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维权 > 正文

小红书被指设置合同陷阱 自动扣费不通知会员

2020-04-22 16:20:47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有消费者反映小红书商城的增值业务--小红卡存在自动续费、隐藏服务条款和无法退款等一系列问题。其中一位消费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表示,小红书在没有事先提示的情况下,自动为其续缴了一年的会员费199元。

  小红书相关负责人并未对“不提示”的情况做出回复,只表示:“会员的自动续费规则、取消续费通道,放在了会员开通页最显眼的位置。用户可以通过支付宝、微信两个支付平台关闭续费服务,这个方法在续费服务协议里有清晰的路径指示”。

  小红书自开辟商城业务以来争议不断。此前,小红书商城曾因售卖“禁药”、卖家长时间不发货以及售后服务差等问题而饱受诟病。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有消费者反映小红书商城的增值业务--小红卡存在自动续费、隐藏服务条款和无法退款等一系列问题。其中一位消费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表示,小红书在没有事先提示的情况下,自动为其续缴了一年的会员费199元。

  对此,《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小红书相关负责人,对方并未对“不提示”的情况做出回复,只表示:“会员的自动续费规则、取消续费通道,放在了会员开通页最显眼的位置。用户可以通过支付宝、微信两个支付平台关闭续费服务,这个方法在续费服务协议里有清晰的路径指示”。

  但北京市中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铭律师表示:“根据APP显示,小红书会员权益声明隐藏在三级页面,消费者很难发现,不能称为显眼。关于到期续费,经营者应在新年度续费前尽到足够的提醒义务。如消费者同意续费,得有勾选项,否则便违反了合同的契约精神,单方面设立了合同陷阱,属于隐瞒合同重要事实的情形,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

  《证券日报》记者联系了上述在黑猫投诉平台投诉的消费者,其表示:“如果不提示,我根本注意不到这个自动续费服务条款,隐藏得太深了”。

  4月8日,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曾经就自动续费扣款未提醒等问题约谈了九大视频平台以及两大音频平台。

  约谈现场,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建议有关网站取消默认勾选;不得通过技术手段引导消费者选择平台推荐选项,对选择项实现单页全显功能;设置一键开通服务时设置一键取消服务。希望网站在会员自动续费到期前3日内通过有效方式提醒消费者即将扣费,并得到消费者同意才能扣款。

  4月13日和4月14日,有两家平台先后递交了整改回复函,并在回复函中表示,其默认自动续费功能已取消。

  但截至记者发稿,小红书尚未对自动续费不提醒等问题作出相应的整改。(证券日报)
 

  链接+

  联商首页资讯动态新零售正文赶上“直播带货”时代,小红书能否借势起航

  小红书“涉黄”一事终于落下了帷幕。近日,微博时尚博主“圈少爷”被判赔偿小红书财产损失和律师费共25.2万元,并在微博公开道歉,将内容置顶30日。去年7月,拥有750多万粉丝的实名认证博主“圈少爷”发布了小红书因“涉黄”下架的信息,引起了广泛关注,对小红书的品牌形象产生了十分严重的影响。同年9月,小红书起诉了包括“圈少爷”、“美貌研习社”等在内的多个营销账号。“美貌研习社”也在此前公开发表了道歉声明,并进行了相应赔偿。

  被正名的小红书,其未来发展会如何?一直在内容社区和电商中徘徊的小红书,现在又是否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商业之路?毕竟,小红书的估值已经高达30亿美金,如果《晚点Latepost》的消息属实,那么完成E轮融资的小红书估值已经飙升至50亿美金。

  电商之路频频受阻,小红书“钱”途堪忧

  小红书以海外购物UGC起家,最初定位为高质量的海外购物信息分享社区。上线第二年便顺利完成两轮融资,并在2014年底上线“福利社”,开展其跨境电商业务,由此在形式上构建好了公司的商业闭环。“电商赚钱养家,内容貌美如花”是创始人瞿芳对小红书的美好愿景。

  不断迭代升级的过程中,小红书的内部生态越来越丰富,涉及场景愈发广泛,比如美妆、旅行、学习、运动、烹饪等,可以说涵盖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优质的内容信息,为小红书构建起了坚实的品牌壁垒。在国内各路电商巨头的团团围攻下,新型电商小红书借此杀出了一条“血路”,成功吸引了消费者注意。2016年、2018年,小红书又先后迎来了腾讯和阿里的投资。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小红书用户已达3亿多,在今年春节假期前后,小红书的日活跃用户数达2100万人,日均使用时长32分钟。

  小红书也被称为“国民种草社区”,深受年轻人喜爱,尤其是年轻女性。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小红书用户中70%为90后,50%为95后。小红书通过“种草笔记”,满足了无数剁手党的消费欲望,种草笔记主要有图片、文字、短视频等形式,UP主在线上消费体验,其他用户可以参与其中,从而推进消费行为,然后购买者再继续分享自己的使用体验,由此形成一个闭环。其UP主并不仅有素人,很多明星都有入驻小红书,比如林允儿、江疏影、戚薇等等,开启明星带货风潮,同时也为平台带来不少流量。很多国货品牌也借力小红书重新回到年轻人的视野,比如回力、百雀羚、李宁等。

