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维权 > 正文

三星李在镕又逃一劫 法院驳回批捕请求

2020-06-09 16:42:51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首席法官元贞淑当天表示,检方提出的逮捕嫌疑人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不够充分。报道称,检方将进一步调查李在镕在多大程度上介入操纵市场和会计造假。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9日驳回检方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批捕申请,决定不予批捕。

  法院的逮捕必要性审查结果出炉后,在位于京畿道义王市的首尔看守所等候的李在镕随即返家。检方对前三星未来战略室室长(副会长)崔志成、战略组组长(社长)金钟重的批捕申请也被驳回。

  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首席法官元贞淑当天表示,检方提出的逮捕嫌疑人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不够充分。报道称,检方将进一步调查李在镕在多大程度上介入操纵市场和会计造假。

  5天前(6月4日),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以涉嫌违反《资本市场法》和上市公司外部审计相关法律为由,向法院提请批捕李在镕及两名三星前高管(前三星未来战略室室长崔志成、战略组组长金钟重)。检方认为,2015年三星集团旗下三星物产公司和第一毛织公司违规合并,以及三星生物制剂公司为抬高市场估值而财务造假等一系列操作都在为李在镕从父亲李健熙手中接掌三星集团创造有利条件。

  自5月26日李在镕以被控告人身份非公开到案接受审讯到现在,经历了半个月的拉锯战,李在镕及三星家族终于可以暂时缓一口气。

  李在镕案仅是韩国整改财阀的冰山一角,李在镕被暂时“大赦”之外,是三星财阀在韩国政商暗战的短暂胜利,韩国政府和三星集团等几大财阀的较量还在继续。

  5年前的“旧账”

  据韩联社报道,此次李在镕面临的指控主要有两项,一是三星物产公司和第一毛织公司违规合并;二是三星生物制剂公司为抬高市场估值而财务造假,导致其市值“膨胀”约4.5万亿韩元(36.4亿美元),李在镕是三星生物制剂第一大股东,持股23.2%。

  事实上,针对李在镕的这两项指控都是“旧账”,因为三星物产公司和第一毛织公司的合并,李在镕已经经历过一次“牢狱之灾”。

  时间追溯到2015年7月17日当天,三星集团旗下三星物产(三星Moolsan1951年成立)和第一毛织(1954年成立)在同一天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且都表决通过了两家公司的合并方案。根据表决,这两家公司将于9月正式合并,改名为“三星物产”。按照计划,李在镕会持有新公司19.4%(最后实际为16.5%)股份,成为最大股东,李健熙长女李富真和次女李叙显各持有5.5%的股份。

  三星物产公司和第一毛织公司的合并,引发了美国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的不满。Elliott Management持有三星物产7.12%股份,其认为,三星为了让总裁家族成员能够继承三星电子的经营权,以不利于股东的换股比例推进了两大公司的合并程序。

  2015年6月,Elliott Management向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提出了“关于禁止三星物产通知股东召开股东大会以及禁止股东大会议事的申请”。但该申请于2015年7月1日被驳回。随后,Elliott Management提起上诉,但这一上诉同样被驳回。

  据韩国媒体报道,三星物产公司和第一毛织公司能够顺利合并有两个大背景。一是2015年正值朴槿惠在任之时,其对韩国财阀采取温和的态度,不主张过度管控;二是2014年5月,三星集团前董事长李健熙因心脏病被紧急送医,李在镕全面管理三星,三星处于管理权交付给第三代接班人的敏感时期。所以,这两家公司的顺利合并被外界解读为在为李在镕“掌权”铺路。

  韩国财阀和政商关系波谲云诡,表面的平静被突发的“亲信门”打破。

  2016年11月2日,韩国检方表示,调查发现三星集团2015年向前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门”主角崔顺实和其女儿郑某在德国成立的“Widec体育”公司汇款280万欧元(约合2090万元人民币),检方对此展开调查并将传唤三星方面有关人员。据报道,2017年1月16日,韩国“总统亲信门”独立检察组针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向法院提请逮捕令,指控李在镕涉嫌介入三星向总统朴槿惠的亲信崔顺实提供资金援助。

