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维权 > 正文

亚马逊封杀部分口罩商户 中国卖家聚集深圳维权

2020-05-08 16:17:56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亚马逊售卖口罩条例开始变得越来越严格,这次被封的大部分卖家,都说自己“没有接到亚马逊官网的提前通知及预警”,账号直接被封杀,货物被扣留,账户上的货款被冻结,无法提现。

  在亚马逊平台售卖包括口罩面罩等防疫物资之后,平台判定有违规行为,商家账号相继被平台冻结,款项无法提取,甚至账号被删除。

  5月7日中午,60多位亚马逊中国卖家,来到深圳市南山区来福士广场大厦聚集,这里是亚马逊的深圳办公室所在地。他们身穿白色T恤,上面写着 “亚马逊还我血汗钱”。他们有着共同的遭遇:在亚马逊平台售卖包括口罩面罩等防疫物资之后,平台判定有违规行为,商家账号相继被平台冻结,款项无法提取,甚至账号被删除。据称“单个账号最多的涉及千万资金”。这些中国卖家们试图通过平台申诉无果,于是出现了上门维权的场面。

  那些被封杀的中国卖家们

  从2月份开始,包括意大利在内的国家疫情开始蔓延,3月份,美国和欧洲开始大面积蔓延。于是口罩等防疫物品在亚马逊等平台成了紧俏商品。中国商家纷纷开始包括口罩等防疫物品的销售。在3月份,只要通过了口罩上架的类目审核,便可以在亚马逊平台销售口罩等物资。有不少中国卖家,通过第三方代理平台实现了过审,开始进行口罩销售。

  一位张姓上海卖家说,他有国内口罩工厂的渠道,最初只是给国外朋友寄一些口罩,后来想到可以在跨境电商平台做口罩生意。于是从3月份开始,在亚马逊平台售卖口罩,“卖了大概20多天,3月底有一次汇款,4月份回款突然被预留(冻结)了。”

  来自惠州的Linda,在3月份通过了口罩类目审核,售卖一次性民用口罩,曾一天卖3000单。然在4月份,她的账户突然被封。理由是销售的商品违规。“如果不让卖口罩,为什么要提交产品资质材料FDA、CE证书等一堆资料,审核之后才能销售口罩?”linda表示不解,为什么当初亚马逊不直接关闭口罩类目?Linda称,当初类目审核服务商坦言,只要通过了类目审核,便可在亚马逊卖口罩。账号被封之后,后续申诉维权并不是服务商的责任。

  来自深圳龙华区的王喆,从2017年开始在亚马逊上做生意,疫情期间卖口罩、面罩等防疫物资,4月中旬被封号。王喆从4月中旬开始申诉,至今未果。

  胡先生所在的美幻(上海)电子商务,是一家外贸公司,因为之前经营的生活类别的产品销量下滑。刚好周边有口罩工厂资源,于是在2月初,开始在自营的亚马逊店铺进行口罩销售。“我们的账户4月23日被冻结,涉及冻结金额有300多万。”

  据胡先生介绍,他们曾在3月底接到亚马逊官方电话,只允许生产型公司在平台销售口罩,若要售卖口罩等物资,需提供相关资质。“因为我们是中间商、贸易商,不是生产商,就不卖了。”虽然他们立马停止了口罩销售,但公司2月下旬到3月份售卖口罩的回款还是被冻结了。

  亚马逊售卖口罩条例开始变得越来越严格,这次被封的大部分卖家,都说自己“没有接到亚马逊官网的提前通知及预警”,账号直接被封杀,货物被扣留,账户上的货款被冻结,无法提现。截止到3月10号,据亚马逊官方发布的消息,为解决口罩价格上涨的现象,平台已经删除了53万个基于冠状病毒价格欺诈的高价商品,并且关闭了2500个亚马逊账户。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中国卖家。

