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维权 > 正文

李国庆赴当当拿走公章 称将组班子进驻

2020-04-27 16:40:00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4月26日晚间,当当发布全员信,对当日早晨创始人李国庆闯入当当办公室拿走公章和财务章一事进行说明。当当表示,李国庆发布违法、无效的股东会决议,抢夺公章,侵害其他股东利益、严重影响当当人的心情。

  4月26日晚间,当当发布全员信,对当日早晨创始人李国庆闯入当当办公室拿走公章和财务章一事进行说明。当当表示,李国庆发布违法、无效的股东会决议,抢夺公章,侵害其他股东利益、严重影响当当人的心情。

  该内部信表示,“当当网对李国庆的野蛮行为,采取法律行动。李国庆去年起诉离婚,婚姻诉讼还在进行当中,从摔杯到微博,从要求借款到今天闯入,李国庆一直在制造事端。”

  李国庆在《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表示,2020 年4 月24日召开了临时股东会,“通过新公司章程、作出决议,选举出董事会,并召开第一届董事会会议,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总经理。”

  当当的内部信中则表示,俞渝本人、当当网其他管理层股东,没人知道这个“股东会”的召开,李国庆今天在当当办公室的十五分钟闹剧,不会影响当当的经营、稳定和股权现实。

  以下为当当网内部公告全文:

  各位同事:今天早晨,李国庆带着 4 个穿黑衣的人,突然闯入当当办公区,现场保安阻拦不及,李国庆动手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留下自己事先写好的“收据”,在公司前台张贴了 《 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 》 。

  当当网已经对李国庆的野蛮行为,采取法律行动。李国庆去年起诉离婚,婚姻诉讼还在进行当中,从摔杯到微博,从要求借款到今天闯入,李国庆一直在制造事端。

  当当网 2016 年在美国退市、当当网私有化之后工商登记的股权比例为:俞渝持有 64.2%、李国庆持有27.51%、管理层合计持有 8.29 %。实际上俞渝与李国庆的孩子持有18.65%的股权,按比例在现有登记人当中代持,当当科文实际股权比例是:俞渝持有 52. 23%、李国庆持有22.38%、孩子持有18. 65%、管理层合计持有6 .74%。

  李国庆从 2015 年开始不再负责当当的经营工作,2018年初,李国庆离开了当当给他留置的办公室。他今天发布了所谓《 告书 》,说他在2020 年4 月24日召开了临时股东会,“通过新公司章程、作出决议,选举出董事会,并召开第一届董事会会议,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总经理。”等等。

  俞渝本人、当当网其他管理层股东,没人知道这个“股东会”的召开,李国庆今天在当当办公室的十五分钟闹剧,不会影响当当的经营、稳定和股权现实。

  《 公司法 》 第 43 条规定,修改公司章程必须有公司 2 / 3 表决权以上股东通过。当当网一直存在有效的章程,执行董事为俞渝。李国庆的决议所说事项,涉及修改章程,表决权不足 2 / 3 ,因此“决议”无效。

  当当网郑重说明,李国庆在当当网没有任何职务。李国庆发布违法、无效的股东会决议,抢夺公章,侵害其他股东利益、严重影响当当人的心情。当当网业务照常进行,员工及管理团队一如既往、努力为读者提供优质服务。
 

  链接+

  抢得走公章,抢不走当当?李国庆的这一顿操作有用吗

  隐忍两年多后,李国庆用电视剧《雍正王朝》中“八王逼宫”的戏码,“重回”当当,“罢免”俞渝。

  4月26日,李国庆带人赴当当网抢夺公章,刷爆朋友圈,频上微博热搜。

  李国庆的“夺权”,基本分为三步:首先是召开临时股东会,设立董事会,并确立董事成员为李国庆、俞渝、陈立等,选举他为董事长与总经理;第二步是带人闯入当当拿走公章,按照当当发布的声明,公章被拿走了11个,财务章被拿走了36个;第三步是发《告当当全体员工书》,细数俞渝罪状。

