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维权 > 正文

丰巢收费新规引争议 律师称应获收件人同意

2020-05-01 16:14:41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根据交通运输部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

  试水用户收费模式的背后,是丰巢面临的巨亏。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这次推出超时存放的收费标准,初衷是为了服务进一步的精细化、改善投递效率,同时也希望推动物流末端市场的迭代。

  南都讯 见习记者黄良东 记者黄玮快递柜作为物流末端,其收费问题一直备受用户关注。近日丰巢科技宣布4月30日起将针对存放超12小时进行收费,消息一出则引发不少争议。更有用户直接“炸锅”,表示收费标准并不合理,不接受丰巢的“超时收费”。丰巢科技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此举初衷是为了服务精细化和投递效率的提升。

  对此,法律人士表示,丰巢作为一家快递柜运营商,对使用快递柜的行为予以收费,本身无可厚非,但如何收费却值得商榷。值得注意的是,消费者的不解背后,也有行业人士透露,试水“用户买单”模式可能是丰巢出于自身的经营压力的考虑。

  试水“用户买单”引争议,消费者直言收费标准不合理

  记者了解到,丰巢快递柜自4月30日开始推出会员制。会员制度主要分为两方面:普通用户可免费保管用户包裹12小时,超时后每12小时收费0.5元,3元封顶,节假日期间不计费,享两次免费超时取件体验;另一方面,对于会员用户来说,会员月卡5元/月,有效期内不限保管次数,当月任意收件,每件可享7天长时存放,有效时长30天。

  对于丰巢超时存放的“收费”规则,有用户表示,部分快递员并没有经过同意就将快递投放到快递柜,这本就违背部分消费者的意愿,如今收费相当于建立了“不平等”契约。也有上班族认为超过12小时的收费标准并不合理,对于早出晚归的他们来说,快递放在快递柜超过12小时是十分正常的事。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丰巢并不是第一次试图向用户收费。去年10月,有用户发现在使用丰巢快递柜取件时,需要支付1元赞赏才能取货。虽然丰巢随后表示,这一赞赏并非是强制的。问题是,“跳过赞赏”按钮被设计成灰色,并放置在屏幕最底部不显眼的位置。有用户认为这样的设计有“诱导收费”的嫌疑。

  丰巢回应:存放超时收费系出于服务精细化考虑

  对此,南都记者采访了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这次推出超时存放的收费标准,初衷是为了服务进一步的精细化、改善投递效率,同时也希望推动物流末端市场的迭代。

  对于快递员没有经过沟通和同意就将快递投放到快递柜的现象,上述负责人表示,会员服务消费者可在线上进行选择,未经消费者同意的情况下,不产生任何费用。多次滞留包裹在柜占用资源的用户,丰巢将在两次免费取件过程中询问消费者是否要选择延期保管服务,如仍不同意使用的用户也可以选择不再允许其快件投递入柜,快递员也只能联系用户选择其他派送方式。

  有关存放快递超12小时要收费的标准,有用户表示这一时间设定过短并不合理,丰巢科技负责人表示这一时间的设置则是出于节省格口、提升投递效率的考虑,“目前上午9点至11点是快递员的投递高峰时间,12小时后即晚上9-11点期间,一般来说用户可以取走快递,第二天可以节约格口给快递员进行投递。在服务精细化方面,会员服务也享有相应权益,如寄件的折扣券等。”

  另外,丰巢方面表示目前12小时的存放时间是基于投递高峰期来设置,不过一直在收集整理用户的意见和建议,后续或会进行业务完善,提升用户满意度。

  丰巢收费合理吗?法律人士这样说

  对于丰巢收费引发争议一事,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毛鹏律师认为,丰巢作为一家快递柜运营商,对使用快递柜的行为予以收费,本身无可厚非。但是,丰巢如何收费,却值得商榷。快递柜收费这种做法,实质是方便物流公司而不是方便消费者,所以即便要收费,应该是向物流公司或快递员收费而不能向消费者收费。从法律上看,消费者事前没有书面或口头同意使用快递柜进行物品储存服务。

  事实上,根据交通运输部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

  对于目前部分快递员使用快递柜储存物品时,并未征询过消费者同意的情况,毛鹏指出这本身存在违规行为,如果丰巢公司在违规行为基础上又缺乏合同依据强行向消费者收费否则不允许消费者取件,更是违法。此外,如果丰巢对于超过12小时的储存行为,要求强行收费,一旦消费者拒绝并且因此无法取货,是否会导致消费者向网上购物的店主进行索赔,毕竟消费者确实没有取到物品。而且对于一些有保存时效容易变质的物品,一旦丰巢因为消费者拒绝支付超时储存费而拒绝取件,导致物品变质毁损,损失由谁承担,将来又会产生争议。

  因此,毛鹏律师建议,从规避争议角度出发,在消费者网上购物时,询问消费者收货地址是否愿意选择快递柜,是否愿意承担超期付费服务,如果消费者选择愿意的,则视为双方达成约定,丰巢收费有理有据,如果消费者不同意选择的,则丰巢不能强行收费。

  收费模式推出,丰巢巨亏之下的无奈之举?