  随着被封杀的中国卖家越来越多,由于申诉无效,涉及金额较大,他们开始在网络上集结,组建成微信群,仅在一个亚马逊卖家的微信群里,维权人数接近400人,数据还在不断增长。部分在深圳或周边城市的人员,约定进行线下集体维权。于是,不少被封号的亚马逊卖家从深圳宝安、龙华、龙岗,临近的惠州等地赶来,想找亚马逊官方讨个说法。目前亚马逊官方,还没有在公开回应这件事,微博上维权的内容已经被清除。但业内人士评估,“有部分钱可能拿得回来,违规的账号回旋余地不大。这么闹可能会导致平台进一步加大监管,反而有可能使其他中国卖家受牵连。”

  对于这次卖家维权,却没有得到亚马逊其他品类的中国卖家的支持。在深圳龙华的卖数码产品的胡兰(化名)说:“亚马逊其实提前有过多次警示,这次卖口罩被封杀的,很多是咎由自取,当然可能有部分是误杀。”她解释到,亚马逊是系统扫描,判定是否违规。疫情中也加大了人工巡查和审核。之前她也听说了各种关于卖家炒作防疫物资的行为。“有些人太贪了。”

  越收越紧的亚马逊政策

  中国卖家是亚马逊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2019年的数据,亚马逊头部Top10000的卖家,其中38%是中国卖家。而深圳是中国外贸的重镇,业内人士估计有超过一半的亚马逊卖家来自深圳。亚马逊深圳办公室的设立,也正好说明这个原因。但另外一方面,随着大批量中国卖家进入,鱼龙混杂,各种违规的方式方法出现了:刷单、索要好评、恶意点击竞品CPC广告、故意使用敏感词给竞品评论等现象。

  这次疫情中关于口罩的政策就是最好的案例。亚马逊关于口罩销售的政策,一直根据形势在变化。随着疫情蔓延,中国作为口罩出口大国,在亚马逊的行情也水涨船高。但部分卖家浑水摸鱼,搞乱了市场环境,最后导致官方政策越收越紧,甚至矫枉过正,包括部分无辜的中国卖家受到牵连遭殃。

  根据之前国内媒体的报道,“沃尔玛售价2.97美元一盒的口罩(20只装),在(亚马逊)电商平台上被中国人炒到了50美元一个,几乎暴涨了350倍。”而在今年4月,美国疾控中心CDC发布了一份官方文件,其中点名了多个中国品牌,涉嫌口罩造假。

  亚马逊曾在3月6日发布公告,“随着卖家对重要安全防护商品的需求不断上升,我们发现商城中部分第三方卖家有过分抬高价格的行为。过分抬高价格明确违反了我们的政策、违反公共道德,甚至在某些情况下也属于违法行为。因此,对于过分抬高价格,违反亚马逊商城公平定价政策的卖家,我们将暂停其销售账户,并移除所有商品。”

  3月底,很多口罩热门商品就被亚马逊强制下架。4月3日凌晨,亚马逊宣布停止向美国普通消费者提供N95口罩,优先医疗机构采购。不仅仅是美国亚马逊,还有新蛋等主流的跨境电商平台,均下架中国卖家的口罩及消毒产品。一些通过了口罩上架的类目官方审核,按规定操作的中国卖家,在4月份账户也被冻结,理由是“不能销售口罩产品。”这也是这次维权的争论点之一,被怀疑是钓鱼执法。“为什么当初亚马逊不直接关闭口罩类目?”“搞那些审核的意义在哪?”

  重罚之下,包括非口罩类商品也受到波及。不少卖家发现自家商品被删,是因为在商品简介中写了“新冠病毒”等敏感词汇。甚至一些卖面膜的中国卖家,因为商品介绍中含有mask(可以翻译成口罩或面膜)等关键词,同样也被强行下架。

  根据跨境电商媒体平台雨果网的报道,“亚马逊日前有大批量卖家被冻结,金额高达上亿元。其中,被冻结几千至几万美金的中小卖家占大部分,也有一些被冻结了几百万美金的大卖家。这次封店,不止包括了N95口罩卖家、一次性医用口罩卖家,也包括销售普通棉质口罩的卖家,甚至还有洗手液、耳温计卖家。”

  在亚马逊上,口罩并非是全部被封杀,在蓝海亿观网上,有业内人士总结了卖口罩的规则:

  1.非医用、非N95级别口罩,不需要FDA注册许可,但需NIOSH认证,同时不得出现在防疫、医用相关品类中,也不得出现医用、防疫等相关描述;

  2.医用口罩、N95级别口罩需要FDA注册许可,在FDA医疗器械分类中属于Ⅱ类医疗器械 ;

  3.即便证件齐全,有销售资质,但个别口罩质量不合格,被抽检到了,也会受到严厉处罚;

  4.医用口罩、N95级别及相关医用物资,不对消费者展示及出售,只能卖给亚马逊;

  5.不得哄抬防疫物资价格;

  总结下来就是一句话,在严格遵守规则的前提下,可以卖口罩,但风险依然很大。

  遥遥无期的申诉之路

  按照亚马逊的流程,账号被封杀后,可以通过网站申诉,一般在2周左右。但这次疫情期间,亚马逊申诉数量激增,大多数卖家等待了2-4周,还没有得到回复。据了解,疫情期间申诉缓慢原因可能在于亚马逊平台的应急机制。疫情中口罩类别单量暴增,不排除亚马逊平台为防止恶意刷量,进行了紧急的资金冻结。

  亚马逊一直是严格保护消费者,所有卖家必须遵守平台规则,没有太大灰色操作空间。一旦踩到政策管控的红线,可能钱货账号都会受影响。其实,包括中国卖家在内亚马逊全球卖家,被封号的历史由来已久。来自龙华的李先生在亚马逊上做家具、玩具的生意。2019年11月,5个账号”毫无征兆”被封。“平台说我们侵权,因为我们卖货后别人注册了商标。“李先生通过申诉,提供相关资料,目前仅申回2个账号。惠州廖先生,在账号被封后试图通过第三方服务商申诉,对方以此类商品“救活率太低”直接拒绝。

  “亚马逊平台保护消费者为前提,要确认交易没问题,等消费者收到货,才解冻我们的账户余额”,可当胡先生所在的公司熬过了账户余额审查,却遇到了3月下旬账号被冻结的情况。

  他们通过与第三方服务商沟通,分析账号被冻结的原因。亚马逊平台给出的理由是“欺诈”,平台除此之外没有做过多解释。“它的预设是你做了坏事,可能还做了其它他们不知道的坏事,希望你自己主动说出更多相关事情。”

  亚马逊平台的公平定价原则解释权在平台手上,是一个口袋条款,这个政策并无对卖家售价进行量化标准。据胡先生介绍,他所在的公司在亚马逊上售卖口罩并无数量提示,即假如买家花了10元美金收到货后,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个口罩。也可能“欺诈”,违反亚马逊平台公平定价政策的原因。

  据了解,维权活动持续到当日下午,政府有关部门出面进行了调解,亚马逊方招商经理约定第二天(5月8日)进行沟通。但是到了晚上这些卖家接到消息,“亚马逊深圳办事处5月8日停止办公”,维权的卖家们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胡先生称,“如果此次沟通没有得到反馈,我们在九月会去美国进行仲裁。”(南七道)
 

  链接+

  “亚马逊还我血汗钱!”口罩卖家聚集深圳声讨维权

  在劳动节复工后还没缓过劲来,今日下午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情。

  一批亚马逊卖家聚集在深圳南山来福士广场,原因是因为家售卖防疫物资导致账号被冻结,亚马逊永久不打款!

  他们身穿黑字白T,打着白字黑伞,上面各印着“亚马逊还我血汗钱”“亚马逊跟卖漏洞嫁祸卖家”等触目惊心字眼,乍一看还以为是哪家公司拖欠工资前来讨债的节奏。

  而真相是:这批亚马逊卖家们想讨一个说法,二让招商管理人员帮他们“解冻”账号,并且返款。

  01为什么要聚集反抗?聚集反抗有用吗?