  2017年8月25日下午,韩国法院对李在镕行贿案作出一审判决,李在镕获刑5年。对于指控,李在镕称自己是迫于朴槿惠的要求而不得已行贿,"总统托付的事没办法拒绝,才在财团花了钱"。2018年2月5日,李在镕二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缓刑4年,并当庭释放。

  6个月后,三星抛出了未来三年将新增投资18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万亿元)的新方案,并将录用4万名新员工,成为韩国单一企业集团史上最大规模的投资计划。

  虽然被当庭释放,但二审李在镕仍然被判处有罪。2019年8月,韩国最高法院推翻了此前的裁决,下令复审李在镕行贿案,这也为李在镕近期到案接受审讯埋下了伏笔。

  李在镕面临的第二个指控是三星生物制剂财务造假,这起源于2年之前的举报。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1月,韩国金融委员会所属的证券期货委员会向检察机关举报三星生物制剂公司财务造假。根据证券期货委员会此前调查,三星生物制剂2015年违反会计准则,夸大公司盈利,造假规模达4.5万亿韩元(约合275亿人民币)。另外,公司2014年和2012-2013年的会计处理也分别存在“重大过失”和“过失”。

  随后,韩国交易所宣布三星生物制剂暂停上市,并对该公司是否具有上市资格进行审核。交易所表示,审查是否采取退市措施的企业审查委员会在考虑企业的连续性、管理透明性、实现公益和保护投资者等因素后认为,该公司在经营管理透明性方面虽有不足,但出于企业连续性和财务稳定性等的考虑,决定保持其上市资格。

  需要注意的是,据公开报道显示,从2019年9月开始,韩国检方将这一调查范围扩大至引发会计造假的集团接班问题。有分析指出,如果对李在镕的指控成立,李在镕可能无法顺利获得三星的控制权。

  巧合的是,李在镕在2020年5月6日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称,一切都是他的错,承认围绕自己和公司引发的众多争议归根结底是由接班问题引起的,并承诺,“不会把公司控制权传给子女”。

  青瓦台和三星集团缠斗的窠臼

  李在镕一句“围绕自己和公司引发的众多争议归根结底是由接班问题引起”的背后,反应了韩国几大财阀和政府关系的分合缠斗。三星集团这三代“掌舵人”李秉喆、李健熙、李在镕虽然在公司发展过程中发挥了不同的作用,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他们人生的起伏都和青瓦台“势力”的更迭密切相关。

  三星创始人李秉喆靠“上交财产”换回了自身平安,李健熙靠捐赠和“助力”国家大型项目,获得多次特赦;李在镕也因为“政府现在需要三星”,刑期从5年更改为2年零6个月,缓刑4年。

  1961年5月16日,韩国陆军少将朴正熙以政变方式推翻李承晚政权,得手后以非法敛财罪监禁了11名企业家。有资料记载,准备从日本回国的李秉喆在上飞机前给朴正熙的军政府写了封信,大意是"没有经济的稳定,就无法消除贫困。如果能解决国民的贫困问题,我愿意献出全部财产。"

  据山崎胜彦著作《创业之神:三星创始人李秉喆传》中记载,落地后,李秉喆被软禁在明洞大都会酒店。第二天,朴正熙亲自到酒店见他,第一句话就是"让你受委屈了",在李秉喆的坚持下,扣押的企业家悉数被放,但27家企业被追加了378亿韩元的税款,其中的27%由三星承担,李秉喆还把旗下的三家银行上交给了国家。

  显然,将家族旗下部分财产上交国家为李秉喆及三星的“平安着落”的提供了经济保障。1987年,李秉喆去世后,接任三星集团会长之职的李健熙又将这种“政府关系”筹码用到了极致,三星的兴衰从此和青瓦台的关系更进一步。

