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热点 > 正文

中国广电获4.9GHz试验频率许可 或与中移动共建5G

2020-01-04 16:07:13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如果广电与移动合作组网,中国有可能形成5G四大运营商2:2的行业格局。中国广电计划在2020年正式实现5G商用,采用700M+4.9G低频+中频协同组网策略,并且直接采用独立组网路线,同时开展个人业务和行业垂直应用。

  5G是技术、资金密集型行业,网络建设动辄需要数千亿的投资。业界估计,如果广电系统自己运营5G无线移动业务的话,至少要投入建设20万个基站,约需要新增600亿元的资金投入。而整个广电年收入大概只有400亿元左右。

  工信部1月3日表示,近日,该部依申请向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广电)颁发了4.9GHz频段5G试验频率使用许可,同意其在北京等16个城市部署5G网络。

  由于4.9GHz试验频率与中国移动频率一致,业内猜测,中国广电有可能与中国移动合建5G网络。

  在技术可行性上,现有滤波器和PA等设备能支持200MHz的带宽,频率相邻的两家运营商能共享同一套网络设备。

  在必要性上,4.9GHz频率更高,5G的连续覆盖需要更多的基站投资,当前广电没有充足的资本、技术和人才来独立组建5G网络,与中国移动合建5G网络是个务实选择。

  如果广电与移动合作组网,中国有可能形成5G四大运营商2:2的行业格局。中国广电计划在2020年正式实现5G商用,采用700M+4.9G低频+中频协同组网策略,并且直接采用独立组网路线,同时开展个人业务和行业垂直应用。

  频率一致为共建5G网络铺路

  工信部表示,此前,中国广电已获得工业和信息化部颁发的5G商用牌照,成为我国境内继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后第四家5G基础电信运营企业。

  此次试验频率许可,标志着中国广电在相关地区正式获得5G频率使用权,有助于进一步推动其5G网络建设和行业应用发展,同时为个人和行业用户在获得5G服务方面提供了更多选择。

  工信部表示,下一步,将持续关注中国广电5G网络建设情况,指导其做好基站部署、无线电干扰协调等工作,不断提升网络质量与服务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12月首批5G试验频率许可中,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分别获得3.5GHz频段的100MHz带宽,而中国移动则获得了2.6GHz频段的160MHz带宽以及4.9GHz频段上的100MHz带宽。后者与广电新获得的频率许可一致,而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此前已宣布共建共享5G网络。

  21世纪经济报道从一位权威人士处获悉,中国广电有可能与中国移动共建5G网络。

  “一方面,他们获得的频率是一致的,而现有的滤波器和PA,均支持200MHz的带宽,也即一套无线设备就能同时支持移动、广电两家的5G无线信号;另一方面,4.9GHz频率更高,5G的连续覆盖需要更多的基站投资,当前广电既没有充足的资本,也没有足够的技术与人才来独立组建5G网络。”

  该人士表示,中国广电与中国移动合建5G网络能够有效降低5G组网成本,也将对移动运营商格局产生深刻影响。广电与移动合作组网,有可能形成5G四大运营商2:2的格局。

  在2018年底工信部发放的试验频率中,为平衡三大运营商竞争,电信和联通均拿到了相对主流和成熟的3.5GHz附近的频段,移动则拿到的2.6GHz与4.9GHz频段产业链相对薄弱。

  2019年9月9日,中国联通宣布与中国电信签署《5G网络共建共享框架合作协议书》,中国联通将与中国电信在全国范围内合作共建一张5G接入网络,双方划定区域,分区建设,各自负责在划定区域内的5G网络建设相关工作网络建设,并做了区域上的划分。

  在北方5个城市中,联通与电信建设区域的比例为6:4;而在南方10个城市中,联通与电信建设区域的比例为4:6。

  2020年广电5G或将正式商用

  2019年6月6日,工信部向运营商发放了5G商用牌照,除三大运营商外,第四张5G牌照被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简称中国广电)收入囊中。

  前三大运营商分别在10月底推出了5G套餐,正式启动5G商用,而尚未形成组网能力的中国广电并未同步启动商用进程。

  在2019年11月底的首届世界5G大会上,中国广电董事长赵景春首次披露了中国广电5G商用的时间表:2019年中国广电获颁5G牌照,从零起步,扎实推进规划、标准、产业合作、业务、网络建设等各项工作;2020年,广电5G正式商用,同时开展个人业务和行业垂直应用,并直接采用独立组网模式;2021,把广电5G网络打造成为正能量、广联接、人人通、应用新、服务好、可管控的新型5G网络。

  赵景春表示,中国广电是目前全世界唯一一家获得5G牌照并用700M赫兹建网的广电运营商,其使命是要努力实现广播电视由户户通向移动化的人人通升级,为世界5G打造媒体与通讯融合的新范例。

