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领域 > 环保 > 正文

研究指穿山甲为新冠病毒潜在中间宿主

2020-02-08 19:39:01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一则穿山甲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的消息迅速在网络流传。这是继蛇和水貂假说后,又一项针对新冠病毒中间宿主进行的研究。

  2020年2月7日凌晨,一则穿山甲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的消息迅速在网络流传。这是继蛇和水貂假说后,又一项针对新冠病毒中间宿主进行的研究。

  据华南农业大学网站消息,这项最新研究由华南农业大学、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沈永义教授、肖立华教授等科研人员联合开展。

  2月7日上午,华南农业大学举行新闻发布会透露,攻关团队通过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组样品,锁定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继而通过分子生物学检测,揭示穿山甲中β冠状病毒的阳性率为70%;进一步对病毒进行分离鉴定,电镜下观察到典型的冠状病毒颗粒结构;最后通过对病毒的基因组分析,发现分离的病毒株与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达99%。

  “以上结果表明,穿山甲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研究结果对本次疫情的源头防控具有重大意义,为野生动物管控的相关政策调整提供了科学依据。”华南农业大学校长刘雅红教授称。

  界面新闻多次致电华南农业大学及肖立华,截至发稿未有接听。广州动物园办公室人员表示,目前不接受采访。

  冠状病毒有α-CoV、β-CoV、γ-CoV、δ-CoV四属。目前为止,已知的人类冠状病毒共有六种,其中2003年爆发于中国广东省的SARS和2012年于沙特暴发的MERS均属于β冠状病毒。

  “β冠状病毒是感染人的,这也是这项研究比较有意思的发现。不过,序列相似度是指碱基序列还是氨基酸序列,整个还是部分序列比对,需要等文章和序列公布才知道。”一位病毒学教授告诉界面新闻。

  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高山表示,“如果要确定中间宿主,首先要从穿山甲中得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这是金标准。”他指出,由于病毒在动物之间相互传染,还要了解是否有其他动物同样被感染。

  对于该项研究1000多份样品有哪些、从何获取、相似度是序列片段还是全基因组,专家们呼吁更多信息公开。

  需要注意的是,有研究者1月31日在Virological.org网站上撰文指出,通过对新型冠状病毒spike蛋白受体结构域分析,分析新型冠状病毒的相似度与马来亚穿山甲病毒多样性的数据集十分相似。研究者运用生物信息学分析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和穿山甲的病毒库高达97%的相似度,远超过和蝙蝠91%的相似度。

  知乎认证为中科院遗传学博士的@李雷 认为,穿山甲是哺乳动物,动物越接近,病毒越共享。此外,穿山甲也是一种重要的药材,也有很多人吃穿山甲。

  前述病毒学教授表示,如果中间宿主是穿山甲,吃的人一般不会感染,因为都已经煮熟了,餐馆的厨师或者海鲜市场的工作人员被感染的可能性更大。

  “很多动物都携带病毒,因此并不能直接建立因果关系,还需要将穿山甲的病毒序列与蝙蝠和人类感染者进行比对。”前述病毒学教授说。

  李雷同样写到,“真正确认还需要更加真实的证据,比如感染者是否有接触穿山甲”。

  高山认为,下一步需要公开穿山甲中的类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需要与人类感染者的病毒序列进行比比较,才能最终确认。他认为,目前不能排除中间宿主是其他哺乳动物,然后感染了穿山甲的可能性。

  值得关注的是,在今天的发布会上,华南农业大学、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沈永义教授表示,本次研究只是确认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而中间宿主可能有多种野生动物,后期研究会继续关注。(界面新闻)
 

  链接+

  争议:“穿山甲为潜在中间宿主”结论可靠吗?

  2月7日,华南农业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发现穿山甲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

  当晚,研究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说,锁定穿山甲的1000多份野生动物个体的宏基因组来自近4年间建立的“野生动物的宏基因组库”。

  “这批穿山甲不是来自广东,也不是来自某个特定种群。”华南农大教授沈永义指出。

  应当如何看待这一初步结论?

  《中国科学报》采访了华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穿山甲专家组委员吴诗宝,中科院动物所研究员蒋志刚,广东某高校动物传染病专家及北京某高校病毒学专家。

  《中国科学报》:你认为“穿山甲是潜在的中间宿主”这一结论可靠吗?