  1995年12月5日,韩国检察机关对韩国前总统卢泰愚进行起诉,指控他在1988年2月至1993年2月任总统期间建立了约6亿美元秘密政治资金,从30多家企业接受了约3.7亿美元的贿赂,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就在行贿名单之内。

  1996年,李健熙因行贿被判2年缓刑。1997年总统大选前,李健熙赞助李会昌高达一千万美元政治献金。也是在这一年,李健熙的“刑期”被豁免。

  在三星公司的发展进程中,90年代的三星商业版图已经覆盖了贸易、食品、纤维、保险、家电、零部件、半导体、机械、化学等各个领域。随着三星商业版图的扩张,法律边界在三星掌权人身上越发模糊。

  2007年,前三星秘书室法务组长金勇澈曝光了李健熙治下三星的多项违法行为,包括挪用巨额公款行贿、子公司内线交易和偷税漏税,他的检举促使大量民间团体向韩国检察厅发起控告,检方设立了特别检查组发起调查。2008年7月16日,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和逃税而被起诉。2008年8月22日,李健熙宣布辞职,并就集团经济丑闻对韩国国民带来的困扰道歉。2009年8月14日,李健熙被首尔高等法院宣布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另处罚金1亿美元。

  这次李健熙同样得到了特赦,在2009年的最后一天,李健熙获得了韩国总统李明博的特赦,名义是“以助力韩国申办2018年冬季奥运会”。此时的三星集团已经在68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 429个网点,拥有员工23万人,业务涉及电子、金融、机械化学、贸易服务等众多领域,三星集团在韩国经济中的地位不可撼动。

  而据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分析的1996年~2015年20年间福布斯亿万富豪名单显示,资产超过10亿(约合1.2万亿韩元)的富豪中,从继承者的比例来看,2014年韩国为74.1%。这一数值是世界平均水平 (30.4%)的两倍多。对此,有媒体评论“韩国年轻人以前认为熬夜读书就能实现理想,但在毕业后发现没有家世就无法实现阶级跨越,只有进入三星这样的大财阀才能安稳地度过一生”。

  三星的崛起、发展、权利更迭、富可敌国,将三星创始人李秉喆的从商理念”与政治不可近也不可远"演绎的淋淋尽致,作为三星集团第三代接班人,李在镕依然不能从政府和财阀“相爱相杀”的窠臼中走出。但随着三星等财阀的体量的“无限度”扩大,清除财阀积弊就成了一些韩国政要竞选总统的承诺之一。

  "如果我当选,财阀改革的重点将放在三星",作为前总统卢武铉的生死挚友,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竞选时曾公开表态。想短时间内撼动韩国财阀制度的根基显然不是一件易事。但5月6日李在镕的一句 “没有想法将公司的经营权继承给子女”已经把韩国财阀体系打开了一条“破冰”的缝隙。(深网)
 

  链接+

  三星和韩国政府的恩怨情仇:捧得起你,就摔得起你

  2020年6月9日,据韩媒消息,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驳回了检方要求逮捕三星集团副董事长李在镕的请求。法官认为检方提出逮捕李在镕的合法性存疑、证据不够充分,所以作出不予逮捕的决定。

  此前韩国检方申请逮捕李在镕,认为三星生物公司涉嫌会计造假欺诈,以及2015年三星子公司合并具有争议,很有可能违反了操作原则。

  但是无论如何,李在镕暂时已经安全了。

  在三星董事长李健熙已经入院四年持续昏迷不醒的状态下,李在镕深陷法务纠缠,对三星造成了不利的影响。

  虽然韩国法院此次驳回了检察院希望逮捕李在镕的决定,但是检方已经表示将会继续收集证据,不排除跳过逮捕步骤直接将李在镕告上法庭的可能性。

  从1938年李秉哲创办三星商铺,再到李健熙接手将三星做到了占韩国整体GDP高达20%的跨国巨型企业,其已深透渗入了韩国的方方面面。三星从成长到辉煌,每一步都离不开韩国政府在背后的影子。

