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维权 > 正文

股东维权团体抨击FB薪酬制度 指小扎安保费太高

2020-05-28 15:20:28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ISS表示,其高管薪酬继续“缺乏客观的业绩衡量标准”。调查还发现,Facebook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安全成本(2019年为2050万美元)高得出奇。

  据外媒报道,股东维权团体、企业监管机构机构股东服务公司(ISS)日前建议股东在本周和下周召开的多家科技公司年度股东大会上对Netflix、康卡斯特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高管薪酬投反对票,同时抨击Facebook的薪酬缺少客观衡量标准。

  ISS是少数几家基于广泛研究以建议股东如何就股东大会上提出的关键问题进行投票的公司之一。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这些活动将在2020年首次在线召开,股东们科技就薪酬、董事选举和其他提案发表意见。

  Facebook的年度股东大会于美国当地时间周三举行。ISS表示,其高管薪酬继续“缺乏客观的业绩衡量标准”。调查还发现,Facebook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安全成本(2019年为2050万美元)高得出奇。

  在Facebook,ISS对确定高管薪酬的过于宽泛的优先事项提出了异议,这些优先事项包括:在互联网和我们公司面临的主要社会问题上取得进展;建立有意义地改善当今人们生活的新体验,并为未来更大的改善铺平道路;通过支持数百万依赖其服务增长和创造就业的企业来继续扩张;以及更透明地就Facebook正在做什么以及其服务在世界上发挥的作用进行沟通。

  ISS指出:“与前几年一样,这些模糊的指标没有具体的衡量标准,也没有量化的目标,绩效是根据薪酬委员会的自由裁量权来确定的。”

  薪酬话语权投票必须至少每三年举行一次。Facebook上次投票是在2019年,下一次是在2022年,所以它不会出现在最新股东大会上。投Facebook票中的股东提案要求董事会采取做法,改善董事会的问责制,要求引入独立人士担任董事长,并通过董事选举的多数票要求。ISS还建议批准一项要求Facebook发布政治广告风险报告的提案,“因为该公司面临重大争议,在对政治广告实施合理限制方面似乎落后于同行”。

  除了Facebook,ISS也对Netflix、康卡斯特和Alphabet的高管薪酬问题提出批评,并建议股东投反对票。

  Netflix的年度股东大会将于6月4日召开,ISS称这家流媒体巨头自称的“非常规”治理理念与标准普尔500指数(指大多数其他公司)越来越不同步。它建议投票反对高管薪酬,并拒绝投票支持首其席执行官里德·黑斯廷斯(Reed Hastings)和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斯(Ted Sarandos)担任董事,以表达对“董事会在解决关键治理问题方面缺乏有意义行动”的不满。

  去年,大多数股东投票反对高管薪酬,并拒绝支持Netflix的董事提名名单(包括蒂莫西·黑利(Timothy Haley)、莱斯利·基尔戈尔(Leslie Kilgore)、安·马瑟(Ann Mather)和苏珊·赖斯(Susan Rice))。这四个人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获得连任,所以这次投票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

  所谓的薪酬话语权投票不具约束力,但公司确实关心它们。据ISS称,Netflix在今年早些时候的最新委托书中回应了批评,并澄清了其薪酬政策,但这还不够。ISS认为,这家流媒体巨头利用了“有问题的薪酬结构,包括过高的基本工资和使用完全获得行权资格的股票期权”。

  去年,近90%的Netflix股东还投票支持了一项股东提案,该提案要求董事会采用简单多数投票标准(相比之下,大多数措施都是以66.67%的绝对多数通过)。不过,这项提案没有被采纳。

  ISS表示,Netflix以技术快速发展和媒体格局变化为由,认为其治理结构帮助公司不断调整服务,以满足消费者的动态需求和愿望。ISS指出,可以说,董事会热衷于不让任何外部力量破坏这一势头,Netflix是过去十年表现最好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ISS说:“话虽如此,允许一家公司固步自封并不是股东愿意承担的风险,尤其是在媒体行业。”

  据报道,随着新冠疫情爆发并重创经济,导致科技行业从业者进入大规模休假状态,失业率也随之飙升,从康卡斯特、迪士尼和福克斯到Live Nation、iHeartMedia和AMC Entertainment等多家公司的高管今年已同意放弃或大幅削减薪酬。但目前还远不清楚这些举措是否会导致媒体和娱乐委员会奖励其主要参与者的方式发生任何形式的结构性变化。

  对于康卡斯特,ISS对NBC环球(NBC Universal)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伯克(Steve Burke)去年提出的2019年4300万美元的一揽子薪酬计划提出了异议,这超过了康卡斯特首席执行官布莱恩·罗伯茨(Brian Roberts)的标准。ISS说:“就整体薪酬而言,普通高管获得等于或高于其CEO的薪酬,对股东来说可能是代价高昂的。”

  ISS也不认可康卡斯特的一名非雇员董事在2019年获得了672523美元的总薪酬,这被认为是“根据行业数据得出的异常值”。康卡斯特的年度股东大会将在6月3日召开。

  至于Alphabet,ISS简单地表示,谷歌母公司的薪酬委员会“对薪酬计划的管理不善,这一点从对薪酬过高、没有充分基于绩效进行衡量中可见一斑”。该机构指出,Alphabet授予新任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 )总计近2.5亿美元的奖励,这是以多数时间为基础的,并称该公司2012年股票计划的估计成本“过高”。Alphabet股东大会也在6月3日进行。

  亚马逊的股东大会也在美国当地时间周三举行,ISS对该公司高管薪酬问题持谨慎态度,但其确实支持一项股东提案,该提案要求亚马逊提供更多信息,说明该公司如何管理从面部识别技术到工人和供应链问题等与人权相关的问题。(腾讯科技)
 

  链接+

  Facebook股东要求取消扎克伯格董事长的提案依然没有通过

  DoNews据Business Insider报道,美国当地时间周三召开的首次在线股东大会上,Facebook股东要求进行改革,包括设立独立董事长,取消超级投票权股份,以及更换没有获得多数股东支持的董事。

  然而所有董事都获得了连任,股东的提案没有任何一项被通过,这也包括取消扎克伯格董事长职务的提案。

  这次股东大会上,Facebook还针对股东提交的另外几项提案进行了投票。提案要求股东在公司决策方面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并且在政治广告、人权、民权问题以及性别、种族多样性方面提高透明度。

  Facebook将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中报告具体的投票结果。

  即便许多股东坚持认为Facebook规模过于庞大,影响力与日俱增,但扎克伯格的个人影响力缺乏制约,双重股权制度使他拥有公司超过50%的投票权。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