  当当网也迅速反击,报警、挂失公章、召开媒体电话沟通会。在沟通会上,当当副总裁阚敏作为俞渝的代表公开表示,当当管理层都跟俞渝在一起,李国庆离当当越远越好。

  阚敏还直指李国庆“夺权”的动机:今年2月一直向俞渝和公司借钱,或是用于维持早晚读书的经营。

  李国庆随即在微信群隔空回应称,拿走公章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是组班子,第三步就是进驻当当。

  李国庆的一番操作热闹归热闹,但燃财经咨询多名律师,从目前当当网持股比例来看,上述股东会的决议并不成立,也不具备法律效力。

  这场“夺权”爆发后,燃财经第一时间抵达了当当网、早点读书的办公地点。当当网当天发生了什么?当当的股权结构以谁的说法为准?“庆渝”二人离婚诉讼会对此产生什么影响?李国庆暴力夺章背后有什么难言之隐?本文将一一解答。

  事发现场“抢夺”过程仅十几分钟,员工照常工作

  阚敏回忆了26号的事发经过。

  上午10点左右,李国庆带着6人,突然闯入当当的办公区。

  同行的人中包括李国庆的秘书。他的秘书之前经常在公司盖章,非常清楚使用公章的流程,再加上李国庆之前掌权当当,员工不敢对他加以阻拦。就这样,李国庆抢走了几十枚公章、财务章,留下自己事先写好的“收据”,在公司前台张贴了《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整个过程仅十几分钟。

  “抢了东西就跑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不清楚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点,他做事经常很冲动,这是一件非常荒唐的事。”阚敏称。

  事发之后,当当方面已经报案,并对公章做了挂失和补办。 “我们现在在等公安机关最终的处理决定,同时也在向律师沟通他的行为是否违法。”阚敏称。

  燃财经第一时间实地探访了当当所在的北京市朝阳区静安中心。在李国庆的“闹剧”之后,物业人员加强了对到访人员的审核,一听到燃财经要去8楼,对方警觉地问:“当当吗?让他们的人下来接你,我们不放行。”

  据悉,当当在静安中心的8层和21层设有办公区,财务部分在8层,俞渝的办公室在21层,两层办公区均只有一扇门供进出。

  当天下午,当当墙上的《告员工书》已被取下,大门紧锁,并没有见到俞渝等高管的身影,前台的工作人员以“不接待任何采访和自己下午才来并不知情”为由,拒绝了问询。

  一位当当网员工则从内部视角向燃财经提供了一些信息。

  “俞渝对待员工极其严格,逢年过节任何福利都没有,分红也没有,去年第四季度绩效一直拖着,只发基本工资,好多(承诺的)东西都不能落实。”该员工称。

  他还表示,疫情期间,公司的规定是,员工隔离要先用自己的假期,之后再补给员工。但是至今都不让提交补假申请,门槛是当月日均工作14小时以上的人才能提交。“工作14小时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早上9点到,晚上12点才能走。”对方补充道。

  与之相对的是,李国庆在《告员工书》中提出,以“开除、辞退、优化”等方式的人事流程全部终止,已被单方面辞退的员工,可与公司协商,协商一致重新签署劳动合同返岗。对此,上述员工称,“如果李哥回归,我肯定会很欢迎。”

  当晚,阚敏回应燃财经称,上述情况并不属实,去年的绩效与奖金已全部发放。“绩效本身就是有人有、有人没有,不是全员发绩效,绩效发放也没有拖欠。”

  当天下午,燃财经同样走访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三里屯SOHO的“早晚读书”公司总部。

  从为数不多的工位可见,早晚读书团队还属于比较初创的团队,李国庆本人并不在办公室。相关人士以“李总不在”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谁的当当?未离婚前,双方表决权不能简单平分