  然而当成长到“大而不能掉”的地步时,韩国政府对三星如今是更多的忌惮,而非依靠。

  兜兜转转近100年间,三星和韩国政府碰撞出了怎样的火花。

  政府倾心扶持

  1938年,李秉哲创办了三星商铺,开始了一段传奇的创业之旅。

  在日本入侵韩国结束之后,李秉哲重新成立了三星物产公司,并将其搬到了首尔。和平带来了三星公司的迅猛发展。扎根于国际贸易的三星,很快赚得盆满钵满,为日后并购打下了资金基础。

  20世纪70年代,韩国政府为了推动经济发展,实现经济独立,决定在政府层面鼓励重化工业发展。而这也给了李秉哲充分的契机。

  在政府的政策引导和部分资金扶持下,三星成立了三星化工,三星石油等子公司。决定在重工业,化学和石油等工业领域发展。

  也正是韩国政府给予的重化工业扶持计划,给了三星日后大力“砸钱”三星电子名满天下,创造了最大的资本基础。

  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的半导体公司诸如仙童和摩托罗拉,开始将组装基地设立在韩国。而原因正是韩国大力鼓动国外电子类公司在韩国投资建厂。

  在韩国的政策扶持下,包括三洋和东芝等日本半导体公司也纷纷到韩国设立组装厂。但是,这种趋势维持了十年,韩国也依然没有任何技术进口,只是做着最简单的组装工作。

  到了1970年,韩国的经济结构受到了冲击。政府决定不在轻工业等领域继续扶持企业,转而将重点放在了半导体和电子领域。由此在1975年推出了“推动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六年计划”。

  而在这一计划之前,1969年,三星电子公司成立。1974年,提前获得风声的李秉哲成立了三星半导体公司。

  韩国政府推动各大企业发展半导体和电子的决心是史无前例的。为此,韩国政府在同期开始推动国有企业私有化。

  韩国政府将许多政府主导或投资的银行、航空、以及钢铁企业纷纷实行民营私有化,以这种方式“转让”给各大财团,对其进行经济上的帮助。

  韩国政府所推行的“政府加大财团”发展模式也将半导体行业初期投资的巨额亏损模式进行了改善,避免出现巨额亏损一家企业无法承受而倒闭的不利局面。

  政府的倾心扶持带来了韩国重化工业以及半导体行业的突飞猛进发展。而三星作为其中的佼佼者更是不遑多让。

  在一众半导体扶持企业中,三星电子和三星半导体在李秉哲的独具慧眼之下,更具前瞻性地将宝压在了存储芯片行业。

  1983年李秉哲决定,对内存芯片以及存储芯片进行大规模投资,并且在韩国买下了超过200亩土地来建立存储芯片工厂。

  这一举动当时被视作一场大规模的赌博。因为在很多企业看来,三星进入的存储芯片市场已经是“夕阳西下”。外国企业都在纷纷退出这一领域。

  但是李秉哲的决定并非是一时脑热。

  1982年,韩国政府发布了半导体工业扶持计划,提出将实现国内消费电子产品需求和生产设备的进口替代。并且在韩国国内建立完整的半导体设备生产链。

  有了政府的扶持,李秉哲底气十足。

  从美光购买DRAM技术,从夏普购买加工工艺,三星同时与诸如英特尔等多个公司签订了技术转让许可协议。

  三星在进入这个市场之后,存储芯片市场变成了“修罗场”。三星每一块存储芯片的生产成本为1.3美元,而售价仅仅是30美分。这就说明三星每卖出一块芯片,就要亏损1美元。