  不断前行的小红书,也有着自己“成长的烦恼”。除了自己竞争对手,比如天猫国际、网易考拉、京东全球购的迅速发展之外,各种造假风波也让公司的电商业务一波三折。

  创立之初,小红书上面的水分很少,用户以及分享的信息都比较真实可靠。但是,随着商业化进程的推进,这个生活分享社区开始“饱受非议”。

  购买跨境产品,比如美妆、护肤、品牌包包、鞋子等物品时,由于价格较高,很多消费者都比较谨慎。刚开始小红书只做自营电商平台,后来为了满足消费者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以及在日益激烈的竞争推动下,2016年小红书扩展了第三方平台和品牌商家,直到现在也是这一模式。但是,不可避免地也带来了品控隐患,小红书卖假货的新闻经常伴其左右。不过目前不仅是这些第三方商家,小红书的自营平台也在遭遇着信任危机。目前,黑猫投诉上关于小红书的假货投诉共有130条。此外,退货难也是小红书被投诉的重中之重。

  不仅如此,本来十分被人信赖的用户原创分享心得也被一些无良商家盯上,代写代发明码标价,与商业的过度关联,动摇了小红书存在的根基。这在假货风波的基础上,又再次降低了大众对公司的信任度。

  此外,由于小红书的内容社区属性,很多人并不会把它当作一个电商平台,只是会当作一个帮助自己挑选、决策的“种草工具”。选好之后,很多消费者都会去其他电商属性更强的平台消费。“每天都会看小红书,时间30分钟-2个小时不等,比较关注美妆、家居方面的内容。不过经常会忘了小红书有自己的商城,内容分享里没有明显的商场链接的入口,感觉他家商品的品类、入驻的商家并不是很有竞争力。草种的差不多了之后,就会去商场、找代购或者去淘宝购买。”周勤(化名)说道。

  在电商之路上屡屡碰壁的小红书,兜兜转转又把重心放在了内容上。

  直播电商是否是小红书最终的归宿

  诗和远方也要构建在有面包的基础上。在变现之路上一直寻寻觅觅的小红书,并没有彻底放弃电商这条路,毕竟总不能一直为他人做嫁衣。去年,小红书宣布进入直播电商。这会不会成为小红书最终的归宿呢?

  疫情给直播卖货添了一把烈火。在淘宝、快手、抖音、微博等各大企业的助推下,“云购物”走上了“人生巅峰”,几乎成为了现在的一种生活常态。只有想不到,没有卖不了。薇娅淘宝直播卖火箭,让不少人“大开眼界”;富力携手李湘开启“直播卖房”,一个半小时中特价房“秒光”。各行各业的人也都加入到直播卖货的洪流中。这段时间最被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罗永浩直播带货,第一次直播带货1.7个亿。

  可以看出,在疫情影响下,“无直播,不传播”的理念已经深入到各大企业的运营管理理念中。小红书也不例外。不过,讲求格调和品质的小红书,所追求的也是差异化直播形态,并不是以营销为主,更注重分享和聊天。LV也将自己进入中国以来的直播首秀给了小红书,但是1.5万人次的观看数据有些不尽人意…

  总的来说,小红书在布局直播电商这个事情上,并未把握好时机。去年6月,公司做了初期直播测试,12月开始直播内测。在它还在试探的时候,疫情却一下子将“直播电商”推上了风口浪尖,恨不能“360行,行行做直播”。在这种白热化状态下,入局不久的小红书想要弯道超车难度很大。

  先从用户体验来看。小红书中没有单独的直播入口,很难发现这项功能。只有你关注的UP主在直播的时候,他的头像会有小红圈显示直播中,这个时候才能点进去看直播。而且没有回放功能,也没有提醒功能,很容易浑然不知地错过。

  其次,从竞争对手看。抖音、快手、拼多多等早已经开启了直播电商业务,带货能力有目共睹。与之相对应,小红书显得比较冷清,既没有自身的头部主播引流,也没有见诸如罗永浩、携程梁建章这种话题性很强的人物入驻,与那些“锣鼓喧天响”的电商类平台和短视频类平台相比,小红书的直播带货的热度欠佳。

  不仅如此,小红书的供应链和物流能力也是一直被诟病的短板,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小红书的流量变现。

  不过,小红书也并未放弃。人才引进,是其再次发力的关键词之一。目前小红书在电商业务体系已经增添了三位大将,据悉一位主要负责电商前段的拉新获客,一位负责品牌账号、电商链路营销工具的打通,一位负责电商直播业务。虽然超车难度极大,但小红书能否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给大众一个奇迹也并未可知,让我们拭目以待。(投中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