  ▲ 吴诗宝:

  发布会上也没有肯定穿山甲就是中间宿主,而是说潜在的中间宿主。

  就是说有这个可能性,但还处于学术探讨阶段,需要进一步证实。

  如果真的确定穿山甲是中间宿主,我们就要引起重视。

  ▲ 病毒学专家:

  研究团队目前给出的证据还不足以证明结论可靠。

  如果后续工作证据充足,会给科学家去溯源这次病毒,带来重要提示。

  ▲ 动物传染病专家:

  说穿山甲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这个说法不够严谨。

  自然界中,病毒传播通常难以确定“中间环节”。所以,在动物传染病研究中,我们通常不谈“中间宿主”概念,而以“易感动物”概念替代。

  ▲ 蒋志刚:

  我也在新闻中得知这一消息,首先要祝贺研究团队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原溯源作出的努力和取得的进展。

  但是,基于冠状病毒的致病性,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应当采取严格防疫措施,而不是尽快开新闻发布会。

  不过,既然发言人说“疫情当前,学校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体现责任和担当,将论文写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线”,期待研究团队的后续动作。

  《中国科学报》:穿山甲身上会携带很多病毒吗?

  ▲ 吴诗宝:

  穿山甲携带哪些病毒研究不多,仅知有我国台湾学者报道过中华穿山甲携带犬细小病毒。

  我和穿山甲打交道20多年了。我接触过大量穿山甲活体、病亡尸体,通常都是近距离和穿山甲接触,例如采样、清理粪便、解剖、投食、换垫料、体检等,可以说是直接在穿山甲生活的空间接触。

  受现场条件限制,很多时候没有釆取防护措施或仅采取简单的防护。

  《中国科学报》:仅就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此刻你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

  ▲ 蒋志刚:

  研究团队是如何取得这1000份宏基因组样本的?这些宏基因组样品来自穿山甲饲养场所还是野外?

  如果1000多份样品仅来自一个特殊的群体,则没有代表性。

  发布会上说,研究人员在样品中发现了大量的β冠状病毒,如果确认,那么需要确定是SARS、2019-nCoV还是其他β冠状病毒。

  如果确定是2019-nCoV,那么取样中,研究人员是如何防护的?

  ▲ 动物传染病专家:

  最关心穿山甲样本的来源。大家也不知道穿山甲是哪里来的,如果来自于市场上,它是自然界感染的,还是被别的动物传染的?

  这些问题都影响结论的可靠性。

  ▲ 吴诗宝:

  最关心的问题是,样本从哪里来的?动物当时的健康状况怎样?研究样本的数量多少?是哪一种穿山甲?

  这些问题都对结论十分重要。

  穿山甲身上的病毒,有可能是自己本来就有的,也有可能是被感染的。

  如果穿山甲是国外非法走私贸易来的,那么在运输途中和其他动物混装在一起,也可能感染病毒。

  研究用的穿山甲样本大小也不明确,如果只是小数量的,代表性并不强。

  ▲ 病毒学专家:

  最关心宏基因组测序结果是否可靠。宏基因组是一种高通量测序方法。

  具体来讲,研究团队可能取了穿山甲的咽拭子、肛拭子以及粪便的样本,获得许多基因片段。然后将这些基因片段拼接起来,可能会和人源的冠状病毒序列做比对,发现99%相似性,从而推断穿山甲是潜在宿主。这是理论上成立的。

  但是研究团队通过宏基因组方法获得的是病毒的全序列还是片段?这些都不清楚。

  并且,根据我们实操,宏基因组测序很容易受到污染,导致结果不准确。

  因此,重复宏基因组测序结果至关重要。

  《中国科学报》:如果要真的确证,还需要做什么?

  ▲ 动物传染病专家:

  如果想确认易感动物,应该用传染病的经典法则——科赫法则。

  具体说,首先确认,健康的易感动物中不能分离到病毒。然后,从合适的病例分离出活病毒,把该病毒接种回去,感染后会发出同样的疾病和症状。

  最后,还要验证,能再度从实验感染动物中分离出同种病毒。

  只有遵循这样的步骤,才能真的确诊,也可以认定这种动物是易感动物。

  ▲ 病毒学专家:

  正如我所关心的问题,宏基因组测序出现误差的可能性较大。

  接下来,希望研究团队尽快分享他们获得的宏基因组序列,让同行们尽快重复测序结果,确证结论。(新浪)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