  仅仅三年时间,三星电子的累计亏损就达到了3亿美元。

  但是此时韩国政府站了出来,为了能够扶持三星这类的企业,韩国政府将日本的战争赔款悉数投入了近来,给各大企业提供了3.46亿美元的贷款。由政府领投,在短期内又募集了私人投资20亿美元。

  三星在DRAM技术上碰到了技术难题,韩国国家电子通信研究所倾力协助。研发费用60%由政府承担。

  政府兜底、政府采购、关税保护等等一系列政策为扶持下,三星电子安心发展。在1987年美日之间的存储芯片政策大战中,三星终于借着全球存储芯片吃紧,从持续的亏损状态中解脱出来,开始盈利。

  此后赶上日本经济泡沫破裂,东芝,NEC等公司大幅削减在半导体电子上的投资。三星于是一举超过,在1992年成为第一大存储芯片制造商。

  1994年,韩国出台了《半导体芯片保护法》,并且规定了“五年半导体后续发展计划”。明文宣布,韩国国内尽可能实现自研自产,特殊设备需要进口的,也必须要求各大财团共同承包。

  从政府机构设置,到法律制度建设,再到倾力的资金扶持,韩国政府在三星电子的成长道路上,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破裂的蜜月期

  在进入2000年之后,已经取得优势的三星电子以及三星半导体在全球市场上所向披靡。

  凭借着三星母公司在韩国其他领域的资金收入,三星电子在全球芯片市场持续进行反周期倾销和竞争,造成了大批国外竞争企业破产。

  经过十多年的竞争,如今在存储芯片市场上,三星已经占据了绝对的话语权。而第二大存储芯片公司SK海力士同样也是韩国企业。

  三星凭借着三星电子的爆棚式发展,一跃成为全球知名企业,并且在韩国国内取得了巨大优势。

  2017年,三星电子全球品牌排行榜中名列第六位,在世界500强中排名15,旗下包含156家子公司。

  占到国内GDP 20%之巨的巨无霸,韩国政府早已不是当初的大力扶持心态,而是转为了全面打压。

  在韩国总统朴槿惠被弹劾的同时,三星当值的副会长李在镕也被同期调查。检方认为李在镕在朴槿惠任职期间,对其以及亲信崔顺实多次贿赂以谋取利益。

  李在镕被调查8个月后,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就裁定李在镕行贿、挪用公款、非法转移资产数罪并罚,判处5年有期徒刑。

  随后李在镕上诉,才被改判为缓刑4年逃过一劫。

  没过多久,韩国政府要求三星整顿内部交叉持股。而交叉持股方式正是李健熙惯用的以少部分股权控制整个三星的手法。同年,韩国政府还强迫三星人寿抛售价值15万亿韩元的三星电子股票。

  文在寅还在推进通过议会立法,禁止保险公司对关联公司的持股价值超过自身总资产的3%,以此来打击三星交叉持股的问题。

  不仅副会长被查,2019年,三星电子董事长李尚勋被提以破坏合法工会活动判处一年半刑期。

  韩国政府对财阀的炮火远不止三星一家。在文在寅带领下,韩国政府对财阀集团出手“不可谓不狠”。文在寅上台同年,提名金相九担任公平贸易委员会主席。2017年9月,金相九召集韩国财阀代表,宣布推动财阀改革公司治理架构,要求各大财阀限期完成。

  文在寅上台后第二年,就授意韩国检方突袭检查LG集团总部,调查取证LG家族成员涉嫌逃税一案。

  而在文在寅之前,朴槿惠时期的韩国政府先后对SK集团崔泰源会长实施拘捕,判处4年有期徒刑。韩华财团会长金升渊也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

  韩国因财阀而起,也因财阀而恐。

  在经济不发达的年代,韩国政府鼎力扶持韩国财团,主动建立起了财团现象,将韩国的名片打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

  而如今,刀枪入库,等待韩国财阀和政府的,将是越来越激烈的对抗。(凤凰网)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