  他表示,中国广电自2019年6月以来,与全国广电网络企业一起从零起步,扎实推进规划、标准、产业、合作、业务、网络建设等各项工作,提前布局面向5G的高清视频等新业态,着力打造端到端业务的产业链。同时将广电5G建设与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一体化推进,广电有信心、有决心突出广电特点,建设5G精品网络。

  赵景春指出,建设5G精品网络一要标准先行,中国广电已加入3GPP国际组织牵头制定700M5G国际标准,并要抢在2020年3月份3GPP R16版本冻结前完成。

  其次,要规划引领,赵景春表示,借鉴移动网络建设经验,中国广电将实施700M+4.9G低频+中频协同组网策略,并且直接采用独立组网路线。

  三是要合作发展。赵景春称,中国广电坚决贯彻落实国家5G共建共享的部署,积极选择战略投资、共享共建和技术业务合作等合作伙伴,建立广泛的朋友圈。

  四是要推动产业支持。赵景春指出,数月前,广电700M 5G还没有基站设备和手机支持,经过与产业链企业的共同努力,现在产业链已经基本能够满足规模建网需要。

  赛迪顾问通信业高级分析师李朕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广电之所以能入局5G,主要是因为其持有的优质频段——业界公认为“黄金频段”的700MHz。

  相比于三大运营商的2.6GHz、3.5GHz和4.9GHz频段,700MHz黄金频段频率更低,具有信号传播损耗低、覆盖广、穿透力强、组网成本低等优势特性,广电700MHz黄金频段成为其发展5G的王牌。李朕表示,700MHz频段特别适合用于部署广覆盖的物联网。而物联网被认为是5G最有潜力出现杀手级应用的领域。

  而在通讯领域资深人士、鲜枣课堂创始人周圣君看来,中国广电成为名副其实的第四大运营商难度和挑战很大。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广电一没有钱,二没技术基础,更关键的是,其在全国面临着严重的‘条块分割’局面,各地割据,山头林立,并未整合成一张网络。”

  他表示,广电当前最要紧的是“攘外必先安内”,先把各个地方收编,再来考虑如何在全国部署5G网络。然而由于归属不一,资本架构复杂,中国广电如何收编各地广电网络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5G是技术、资金密集型行业,网络建设动辄需要数千亿的投资。业界估计,如果广电系统自己运营5G无线移动业务的话,至少要投入建设20万个基站,约需要新增600亿元的资金投入。而整个广电年收入大概只有400亿元左右。

  截止到2018年全国有线电视用户数为2.23亿人,同比下降了8.7%,预计未来仍将持续下滑。广电未来的盈利能力是否能支持5G的持续投资存在着不确定性,而与中国移动合建5G网络是一个务实的选择。(21世纪经济报道)
 

  链接+

  通信行业2020年展望

  通信行业的2020年注定会是喧嚣和浮躁的一年,所有的喧嚣与浮躁都会围绕着“5G”这个热点而升腾。在2019年初冬正式启动5G商用后,整个通信行业都将2020年视为5G商用加速起飞的关键一年。但这一年对于通信行业5G上下游产业链的不同环节而言,热点之下冷暖不均的态势将随着5G商用的加速而更加彰显。

  一、“增量不增收”的TO C市场

  5G商用的基础和前提是5G网络覆盖。工信部的最新要求是在2020年底前实现全国所有地级市的5G网络覆盖,根据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务副主任韦乐平此前的预计,三大运营商至少将建设60~80万个宏基站。按照三大运营商在2019年投入342亿人民币开通13万5G基站的水平核算,其在2020年用于5G的CAPEX支出将在1580亿~2100亿人民币之间。

  上千亿人民币的资本支出之外,运营商还需要投入不菲的网络运维成本(含数倍于4G基站的电费)和市场推广费用,这是支撑5G商用的投入端。

  在收入端,虽然定位并不高端的5G资费和很快面世的千元5G手机将为运营商在2020年带来5G用户数量的迅速增加,但TO C市场上5G杀手级应用的缺失将导致消费者为5G速率提升而支付更多费用的意愿不足,运营商希望凭借5G高速率激发流量高消耗从而实现用户多收费的经营模式,在“增量不增收”的TO C市场上仍然难以走通。流量增长和收入增长的“剪刀差”在5G时代或许开口更大,更何况工信部又再次强调2020年还要继续做好网络提速降费。

  TO C之外,TO B市场才是5G技术发挥赋能作用的主要商业机会,但这一市场在2020年仍将处于萌芽发育阶段,难以承担起为运营商创收的大任,反而需要运营商在应用开发、市场推广及产业生态培育上增加额外的成本支出。

  因此,可以预见在2020年通信运营商不仅无法借助5G商用来改变业务收入增长乏力的颓势,反而会因入不敷出而导致营运利润的迅速下滑。特别是对于现金流并不丰盛的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而言,为应对5G竞争而缩减4G投入的短视策略将可能导致其大量4G用户携号转出,从而对其2020年的经营状况形成更大的打击。

