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教育 > 正文

跟谁学遭遇第三波做空 被指注册用户40%作假

2020-05-01 16:29:06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北京时间5月1日凌晨消息,做空机构香橼发布报告称, 跟谁学雇用刷单公司中的一名员工解释公司2019注册用户中有40%是假的。同时,跟谁学存在多个未披露的关联方,这些关联方用来捏造其财务状况、为刷单提供便利。

  北京时间5月1日凌晨消息,做空机构香橼发布报告称, 跟谁学雇用刷单公司中的一名员工解释公司2019注册用户中有40%是假的。同时,跟谁学存在多个未披露的关联方,这些关联方用来捏造其财务状况、为刷单提供便利。

  《深网》查看香橼发布的第二份做空报告发现,其对跟谁学的指控主要有两点:

  1、跟谁学雇佣刷单公司为其刷单,其旗下“跟谁学”和“高途课堂”两个产品上刷单,虚增学生比例为40%,目前受疫情影响已停止刷单,并有给跟谁学刷单公司工作员工的录音为证。

  2、跟谁学有多个未披露的关联公司,而这些公司正在帮助跟谁学转移成本或刷单。除北京优联环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外,北京家蒙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家长村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百家云图科技有限公司等也在其中。

  此外,从香橼披露的和那位刷单公司员工的对话发现,这位员工透露,除跟谁学外,好未来和猿辅导也是其刷单公司的客户,但这两家公司刷单量较低。

  香橼表示,期待着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供跟谁学的欺诈证据。中国证监会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关于瑞幸咖啡调查的合作应该会很快结束。我们向所有监管机构提交了一份报告,准备在法庭上辩护。

  对此,跟谁学回应称,在这份做空报告中,香橼仍然没有解释上份报告中的核心漏洞, 即没有涵盖高途课堂的业务数据。而高途课堂是跟谁学的核心品牌之一,在 2019 年的公司 K12 业务中,高途课堂收入占比高达 69.34%。 此外,报告仅提供了一份无据可查的录音文字,没有提供任何真实有效的证据,试图混淆视听。

  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也通过微博发声:真的是搞笑,我们知道Citron的背后有着巨大巨大巨大利益的存在,但我们还是以“呵呵”来回应吧。

  从股价表现来看,这份做空报告并没有对跟谁学股价产生影响,截至美东时间4月30日收盘,跟谁学报39.56美元,上涨1.51%。

  需要指出的是,4月14日晚香橼发布针对跟谁学的第一份做空报告,报告指出,公司收入被夸大了70%、跟谁学的课堂中存在“假学生”等问题。对于第一份做空报告,陈向东和跟谁学公司都做了回应。

  附香橼举报信全文:

  2020年4月30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

  女士们和先生们:

  过去20年,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开创了一篇财务专栏,主要关注那些有可疑商业行为和财务报告的公司。我们赞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在瑞幸咖啡信用破产后加强跨境监管合作。据中国证监会本周发布的新闻稿,中国证监会已向美国证监会和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发送了14家公司的审计报告。考虑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保护投资者和维护市场诚实可信的任务,我们认为,调查任何一家财务状况可疑的公司是非常有必要的。

  在美国证监会和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的调查潜在造假名单中名列前茅的,我们认为有一家公司需要特别强调和关注。自从我们发布了关于跟谁学(NYSE:GSX)的初步报告以来,我们收到了来自中国公民的强烈支持和信息,帮助我们证实跟谁学的欺诈行为,尽管跟谁学可能已经在您的观察雷达上了,但我们想分享我方掌握的确凿证据,证明跟谁学的财务报表是有伪造的。不幸的是,中美两地的信息不对称使得跟谁学至今没有暴露出其作假的行为。

  在附件报告中,你会发现明显的证据表明跟谁学篡改和伪造了其审计报告的财务数据,包括与刷量机构(一家跟谁学聘请为其刷量伪造假用户和浏览量的公司)的一名员工的录音电话,证实跟谁学2019年注册用户中有40%是假的。该报告还包括多个未披露的关联方的系统文件,这些关联方直至本月一直在与跟谁学密切合作。

  我们认为跟谁学的审计师并未对其尽到适当的监督。我们相信有充分的证据支持PCAOB的调查,以及欧共体对跟谁学和或其行政人员和控制人员的执法行动等,违反1933年《证券法》第17(a)节(《美国法典》第15卷第77q(a)节)、1934年《证券交易法》(交易法)第10(b)节和第13(b 5)节的规定。C、 5578(b)和78m(b)5),以及规则l0b-5、13b 2-1和13b2-2、I1/CFR 55 24010b-5240。13b2-1和240。13b2-2i以及协助和教唆违反《交易法》第20(a)和(e)条规定的跟谁学管理人员、董事和实控人的行为。

  我们期待协助您进行调查,并提供有关研究的所有补充信息。

  香橼研究 Citron Research

  (腾讯深网)
 

  链接+

  遭遇第三波做空 跟谁学为何反复被盯上?

