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资讯 > 热点 > 正文

特朗普称“中国病毒”惹众怒 世卫组织指病毒无国界

2020-03-20 01:03:42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新冠病毒源头目前尚无定论,美国部分政客却三番两次污名化中国,试图转移注意力,引起网民强烈反感和怒斥,有耶鲁学者称,这种煽动民意的做法是典型的排外主义、种族主义。

  新冠病毒源头目前尚无定论,美国部分政客却三番两次污名化中国,试图转移注意力,引起网民强烈反感和怒斥,有耶鲁学者称,这种煽动民意的做法是典型的排外主义、种族主义。

  白宫带节奏接连“甩锅”中国 引起网民强烈反感

  在全世界人民共同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及部分政客接连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将病毒的发源地强加于中国。

  16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美国将大力扶持那些受到“中国病毒”影响的企业。

  17日,在股票暴跌,美国抗疫焦头烂额之际,特朗普甩锅中国,再次公开声称“新冠肺炎”为“中国病毒”。

  这种没有科学依据的无端指责遭到了大众的斥责,但特朗普还在继续“泼脏水”。

  18日,在白宫介绍疫情最新进展的记者发布会上。一名记者向特朗普提问:“卫生官员用‘功夫流感’来形容新冠病毒是错误的吗?是否担心‘中国病毒’一词会使亚裔美国人面临被攻击的危险?”特朗普回答“一点也不,我想他们大概会百分之一百同意这个说法。”

  针对特朗普所谓“中国病毒”的言论,国际社会出现诸多反对声音,强调不应将新冠病毒同特定国家或地区相联系。

  18日世卫组织召开的新冠肺炎例行发布会上,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说,病毒没有国界,不区分种族肤色和财富。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始于北美,我们也没把它称作北美流感。所以遇到其他病毒时,也采取同样的命名方式。他呼吁,现在是需要团结合作抗击病毒的时刻,而不是责怪谁。

  纽约州民主党议员孟昭文希望政界人士负起责任,不给新冠病毒贴标签。她说:“世卫组织对传染病的命名有指导规则,不能包括城市、国家、地区或大洲等地理位置。”

  比尔·盖茨在社交网站上回答网民提问时指出,“我们不应该叫它中国病毒。”

  全球卫生与艾滋病政策主任耶恩·凯茨则表示:“作为一位在艾滋病领域工作了30年的人,我知道污名化对公共卫生来说是多么的危险。这对新冠病毒来说也是如此。”

  由此挑起的种族主义、排外主义,也引起了网民的批评和不满。

  有网民反驳道,“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色彩显露无疑。这不是‘中国病毒’,这是全球流行病。”↓

  还有人直呼“你才是病毒。”↓

  有网民感慨道“美国总统潜意识的引导使我们走上了黑暗的仇恨之路,对我们这个国家而言,这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网民:“那是新型冠状病毒,你这个种族主义者。”↓网民:如果他真的追求用词准确,难道他不应该用官方名称,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吗?↓

  白宫官员“贴标签” 加州议员怒怼:“这是惯常的种族主义”

  在特朗普之后,一名白宫官员又当着华裔记者的面称新冠肺炎为“功夫流感”(Kung-Flu)。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华裔记者发推文称,“17日早上,一名白宫官员当着我的面,将新冠病毒称为‘功夫流感’。这令我怀疑,我不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都在怎么称呼它。”

  来自加州的联邦众议员埃里克·史沃威尔回复道,“他们不是认真的。我很抱歉你受到这样的待遇。这是惯常的种族主义。”

  如今,新冠病毒溯源的研究工作正在进行中,尚未定论。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冠肺炎命名为“COVID-19”,反对将病毒同特定国家、地区相联系。这种污名化中国的做法不被世人认可,对美国抗疫的进展有何益处呢?

  学者:污名化是排外,是对中国作出贡献的极大漠视

  耶鲁大学医学院儿科学教授玛丽艾塔·瓦兹格,12日在耶鲁大学医学院官网上发表文章称,“把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称作‘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不准确,而且排外。污名化的行为会把疾病和人们的偏见有意无意地联系起来,可能会导致患者不能及时得到救治,导致健康人发生感染。”

  哈佛大学教授、美国前财长萨默斯17日表示,每个国家都在进行自己的“抗疫之战”,应在特效药和疫苗研究中通力合作。重要的是,中美应合作解决全球问题。特朗普总统将病毒污名化于中国,加剧中美关系的紧张局面,是对中国对此次疫情作出贡献的极大漠视。在全世界疫情肆虐的今天,人类是统一命运共同体,而不是唯我独尊,单枪匹马独自战斗。
 

  态度+

  比尔·盖茨:我们不应该把这叫做中国病毒

  “我们不应该把这叫做中国病毒。”微软公司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在社交网站Reddit上回答网友提问时如此说道。

  盖茨3月18日发推称,他在社交网站Reddit回答了关于新冠病毒的一些问题。并附上网站链接。

  有网友提问称,“为什么比尔在中国病毒恶化之前就从他的职位上退下来了?”

