣外籍高科技人才。美国特殊的H-1B签证制度限定了工作性质和工作地点,企业大规模转向WFH之后很可能会因为不满足那些限定而导致H-1B签证失效。而且特朗普在6月底签署签证禁令,叫停工作签证,高技能外籍劳工将无法留下,此政策已触碰科技企业利益,遭到硅谷大量科技巨头公开反对。(21世纪经济报道)
 

  链接+

  美国疫情反弹影响经济复苏,第三季度可能萎缩20%

  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最新就业数据显示,美国经济6月份非农业部门新增就业岗位480万个,超出市场普遍预期。美国舆论认为,近来经济出现部分回暖迹象,但由于多州出现疫情反弹,严峻的疫情形势正在对就业市场造成根本性损害,拖累美国经济的整体复苏。

  图片来源:新华社美国政府近期公布的若干就业数据呈现改善趋势,这和各州陆续重启经济活动有关。美国劳工部统计局称,6月份失业率环比下降2.2个百分点至11.1%。劳工部7日公布的另一项职位空缺和劳工流失调查报告显示,职位空缺数量从4月份的500万上升至本月的540万,主要集中在住宿和餐饮服务、零售业和建筑业,裁员和辞职在内的离职人数在5月份减少583万人。

  尽管劳工部认为经济活动正在缓慢恢复,美国不少经济学家有不同看法。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杰森·福尔曼认为,虽然数据显示失业率下降,但将裁员后临时回岗人员也计算在内,实际意义不大。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前景将取决于疫情的发展轨迹,以及未来的政策响应。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评论称,劳工部的数据掩盖了一个事实——对数百万人而言,他们失去的工作再也回不来了。高盛集团5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再次将全年增长预期从-4.2%下调至-4.6%。

  目前,美国疫情仍在快速蔓延。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网站11日公布的疫情数据显示,过去24小时全美新增确诊病例超过6.6万例,再创单日新增病例数新高。虽然白宫要求各州全面重新“开放”,但由于疫情反弹,已有超过20个州宣布暂停重启计划,尤其是经济发达的南部和西南部地区。高盛经济学家简·哈祖斯表示,政府重新实施的限制措施和“居家令”对经济的影响将超过此前的预期。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发布的经济前景预测说,受疫情影响,“美国失业率将长期处于高位”。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日前表示,美国经济复苏前景“高度不确定”,疫情可能较预计持续时间更长,给经济复苏带来新的挑战。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认为,多州急于重启经济导致“重新点燃了疫情,损害了经济”。他预计,今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可能萎缩20%,难以实现反弹。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拉夫尔·博斯提克表示,“疫情正威胁到美国经济的复苏步伐,更多就业岗位恐怕会永久性流失,经济的很多方面都是建立在信心的基础上,但美国人对经济的信心似乎正在消退。”(国际金融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