  抢公章事件的根源是当当网的股权结构,对此,李国庆和俞渝各执一词。

  李国庆在《告员工书》的说法是,李国庆和俞渝共持股91.71%,李国庆实际持股45.85%,同时争取到了两家管理合伙企业——天津骞程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天津微量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支持,因此获得了53.87%的支持。

  需要注意的是,阚敏是天津微量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同时在天津骞程持股20.8%,是第一大股东。天津骞程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名叫张巍,在天津微量持股8.3%,比例高于阚敏。

  阚敏自称对李国庆发起的股东会并不知情,并表示,询问了两个合伙企业的股东,都不存在支持李国庆的可能性。

  燃财经查询公开资料猜测李国庆拉拢的人或许就是张巍,阚敏并未否认,并透露出“除了张巍以外,(合伙企业的)其他股东都不支持李国庆”的意思。

  对于股权结构,阚敏多次表述了俞渝方面的观点,俞渝持股52.23%,李国庆持股22.38%,两人的孩子持股18.65%,管理层分别持股3.58%和2.93%,孩子股份在孩子名下。具体是否平分,还需要法律判决。

  但据天眼查显示,俞渝在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持有64.2%的股权,李国庆持有27.51%,另外,天津骞程和天津微量分别持有4.4%和3.61%,上海宜修占0.28%。

  双方各执一词,且与工商信息并不相符。股权到底应该怎样认定?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一欣律师告诉燃财经,以工商信息为准。

  安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郑玮也表达了同样观点。根据公司法规定,在有限责任公司中,股东可以依据股东名册的记载,以及工商局记载的相应的股权比例,来行使相应的股东权利。换句话说,只要李国庆和俞渝没有离婚,应该还是要以工商局登记和股东名册记载的股权,作为他们各自行使股东权利的依据。

  关于“庆渝”二人的婚姻状况,据阚敏表述,李国庆去年7月提出离婚,目前婚姻诉讼还在进行当中;昨日晚间,李国庆以“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现李国庆先生和俞渝女士尚未离婚,当当股权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一人一半。”公告盖有相关公司印章,应为上午李国庆从当当抢走的印章之一。

  诚然,李国庆和俞渝离婚诉讼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是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91.71%的股权,离婚可以进行该部分股权的分割,但不代表目前李国庆就想当然的持有一半,即45.855%。

  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股权分割可以是各自取得一半股权,可以是折价分割股权转让款,可以是一方补偿另一方股权分割款,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即在离婚案件未最终生效前,一方或双方在公司章程登记的股权项下的表决权是不能简单地对半分割的。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郭韧律师对燃财经表示,“两人没离婚,在内部关系上,一方股权虽然一般为夫妻双方共同共有(具体还要看是否有其他情况或特殊约定),股东一方配偶权利应受保护。但就外部关系上看,股东名册和工商登记材料中均无非股东配偶之记载,夫妻之间的共有关系以及对股权的处分不应对抗工商登记。”

  宋一欣称,这其中有一个变量,不排除双方私下约定股权行使的情况。不过,当当虽是有限责任公司,影响力却相当于一个公众公司,也起到了公众公司的特征,因此,公司的股权变化和股权安排应当向社会公开,而不是私下约定。至于另外两种特殊情况,比如“大股东被司法机关或行政机关限制行权”、“(离婚诉讼)被法院通过生效判决而分割”,当当都有责任向社会公开。

  一顿操作有用吗?股东会决议并不成立,抢了公章也没用

  在当前的股权结构下,李国庆召开的临时股东会议,以及会上形成的决议是否有效呢?