  历史总是重蹈覆辙的,在去年8月亚马逊就曾“误杀”一大批卖家,在没收到任何绩效通知的情况下,店铺前台便显示不可售。

  当时这件事激怒不少卖家出来反抗,最后如料得以高效的解决,隔天卖家们美滋滋的继续售卖他们产品去了。

  这次虽是重蹈覆辙的操作,但此次整件事的性质却是似是而非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整件事件的背后,是深圳“罩王”最大的口罩资本家组织的一场“反抗局”,原意是想替被“误杀”的无辜卖家求得一个可以“平反”的机会。

  不过也招来不少因“违反规则”而被封店的卖家钻了空子。哪管得着自己是不是违规、有没有乱哄抬价、质量有没有过关。反正上就是了!难得的讨钱机会,不上白不上!

  甚至还出现,爱凑热闹的吃瓜群众。

  所以虽然这次官方极大可能会迫于舆论压力,帮一些无辜的卖家“解冻”返款,但是对于那些自己违反规则却想浑水摸鱼的,怕是无功而返了。 争对此事,亚马逊官方站出来表示:

  为了帮助消费者在疫情期间更好地找到他们所需要的商品,亚马逊进一步提高了对于个人安全及家居产品的新品创建要求,涉及手套、肥皂、纸类、温度计等相关产品。卖家可以在卖家平台的帮助页面找到更多信息。亚马逊要求第三方卖家遵循相关的法律、法规以及亚马逊商城的规则。我们会持续进行7X24小时的监控并将移除违反规定的卖家。

  所以说,此次卖家们的集体反抗,不一定是无用功!如果是亚马逊机器误判的行为,导致一部分合规卖家遭殃的,可以联系相关招商经理进行申诉,相信合规卖家可以正常维权。

  02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针对此次事件,目前市场上出现的两种声音。

  1.卖口罩的卖家称:亚马逊官方是养肥了一波韭菜,最后割收自己贩卖。

  2.而不少吃瓜的卖家称:你口罩质量过关了吗?己是不是违规?有没有乱哄抬价?都想抓风口,结果掉风口里。

  03口罩俨然已不是单纯的经济交易行为

  小易酱在先前的文章中也反反复复的强调,承担不了风险的卖家切勿轻易尝试贩卖疫情物资,一锤子买卖的暴利下场极可能是想割韭菜的心却只有被割的命。 因为,如今口罩俨然已不再是单纯的经济交易行为。

  在目前多方因素的影响下,口罩出口这一门看似简单的生意,早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行为,而俨然成为混杂了政治、法律、科技研发、新闻舆论乃至意识形态等多方复杂因素的角力过程。

  4月19日,海关总署通报近期查获的第二批违法违规出口医疗物资典型案例。接下来海关还将采取进一步惩戒措施,让违法者“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政府已经插手严控疫情产品,而亚马逊官方也开始禁止对疫情产品乱哄抬价。

  疫情期间,亚马逊加大了对物价的监控力度,不仅拓展员工专门监测,而且在系统后台的技术上,也是不断更新,目前已经能够实现各平台同品类产品最新价格、历史价格的自动比对,一旦发现哄抬物价行为,卖家店铺第一时间会被暂停销售。

  04暴富的故事依然在挑动着人们的神经

  口罩上游行业的击鼓传花近乎疯狂,口罩的原材料之一的熔喷布,价格已经从一月份的不到两万一吨,超过了50万一吨,最高报价甚至一度到达70万一吨。连熔喷布的上游产品,高溶脂纤维和聚丙烯材料等,价格也在飞速上涨。

  国内不少厂家苦于无米下炊,只好放眼境外。但进口的熔喷布各项指标往往达不到要求,产出的口罩难以通过技术检测。以次充好的复合熔喷布和假布更是大行其道。

  中间商层层加码,乱象频出,境外交易又几乎被卡死。一边严出,一边严入。

  但暴富的故事依然在挑动着人们的神经。

  于是在有限的实盘交易基础上,产生了十倍百倍的虚假泡沫盘。口罩生意已经几乎扭曲到了外行一入场,就会被割韭菜的地步。

  口罩、熔喷布、无纺布虽然产量有限,但随着机器不断轰鸣,每天都在生产、积压;海外的买家仍在持币观望,且设下大量法规限制;全球的炒家依然在前赴后继入场,希望分得一杯羹。(跨境阿星)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