  值得关注的是,试水用户收费模式的背后,是丰巢面临的巨亏。根据此前公开资料,截至2018年5月31日,丰巢资产总额是63.11亿元,而负债总额却高达17.32亿元。同一时期,丰巢经营数据也令人大跌眼镜:前5个月的总营收为2.88亿元,净利润亏损为2.49亿元。

  这种巨亏,即便是丰巢背靠的快递业巨头们,也有点力不从心。

  2015年6月,顺丰、中通、申通、韵达、普洛斯五家企业共同投资5亿元,创建了丰巢。此后两年,丰巢获得两轮共45.7亿元的融资。但从成立开始,丰巢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到2018年末,其累计亏损已超过10亿元。

  难以忍受巨亏的大股东也选择了逃离,据启信宝最新数据显示,包括鼎晖、普洛斯、圆通等10家公司在内的股东已退出丰巢,联合发起人名单中只剩顺丰。

  对丰巢而言,它还面临着一个更大问题。其最大靠山顺丰日子也不好过:相比2017年的3000多亿元市值,顺丰股价在持续走低后,市值目前仅为2000亿元。最新财报显示,顺丰一季度净利润9.07亿元,同比下降28.16%。

  双向收费争议背后:快递毛利下降、免费模式受欢迎

  从商业模式上看,丰巢的巨亏,跟前期增设新快递柜的费用所致,业内人士表示,一个社区快递柜成本的投入可能高达几十万元。与其他行业不一样的是,这是一个运营成本不随规模扩大而成本减小的行业,场地租赁费,具体每个小区都不一样,有些物业费用是固定的,有些因为其他快递柜想进入,也就年年水涨船高。

  目前快递柜主要盈利模式是向快递员收取“保管费”,一组100个格口的快递柜,使用率加入每天都是100%,按“保管费”0.3元-0.6元算,一个月收入才一千多元,收回成本要三四年,且还要考虑设备维修、升级等成本。

  但在快递业内,随着价格竞争态势的加剧,快递费逐年下降,2019年快递单价比2012年降幅就达35%;与此同时,2018年行业毛利率骤降至5%。快递费越来越便宜、毛利率下降,在此状况下,快递柜运营商如果向快递公司加大收费,恐怕快递公司也难以承受。

  如果除了靠存取保管费外,没有其他盈利渠道,收费模式就容易陷入困境。但如上述法律人士所说,丰巢转向消费者进行二次收费显然存在法律争议。在购买快递时已支付快递费的消费者,为何还要再次付费呢?

  另一方面,丰巢的主要竞争对手菜鸟方面则宣布,继续为消费者免费保管。4月29日,菜鸟驿站表示,遍布全国社区的站点将继续为消费者免费保管服务,不会诱导、强制消费者付费。在免费模式的竞争下,巨亏的丰巢能否靠收费延续也是一个问题。(南方都市报)
 

  评论+

  丰巢快递柜超12小时要收费,不妨让市场投票

  传说中的“靴子”终于落地,丰巢快递柜要收费了。

  从4月30日开始,丰巢启动会员制服务:普通用户,可以免费保管12小时;超时后,每12小时收取0.5元,3元封顶。而对于丰巢会员,月卡每月5元、季卡每月4元,7天长时间存放不限次数。对于丰巢的收费会员制度,市民看法不一,不乏“这样收费的话,日积月累的一年也蛮多的”“非常不合理,我已经付过快递费了,还要再收我保管费吗?”“我们小区门口又不是不能放,这5毛钱,我确实不开心出”等不满和质疑的声音。

  作为消费者,也是平等的民事主体,市民当然有质疑商家收费的权利。平时上街买把菜,价格不合适,数落几句也很正常。平心而论,丰巢方面的会员收费标准,看上去不算太贵,平摊在一年中,也没几个钱,但物件搁在快递柜中,费用积少成多,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客观上,快递费和会员费、超时保管费等叠加,无形中增加了网络购物的成本,这也是让许多“精打细算”的市民感到不痛快的因素。

  但是,不满归不满,质疑归质疑,根据市场法则,身为市场交易的主体,商家有收费的自由。从成本上看,丰巢快递柜的设立,并非公益事业,“入驻小区都是按年付场租和电费,包括维护的成本、还有平台运营和技术开发的成本”,而“目前快递柜合理使用率低下,面临经营成本上的压力”,也是客观事实。如果商家提供免费服务,或者推广“折本买卖”,就算再好的公益心肠,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

  对于很多消费者来说,快递柜的设立,的确解决了“不在家取不了快递”的现实痛点,而疫情防控期间的特殊要求,也让“减少见面接触”的快递柜变得合理且必要。如果免费的丰巢快递柜运营不下去了,到头来消费者也不方便。

  不过,快递柜要合理收费,不能搞“强制”那一套。不可否认,在一些市民的质疑中,夹带着对商家“强制收费”的担忧。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消费者不仅有公平交易权,还有知情权和自由选择权,可以自由选择商品的品种、服务方式及其提供者,《邮政法》中也有类似规制条款。如果未经消费者同意、擅自将快件投入智能快件箱等,形同于“绑架”客户强制消费,包括消费者的知情权和自由选择权,理应受到邮政管理部门的依法查处。

  市场的归市场,法律的归法律。对于丰巢方面的“超12小时强制收费”,大可不必感到紧张和担忧。只要确认丰巢方面没有与物流企业合伙“绑架”消费者,强制市民使用快递柜,市民们完全可以决定是否选择相关服务。之前,就有用户在订单留言,备注“不要放丰巢”,这也是不无理性的选择。政府有关部门,则可以扮好“守夜人”角色,做好监管方面的服务,并不需要介入“叫停”。

  社会总是在不断创新中前进的,公众对新事物的接受,也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快递柜收超时保管费了,也别急着否定,不妨让这个“掉钱眼里”的决定再飞一会儿。(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欧阳晨雨)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