  当当是有限责任公司,一般来说,若当当内部的章程没有特殊规定的情况下,按公司法解释,单独或合计持有公司1/10以上股份的股东请求时,应当在两个月内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也就是说,持股27.51%的李国庆可以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召集程序上是否合法,表决程序是否正当,没有具体资料,无法明确。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俞渝作为大股东之一未到场,会议本身程序上面有可能有瑕疵。郭韧表示,大股东不参加是否会无法形成决议,要看公司章程规定。

  至于决议效力是否有效,要重点解析。

  会议上,李国庆称要成立董事会,由李国庆、俞渝、陈立等担任董事,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与总经理。“这就涉及到修改公司的章程,根据公司法规定,有限公司章程修改必须经代表2/3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因此,上述股东会的决议并不成立,其实是个无效决议。”郑玮称。

  至于李国庆的目的,不是一般的决议,而是接管公司、担任法人。郭韧告诉燃财经,李国庆要想接管公司,正常的程序应该是,提前通知全体股东,召开股东大会,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进行董事会选举,办理工商登记。一般公司章程约定,公司董事长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郑玮表示,无论是按照哪一种算法,俞渝在当当的占股都远远高于1/3,也就是说,只要俞渝不同意,李国庆的如意算盘可能从来都没有希望实现。

  据阚敏描述,“李国庆仅仅是和一两个从当当离职的员工开了一个所谓的临时股东会,制作了网上现在流传的董事会决议,我们在公司的这些员工们、股东们都没有参加,也没有接到通知。”

  “当当现在的法定代表人是俞渝,法定代表人得由董事长或者执行董事担任,李国庆可能是想先抢公章,然后做一个股东会决议成为董事长,下一步拿这个决议去改工商登记成为法定代表人,公司对外的经营权和控制权就能掌握在他手里。”郑玮告诉燃财经。

  那么,抢夺公章与获得公司经营权有无关联?

  郑玮告诉燃财经,一般来说公司对外的经营行为,法定代表人签字或者公章都可以作为对外代表,公章被抢走,短时间内签合同只能俞渝亲笔签字才能代表公司。

  公章被抢之后,当当随即做了声明。郑玮称,因此即使李国庆获取了公章,其对外使用的效力仍存疑。“假设在这期间,李国庆使用公章与别人签了合同,且与李国庆方面签署合同的一方不知公章已作废的可能,合同的效力仍然存在着一定风险。”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李国庆拿走公章的行为,违法吗?

  郭韧对燃财经表示,如果是在俞渝未知的情况下,李国庆的抢夺行为可能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具体是否涉嫌犯罪,要看双方关系认定以及公安认定。

  “抢公章的行为肯定违反了治安管理相关法规,但是从目前情况看没有涉嫌违反刑法,上升不到犯罪的高度。因为刑法中对于抢夺公司公章的行为,没有明确的规定。”郑玮称。

  李国庆何以至此?

  有分析认为,李国庆暴力抢公章背后,原因可能有二,夫妻双方在离婚谈判上没有谈拢,或是早晚读书的项目出现了问题。

  关于庆渝二人的婚姻状态,当当方面的表述是,婚姻诉讼还在进行当中,目前只有等待法庭的宣判。李国庆去年7月提出离婚,此后双方有过协商和解的阶段,但后来被李国庆单方面中止和解。

  阚敏称,当当方面一直在找李国庆沟通,也发过函,都没有用。“他今天提出A条件,我们回复了以后,他又谈B条件;有时今天A条件是这样的,明天再谈条件就变了,很难往下谈。”

  “李国庆在今年2月份一直向俞渝和公司借钱,我理解应该是因为他的公司经营有问题,所以就来借钱维持经营。”阚敏提到一个敏感话题:李国庆今年还开始要求分红,多次向公司借钱,俞渝都没有同意,每次都及时回函说明了原因。

  阚敏口中的公司是指李国庆现在正在做的“早晚读书”。

  有媒体人在朋友圈这样分析:“李国庆搞出这么不体面的事,没准是早晚读书遇到了困难。这种项目靠线下活动挣钱,疫情一起,线下活动举办不了,现金流就会面临断裂风险。”

  “早晚读书”于2019年6月1日正式上线。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公司的大股东为唐虓珲,持股比例达59%,刘浩宇持股40%,李国庆持股仅有1%,职位为经理、执行董事。

  而该项目所在的知识付费领域,面临着用户增长和商业变现的多重压力。今年4月初,李国庆曾告诉燃财经,“投资人怎么想我不知道,早晚读书现在是烧我自己的钱。”

  从当当出走多年后,他也承认,后期已经不再以当当对标,现在早晚读书面临的难题是,“太高端下沉不到四线城市,达不到4000万年用户数的目标”和“平台定位、特色”。

  但问题恐怕没有这么简单,艾媒咨询《2018年-2019中国有声书市场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有声书市场规模为46.3亿元。这个并不算大的市场里,早已经有了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得到、樊登读书等多位头部玩家。

  “庆渝”相争,走向何处?