  2020年在通信运营领域最大的变数是身为第四大运营商的中国广电如何打5G牌,如果真如市场传言所说和财大气粗的中国电网进行深度合作,那对于传统的三大运营而言2020年也将是腹背受敌的最艰难时刻的开始。

  二、设备厂商华为独领风骚

  中国5G发牌在2019年的提前加速,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达到了扶持华为于危急之中的目的。在美国政府的重压之下启动备胎计划并迅速完成元器件替代的华为,将在2020年国内大规模的5G网络建设中迎来得天独厚的本土优势。

  预计三大运营商将在2020年上半年开始为其1580亿~2100亿人民币的资本开支进行5G网络建设的公开招标。数年研发投入累积的技术优势以及遭受美国打压获取的政治加分,将有助于华为在和友商的5G市场份额竞争中赢得先机,同时也将帮助华为在和运营商的价格博弈中占据主导地位,最终在国内5G市场取得量价齐优的结果。

  作为华为最主要竞争对手的中兴通讯称其在国内市场的5G份额将不低于4G,约30%以上;考虑到国内5G市场开放的承诺和海外5G 市场对等进入的保障,预计爱立信和诺基亚这两个欧洲设备厂商在中国5G市场上的市场份额应保持在20%以下;则可以判断华为2020年在国内5G市场份额至少将占据半壁江山。

  任正非在接受外媒采访中曾透露华为2020年5G基站供应量将达到150万个,以其在国内市场60~80万基站的建设规模中拿到超过一半的份额来计,也才仅占其年供应量的30%以下。因此,对于华为而言,要实现2020年运营商业务持续增长的最大挑战不在国内市场,其角力的主战场还是在于如何突破美国政府的布防赢取海外市场,特别是欧洲市场的5G份额。

  此外,第四大运营商中国广电的5G网络建设需求是一大块新增的蛋糕,由于中国广电700Mhz频段的5G设备不是全球主流频段,产业链成熟度欠缺,在现有的设备供应商中预计也只有华为有研发和产能余力跟进开发。

  市场传言华为在接下广电递来的合作橄榄枝同时提出了独占市场的排他条件,如果传言为真,随着中国广电在2020年启动5G网络建设,这块新蛋糕也将为华为在2020年的业绩增色不少。

  三、手机生产商背水一战

  2020年竞争最为惨烈的当属国内手机市场。2019年11月, 国内市场5G手机出货量已经达到单月超500万台的出货规模,随着运营商5G推广力度的加大,预计5G手机出货量将在2020年初实现月均1000万台的规模。

  但5G手机出货量的上升,也意味着正式敲响了4G手机出货量拐点出现的丧钟。展望2020年的国内手机市场,将出现4G手机出货量下滑迅速而5G手机出货量爬坡较慢相交织的情景,由此将导致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较之并不景气的2019年而呈现继续下滑的趋势。这对于国内手机生产厂商而言是一个更为严峻的考验,4G手机将进入降价清仓甩卖阶段,价量齐跌的2020年注定将是国内手机市场最寒冷的凛冬。

  凛冬之下,5G手机将成为手机厂商在2020年必争的取暖火苗,特别是对于Vivo、Oppo和小米而言。2019年,华为手机因遭美国制裁而转战国内市场,仅在第三季度的市场份额就强势增长66%而在当前的4G手机市场上固化了一家独大的格局,因此能否在5G手机市场上扭转战局就成为Vivo、OPPO和小米在2020年面临的最大挑战。

  缠斗华为,提前开打5G手机价格战仍是最有效的打法。2019年华为率先祭出6199元的5G手机价格标杆,很快就被中兴、Vivo一路拉到4000元以下,直到小米在年末甩出1999元的地板价。

  Vivo、OPPO和小米通过低价来刺激用户换机需求以抢占5G市场先机的战术,瞄准的就是华为力图在5G手机上拼高端、求利润的死穴,毕竟自研芯片和自研系统的研发投入相较于高通系的安卓手机在成本摊薄上占不到什么优势。

  但对于华为而言,如果美国政府的打压导致其在2020年被迫启动自研鸿蒙系统,那么国内手机市场的份额将直接决定其手机业务的生死存亡。因此,华为与Vivo、OPPO和小米之间的5G手机市场争夺战对于任何一方而言都是背水一战,2020年的5G手机市场搏杀注定精彩。

  【结语】

  中国5G商用加速将是2020年通信业乃至整个国民经济的重要篇章,虽然短期内5G运营商盈利承压,但其数千亿投资对于通信设备市场和手机市场的增长拉动在2020年将立见成效;虽然在To C市场上5G叫好不叫座,但网络基础和市场培育的先行也必将对5G在To B领域赋能垂直行业转型升级起到加速作用。

  2020年大幕已开,5G的演出注定精彩。(凤凰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