  跟谁学似乎流年不利,自年初至今已经遭遇了三波做空。半个月前指控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虚构70%的营收后,4月30日晚间,做空机构香橼再次发布报告称,跟谁学雇用公司中一员工解释,公司2019注册用户中有40%是假的,并存在多个未披露的关联方。北京商报记者就此事向跟谁学方面求证,对方回复该报告充满了不实指控,对于提供不实证据的相关方,公司保留法律诉讼权利。在经历了三波做空后,跟谁学的股价并未出现大幅异动,但为何反复被盯上呢?

  40%假用户?

  4月30日晚,香椽再次发布报告指控跟谁学篡改和伪造了审计报告的财务数据,包括与刷量机构(一家跟谁学聘请为其刷量伪造用户和评论的公司)一名员工的录音,该名员工称,跟谁学2019注册用户中有40%是假的,“跟谁学”和“高途课堂”两个产品存在刷单现象,虚增学生比例为40%。同时,跟谁学存在多个未披露的关联方,这些关联方用来捏造其财务状况、为刷单提供便利。香橼表示,期待着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供跟谁学的欺诈证据。

  北京商报记者就此事向跟谁学方面求证,相关负责人表示,该份报告充满了不实指控,对于提供不实证据的相关方,公司保留法律诉讼权利。截止5月1日早间,跟谁学股价报收39.56美元/股,小幅上涨1.51%,市值94.41亿美元。此前,跟谁学股价曾攀至46.4美元/股的高点。

  5月1日早间,跟谁学针对香橼的第二份做空报告发布声明,提到:“报告仅提供了一份无据可查的录音文字,没有提供任何真实有效的证据,试图混淆视听;报告中将北京优联环球的一系列关联公司视为跟谁学的关联公司,但实际上,作为北京优联环球持股30%的股东,跟谁学与其他公司无任何关联关系,跟谁学与所有关联方的交易已完整披露于年报中。”

  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同时通过微博发声,“非常荒唐的是它(香橼)自编自导和捏造、收买了一个人来伪证跟谁学刷单(还录了音)。我们知道Citron(香橼)的背后有着巨大巨大巨大利益的存在,但我们还是以‘呵呵’来回应吧。”

  高增长惹的“祸”

  这已经不是跟谁学第一次遭遇做空。2月底时,做空机构灰熊发布了一份关于跟谁学的做空报告,内容包括:财务造假2018年虚增74.6%的净利润、刷单伪造学生数量、老股东抛售股票等。

  4月14日,另一家做空机构香橼也发布做空报告。称跟谁学“高达70%的营收是虚构的”。陈向东针对该指控曾表示,香橼的做空报告没有涵盖其高途课堂的业务数据,在2019年公司的K12业务中,高途课堂的收入占比高达69.34%。值得注意的是,在4月30日晚间发布的新做空报告中,香橼也没有涵盖该项数据。

  去年6月,跟谁学顶着“唯一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光环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发行价10.5美元,主打B2C的在线直播大班课。2019年净利润增长10倍有余,营收增长超4倍。记者梳理发现,跟谁学的营收已连续第5个季度增长超过400%,连续第7个季度达到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盈利。“在线教育普遍亏损的情况下,跟谁学的业绩和股价表现在中概股中确实‘亮眼’,难免‘树大招风’,这也是为何单挑它(做空)的原因之一,”指明灯智库创始人吕森林认为。

  而对于跟谁学的盈利根本,资深从业人士杜迪表示,其大班课拥有在线教育中较好的盈利模式和财务模型,该模型毛利能够达到 50%-70%,硬成本占总收入的比例很低,边际效益容易显现,规模化的盈利能力向好。

  但同时,大班模式高度依赖名师。香橼此次报告中指出,跟谁学平均每位老师贡献的年营收达到983万元,较其他教育机构高出10倍以上。但公司毛利率却达到了75%,高于行业平均50%。对此,陈向东回应称,这是因为跟谁学定义的在线双师直播大班课本就不同于线下机构的经济模型,大班模式将老师的产能进行了规模化利用。

  “元气”待恢复

  不止连续被做空,跟谁学还遭到了同行“挤兑”。日前,在线少儿英语机构VIPKID以侵害商业秘密为由,将跟谁学运营主体百家互联和其前员工诉至法院,并索赔300万元。VIPKID认为,其前员工在离职后将载有商业秘密的工作微信找回,再以百家互联名义进行产品销售。跟谁学方面回应称该事件属于普通的商业纠纷,一切以法院判决结果为准。

  在接连被做空后,陈向东公开表示,“诚信”是跟谁学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公司数据经受德勤审查没有造假,做空事件不会对业务和公司有任何影响,真正成就一家公司的是你如何服务客户。

  “总体看来,香橼的做空报告并无重磅实锤,”吕森林指出,对于做空机构来说是有强大的利益驱动的。跟谁学的问题也要放在中概股的大环境之下来看,现在不能评断其是否有造假行为,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基本面扎实是不会受到太大影响。疫情下,在线教育机迎来发展良机。

  此外,尽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没有对跟谁学启动调查,但郝俊波律师事务所于4月21日发布声明称,该律所已代表一位中国投资者将跟谁学诉至法院,就做空报告导致的投资人受损一事向跟谁学提出集体诉讼。(北京商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