  “庆渝”相争,受害者众。

  所有管理层的争夺,一定会影响到公司的日常经营,导致治理结构的混乱。郑玮认为,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之下,其供应商会对交易主体产生疑问,不知道谁签的合同才是有效的,会影响公司的重大交易;其次,也会导致公司内部人心浮动。没有人愿意在一家混乱的公司里工作,长此以往,当当很多业务很有可能都无法正常开展。

  郭韧持有相同的观点,她认为,本次事件表面是股东纠纷,离婚纠纷,真实是企业中的股权之争、管理权之争,会加剧对当当后续的运营造成不确定性,也会打击投资人的信心。

  另外,宋一欣给出建议,公事私事要分开。“因为公司是你家的,也不是你家的,你家的事情内部解决,家里发生股权纠纷,不应当以影响公司员工、消费者及社会公众利益为代价,应当自行协商或司法救济,公司的事情则应该考虑社会公众、消费者、员工的利益”,抢夺公章的做法欠妥,但一人董事的治理也需改善。

  李国庆“夺权”释放给外界的信息是,当当退市后一直未设董事会,只有一个执行董事,是俞渝。阚敏确认了这一说法。

  这也相当于当当没有议事机构,拿主意的只有俞渝一人。

  公司法规定,有限责任公司可以不设董事会,只设执行董事。郭韧称,执行董事适用于规模较小或者股东较少的有限公司,有利于公司灵活高效的作出决策,而从长远管理和激励角度来看,董事会适用于公司规模扩大、外部资本进入的情况。

  当然,这并不能成为李国庆另设董事会的理由。“尽管存在公司治理问题,但不代表小股东用这种方式致使公司产生公司僵局是合理的。”宋一欣称。

  宋一欣对燃财经表示,当当是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治理是主要股东之间协商的问题。宋一欣建议,当当应尽快完善治理结构,包括成立规范意义上的董事会,把大股东、小股东、非独立董事、独立董事、员工董事都包括进去,作为一个有社会影响的公司,当当的董事会应该有一定数量的独立董事,还应该有员工代表的董事,股东之间达成妥协,参与管理,而不是大股东一人说了算。

  4月26日,李国庆起初对“抢公章”的行为的回应是,“依法接管当当,太忙不接受采访”,晚些时候在微信群回应称,拿走公章只是第一步,下一步是组班子,第三步就是进驻当当,给俞渝“贴封条”。李国庆表示,自己已经得到小股东的支持,在代表股份方面“肯定超过51%”。

  但多位律师告诉燃财经,目前而言李国庆即使拿到了小股东的支持,依旧比不过俞渝的持股比例。

  可能从李国庆对媒体讲述曾经和俞渝一起看《康熙王朝》“八王逼宫”时,这一场戏就是注定的。而这场戏,大概率会失败。(燃财经)
 

  评论+

  身边人眼中的李国庆和俞渝:他咽不下这口气,她是个典型企业家

  “我只是想以朋友的身份,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更客观的评判这件事情”,2020年4月26日深夜,白鹤良对投中网说。

  4月26日,刚从罗志祥“时间管理”闹剧中走出来的吃瓜群众猝不及防进入了当当“政变”的又一大瓜中。这天早上,当当夫妇股权争斗大战又突发新事端。

  一封落款为李国庆的《告当当网全体书》赫然贴在位于北京静安大厦的当当网总部前台,洋洋洒洒三页纸上,写道,“4月24日,公司依法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选举李国庆先生为董事长与总经理。”同时带走公司公章。(详见“庆渝年”第二季:被抢走几十枚公章,谁的当当?)