  盖茨先是解释了自己退出董事会的决定。“我从公共董事会退休与疫情无关,但这确实加强了我专注于基金会工作的决心,其中包括基金会帮忙应对疫情的工作。”

  随后,盖茨就提问者口中的“中国病毒”作出进一步回答:“我们不应该把这叫做中国病毒。”

  对于盖茨的说法,不少网友表示赞同。一位网友称,“作为一名韩裔美国人,我看到很多针对亚洲人的仇恨犯罪、暴力和种族主义(攻击),我很欣赏(盖茨)说的。也没有人将痘病毒(pox virus)称为白人病毒。我是说,也许有些人是这样做的,但这样做是错误的。”

  盖茨还回答了关于教育、日常防护、新冠病毒检测等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当网友就英国高校给出的疫情报告提问时,盖茨在回答中肯定了中国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所做出的努力。

  “中国的经验是我们获得的最关键数据。他们采取了他们的‘封闭’措施,并实现了病例数量的减少。他们正在进行广泛的检测(工作),尽管他们立刻看到一些反弹,但到目前为止数量并不多。他们避免了大范围的感染。”盖茨说。

  此外,盖茨还提到了美国目前的处境。他建议美国更好地组织新冠病毒检测工作,并以中国和韩国为例。

  一位网友提问称,“不过,你相信从中国传来的消息吗?这一点很难让人相信。”

  盖茨回答说,“中国正在进行大量的检测。韩国也在做好检测工作。1月,中国一开始紧张起来,他们就对自己的病例(情况)相当公开,所以,是的,好消息是,目前他们发现的感染病例很少。美国需要把它的检测系统组织起来,这样我们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盖茨称。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公布的全球实时疫情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9日上午10时50分,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9345例,其中死亡病例上升至150例。(环球网)
 

  链接+

  中美疫苗同时进临床试验阶段,意味着什么?

  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有了新进展。据新京报报道,3月16日,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领衔的科研团队,获批启动了重组新冠病毒疫苗的临床试验。消息一出,引发广泛关注。

  同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宣布,其下属的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合作研发的新冠病毒实验性疫苗mRNA-1273进行第一阶段临床试验。此次试验招募45位年龄在18-55岁的健康成年人。3月16日和17日分别有4人接种了疫苗。如果证实疫苗安全,之后的研究将确定其效果。

  中美疫苗同时进入临床试验阶段,这是个利好信号——虽然比此前某高校声称的“已研发出新冠病毒疫苗”更“克制”,但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意味着在此前基础上已进了一步。

  从新冠肺炎出现到现在,严峻的现实和恐慌的程度决定了,人类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的最有力武器仍是疫苗,疫苗研发不能半途而废,更不得逢场作戏。

  从历史看,人们已经“错失”了一次机会。从2002年12月至2003年7月,SARS席卷中国,彼时SARS疫苗也已经进入临床1期试验,但由于病毒在短期内销声匿迹、所有病人痊愈,导致找不到病人来做后续的临床试验,SARS疫苗的研制半途而废。

  由于SARS-CoV与引发现在新冠肺炎的病毒(SARS-CoV-2)有80%的同源性,如果当时的SARS疫苗研发出来了,或许也能助力今天的新冠肺炎疫苗研究,至少为其打下牢固的基础。

  如今,中美两国都在快马加鞭地进行新冠病毒疫苗的研究,从时间上看,这是巧合,但更重要的是,这体现了严峻的疫情面前,全球很多国家在新冠肺炎疫苗研发上动了真格,也说明尖端科技在发挥作用和力量。

  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采用的是重组新冠疫苗,通俗点来说,就是对病毒的基因片段进行克隆后,再放入细菌体内进行复制和表达。等到有足够量之后,将其提取出来作为抗原,以制备疫苗,这一过程称为重组。这是一种目前世界各国广泛采用的基因工程重组疫苗技术,比传统的灭活疫苗技术能加快时间。

  美国的NIAID和莫德纳公司采用的是信使RNA疫苗技术,其基本原理是,把携带细胞制造抗原蛋白指令的mRNA注入人体,然后被人体的细胞吞噬,细胞内的蛋白质制造工厂便根据指令,产生能刺激机体免疫系统的抗原蛋白,如新冠病毒的S蛋白,后者能刺激机体产生抗体,以抗御病毒。

  由于采用信使RNA技术,可以绕过动物试验阶段,直接进入人体试验,也会节省时间和成本,虽然极为先进,但是相对来说,风险系数也较高。

  当然,无论哪种技术,虽然在试验环节和时间上可以加急处理,但是现阶段人体试验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而中国和美国的临床试验都只是临床1期试验,即便证明其安全(临床1期主要是证明疫苗和药物的安全性)接下来还需要进2-3期试验。

  无论如何,疫苗是人类唯一能以最小的代价、最安全的方式和最有效的结果战胜新冠肺炎的途径。严峻的疫情提醒我们,无论是哪个国家率先研发出了新冠肺炎疫苗,都应该秉承人类共同体意识,相互支援对方,并在全球共享,以仿制技术或免收专利费生产,才能获得抗击新冠肺炎病毒阻击战的真正胜利。

  这也有先例。此前,乙肝病毒曾让中国深受其害,正是因为得到了美国默沙东公司的重组DNA(rDNA)乙肝疫苗的无偿支援,通过免疫接种,中国才慢慢摘掉了“乙肝大国”的帽子。在不收取中国的任何专利费或利润的支持下,中国利用这一技术研生产了大量疫苗。从1993-2019年的26年间,中国至少有5亿多新生儿以及成年人接种了乙肝疫苗。由此可见,打赢传染病阻击战,国际间的合作必不可少。

  如今,中国和美国的新冠肺炎疫苗都已进入临床1期试验,但也并非是短期内就能生产出可用的疫苗,在未来还要进行临床2和3期试验,以检验其效果。即便有效,最快也还得有一年的时间新冠肺炎疫苗才能上市,供人们使用。希望这一天不会遥远,而这也是所有人的愿望。文/张田勘(新京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全站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