  当当要“易权”?

  一时间,市场声音形成三种力量:一方是李国庆回应投中网,“接管当当,太忙了”;一方是俞渝把持的当当网发出声明,称并未易权,已报警、公章已挂失;还有一种事不关己却乐此不疲的吃瓜群众。

  事件发酵后的第12个小时,当当的离职员工、李国庆曾经的直属下级、合作伙伴及现在“来往甚密”的朋友白鹤良找到投中网,称“想帮帮这对夫妻,让这件事情更早的恢复常态化”。

  关于李国庆在当当离职群中被“声援”,二人在公司员工中的认知形象,争夺股权始末,发起“政变”缘起,以及当当网的现状及未来走向,白鹤良一一讲述。

  以下,是投中网与白鹤良的对话:

  谈离职员工声援:李国庆常参加离职群聚会

  投中网:

  听说您上周还跟李国庆一起吃饭?提前知道“夺章”的事情吗?

  白鹤良:

  他今天(4月26日)干得这个事儿,我也是看新闻才知道,挺惊讶的。

  投中网:

  您跟李国庆是什么关系?

  白鹤良:关系有很多层。前下属、曾经的合作伙伴、朋友。我是2013-2015年在当当任职,直接向他汇报。但跟当当的渊源从2010年就开始了,有很多朋友在这家公司,大家都一个圈子,后来顺其自然就过来了。大家在一起共事,他也爱交朋友,后来离职之后,有一些事情他也来找我合作,哥儿几个时不时聚一聚。

  这么说吧,我们在一起,除了家里的事不说,外边的事儿基本都在一起聊。但我跟你们讲的对他的评判,会脱离这层关系,从身边人中局外人审视的角度来看他、看这一系列事情。

  投中网:

  在您眼里,李国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白鹤良:

  我很客观地说,他是一个性情中人。比如说他做当当这家企业,相当于是他的“孩子”,他们那个年代毕业的大学生,身上带有很强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气质,总觉得“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个特质在他身上很明显。能够在1999年就看到互联网的价值,而且是做图书,说明这个人是有远见的,而且有情怀。

  他是北大的学生会主席,之前被很多人叫“北大才子”。他从1999年开始,从0-1开始创业,那个年代能做互联网的都是顶尖人才。

  性格上,很直爽。高兴了就是高兴,不高兴也不憋心里,工作的事儿对下属发一通火,气撒完了哥们还是哥们、员工还是员工,很平易近人。

  他也很清高,当当网他是费了心血的,所以从婚变到被从自己创立的公司中踢出局,对他来说是个很大的刺激。

  投中网:

  据说当当离职群里都是声援李国庆的人,这事儿您怎么看?

  白鹤良:

  说实话,其中有一些情怀在,还有一个原因是,老李(李国庆)本人也在这个群里。

  投中网:

  他是什么时候进群的?

  白鹤良:

  早了,2012年、2013年左右,当时李国庆还在任(当当网总裁)。今天500人的离职群里大家一边倒是有情怀在的,也会受李国庆影响。

  我在当当期间,其实公司有非常多老员工。这些老员工从他创业的时候就一直跟着他,2013-2015年这个时间段,淘宝、京东这些平台其实发展很快,李国庆带着“情怀系”公司,并且还是夫妻店,在这个阶段就有些跑慢了,有些跟不上变革的节奏,是存在发展隐患的,但李国庆还是养着这批人,因为他念旧。

  后来中途有人离开,成立了离职群,后来又有人把他拉了进去。与其说离职群,不如说是当当编外兴趣小组。早几年,这个群年年都会组织大聚会,李国庆还来过几次跟大家一起玩。

  今天这个500人群里这种舆论导向,意料之中。

  谈宫变闹剧:更多的是咽不下这口气

  投中网:

  突然公开发动“政变”,有预兆吗?你们上周见面,他有没有这种发动这种动作的迹象?

  白鹤良:

  一直都没有。他从2020年初跟俞渝又吵了一架之后,开始形容自己的这档事儿为“分别门”。他一直觉得,“我一手做起来的,怎么会这样?”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生气点更多在于,本来是两口子的事业要掺和到生活中去;两口子算钱的事儿却要到工作中;最后说情感的事情,也要说到工作里去。最后自己作为“老公”被踢出自己创立的公司。

  这件事他这半年一直想不通,并且越想越气。你看他还上了个失败的脱口秀——《吐槽大会》,那里边呈现的状态就是他生活中真实的状态,他没地儿去撒气。上完了还是越想越不对,所以突然又干了今天(4月26日)我看新闻才知道的事情。

  现在其实就是夫妻店的问题。俩人会把生活中的关系和损益客观的加大,在跟他们共事过程中是能看到这种弊端的。

  投中网:

  怎么评价俞渝?

  白鹤良:

  一个典型的企业家和生意人。优势在于,她是一个在工作中能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人。生意人做事一定会想着让企业怎么存活下去。

  投中网:

  以俞渝的性格,在公司的时候,员工对她是否有微词?

  白鹤良:

  这得从两方面看。一个好老板绝对不是和颜悦色的,一家企业能做好,一定是赏罚分明。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员工不见得会说他的好,但从企业发展来讲,这种态度又是能做企业的。

  但我从业务到私下,跟俞渝的接触并不多。

  投中网:

  李国庆和俞渝二人共事时,如何分工?

  白鹤良:

  李国庆主要抓业务,比如公司的整体运行、所有对外的商业化。俞渝主抓财务和投资者关系,还包括投融资、并购和一些路演。除此之外,俞渝手里当时还有一个母婴事业部。

  投中网:

  李国庆的《告全体员工书》中说,当当网是让俞渝带坏的,您怎么看?

  白鹤良:

  我觉得也是情绪。还是那句话,从两面看。

  毕竟俞渝来了之后,让当当加速了。她是从华尔街回来的精英,来了之后开始把企业资本化,并用最快速度让当当成为第一家美国上市的中国电商公司。那个年代(2010年)能在美国上市的企业凤毛麟角,这是当当的高光时刻。

  专心做企业之外的一件事情,可以让企业起飞,但也可能会有些盲目。

  上市之前的当当群英荟萃,上市之后问题就来了,财报的利润、营收、业务模式等等一系列问题,可能会撑不起上市之后这么大的盘子。所以有时候李国庆会说“有些后悔当当上市。”话是这么说,但很好的一点是,当当一直是一家非常诚信的企业,不会财务造假。

  回到你问的问题,这两个人在当当的发展历程中,缺一不可。如果说李国庆完成了当当的从0-1,俞渝就是从10-100。

  投中网:

  您怎么看这夫妻二人在舆论中心的公开争夺战?

  白鹤良:

  就像在争夺孩子的抚养权。这家企业两个人一起打拼,半生心血都在里边,他们两个人又都是掌控欲极强的。就像教育自家小孩,都想往自己理想化的方向培养,但谁都不让步。

  比如对股权的争夺,两个人的初衷都是想救一救这个公司,一些股权的变动的初衷可能也是想改变股东结构,让一些外部的资金进来,但具体细节没谈拢。有一些调整,似乎李国庆是不知情的。他总觉的有口气没出,这口气是他没想过俞渝会让他彻底出局。

  俞渝我沟通不多,从李国庆的角度,他很生气。我们几个朋友都经常劝他说,“这个事情你不要对公众做过多解释了”。上周我感觉他状态还好一点,但大多数时间不听劝,就是别不过劲儿的那种生气。

  谈当当卖身:资产良性,但会被婚变拖垮

  投中网:

  这场闹剧的舆论焦点还在于,二人的股权分割问题。目前有三个版本:1.工商信息显示俞渝64.2%,李国庆27.51%;2.2019年11月29日离婚案第一次开庭,消息称俞渝代持儿子20%的股权;3.李国庆张贴告示,称二人平分91.71%的股权,实际各持股45.855%。具体股权怎么分,您是否知情?谁的更可信?

  白鹤良:

  具体谁的多少我不知情,但说谁的可信,可能都不可信,因为都会带一些主观因素在里边。这中间有一些非标的东西,比如儿子的股份,是否真的代持?如若代持,代持儿子的股份中,是不是也有原本应属两人的部分。就像两口子结婚买一个家电,分家的时候拆不开。

  投中网:

  作为经历过当当发展的人,您觉得当当现在处于它生命历程中的哪个阶段?

  白鹤良:

  不能拿它跟淘宝、京东比,淘宝和京东已经很大了,矩阵化产品也很多。京东还在继续做规模、供应链设备、上下游等等。

  当当很聪明,它非常具有一种中国化特色的企业结构——不要做那么大,有在风口的时候,随风一起起飞,但现在的时间节点,就不会去做冒进的事情,就守好某几摊业务,把这几块业务计划、做结构调整,比如把相关业务线和用户的交互再做一些完善。所以,即便在今天(4月26日)的告示上,李国庆也能对外自豪的说,当当依然是一家盈利的企业。

  这也就是说,不管我盈利多少,哪怕只盈利一块钱,我也是盈利的。只要盈利,就能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这跟其他做规模的企业不同,规模越大,亏得越多。

  投中网:

  但现在的年轻人很多购书需求的确实实在在分流向了其他平台。中国是否还容得下这样一家垂直品类的卖书平台?

  白鹤良:

  当当在中国第一大电商的地位现在是没人能撼动,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投中网:

  李国庆新创业的项目“早晚读书”做的怎么样?是不是因为做的不好才回当当发动“政变”?

  白鹤良:

  新项目最近有一些起色,但也还是比较费劲。他做这个项目也有情怀在,大方向上符合政策,政策趋势确实是想把大家的兴趣往读书上吸引,回归到一些最本质化的东西。但这就像改革开放,现代化大门已经打开,电子产品争相涌入,再想让人安静的在图书馆里,会有些困难。互联网要做的是大部分人的生意。他做的可能是一个好的项目,但目前来看,并不是一个好的生意。

  至于这次回到当当“夺权”的举动,还是他心里有口气没出,跟新项目关系不大。

  投中网:

  有人会说即便争抢,现在的当当已经是在走下坡路的“烂摊子”了,争夺回来,这个资产还会有卖出变现的可能吗?

  白鹤良:

  会,之前有跟很多大的上市公司在谈。毕竟当当的财务很良性,所以他们夫妻二人还能再争一争。对于一些大公司来说,不管是资本战略还是业务战略,都是良性资产(注:当当网目前市值约为75-90亿元)。

  投中网:

  那为何卖身海航流产?

  白鹤良:

  原因可能更多会在俞渝这边,关于投融资与资产变更,她是一个非常精明的行家,可能看到了海航一些不稳定因素与财务状况,后来证实海航确实也出问题了,包括海航当时开出的筹码,可能也让他们二人接受不了。

  投中网:

  现在如果打包再卖,当当卖出的难点在哪?

  白鹤良:

  这家公司的股权结构到底清晰不清晰,没有一家公司愿意收一个处于这种纠纷中的公司,这是最大的阻碍。

  投中网:

  最后一个问题,您为什么会接受投中网采访?李国庆知情吗?

  白鹤良:

  不知道,要匿名。我今天看到新闻大吃一惊,就想帮帮这两口子,我只是想以朋友的身份,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更客观地评判这件事情,让舆论恢复到理性中去,我还是希望这些事情能够回归到一种常态化,而不是现在这种比较畸形的状态。(应受访对象要求,白鹤良为匿名)(投中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