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维权 > 正文

美国封禁TikTok多国跟风 微软寻求收购

2020-08-03 15:26:12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无论是被“封杀”还是收购,对于作为中国最成功的出海应用之一TikTok而言,都是一个可悲的结局。但是,在多国“围剿”的局面下,无论是字节跳动还是TikTok,却并没有更好的选择。

  抖音海外版TikTok在美国的命运又添变数。

  8月1日,据路透社等多家媒体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其专机“空军一号”上对媒体宣称,“就TikTok而言,我们将要禁止它进入美国……我明天将签署文件。”

  就在同一天稍早时,还有消息传出,微软正同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协商收购其美国业务一事。特朗普的此番言论,被外界解读为他将使用行政手段阻止美国公司收购TikTok。

  事实上,对微软而言,犹如消费者社交媒体领域“皇冠上的明珠”的TikTok并不乏觊觎者。若TikTok有朝一日真的出售,Facebook、苹果、亚马逊和谷歌等硅谷巨头都是潜在买家。不过,这些公司一旦出手,后续将会面临美国监管机构的反垄断调查,从而提高交易难度。

  此外,此前亦有媒体报道,诸如泛大西洋投资和红杉资本等字节跳动的投资者也正与美国财政部和监管机构沟通,准备收购TikTok的大部分股权,并且给出了500亿美元的估值,这相当于是后者在2020年预计收入的50倍。收购完成后,字节跳动在TikTok内部将退居小股东位置,并且失去全部投票权。

  毫无疑问,无论是被“封杀”还是收购,对于作为中国最成功的出海应用之一TikTok而言,都是一个可悲的结局。但是,在多国“围剿”的局面下,无论是字节跳动还是TikTok,却并没有更好的选择。

  今年6月,印度政府全面封杀TikTok;7月20日,美国众议院听证会通过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随后不久,日本自民党议员联盟也向政府建议制定新政策对一些中国开发的App和银行系统等进行限制,宣称以防止“用户信息被泄露”……

  “短视频应用TikTok,2016年生于中国,2020年归属美国”,如此悲情的描述正暗示着TikTok的命运。而在国际关系日渐紧张的大环境下,TikTok的遭遇,也成了中国出海企业的缩影。

  抖音的出海之路

  自2018年开始,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就多次提到“全球化”的重要性,字节跳动的发展在时刻践行着创始人的逻辑。尤其是TikTok在出海之路上的周密布局,也令其完成了阿里和腾讯等“先辈”们未完成的使命,并成功敲开了海外广阔的C端市场。

  正如中国大多数企业一样,TikTok首先将目光瞄准了东南亚和印度市场。有数据显示,在2019年,印度以2.776亿次的下载量成为TikTok业务发展最快的国家。在打入日韩更加偏重年轻化的市场时,TikTok则从邀请本地明星入驻入手,用明星效应成功吸引了一大批年轻用户,从而迅速地在校园扩散,最终发展为一款现象级产品。

  在中国市场早已“试验”成功的推荐算法和预置内嵌拍摄功能,以及由其带来的“傻瓜化”使用体验,也令TikTok在海外的扩张中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TikTok用户常常会用TikTok预置功能拍摄短视频,再将其上传至Facebook等社交媒体,这导致了带有“TikTok”水印的视频和图片风靡全网,从而形成了用户自发营销的效果。

  为了啃下最难啃的“硬骨头”欧美市场,2017年11月,字节跳动出资10亿美元完成了对海外音乐短视频平台Musical.ly的收购。后者成立于2014年,由中国团队研发完成,主打美国等海外市场,彼时已经积累了2亿用户。

  收购完成后,字节跳动将Musical.ly的用户转移至 TikTok 上,从而在流量上获得了先发优势。几个月后,TikTok装机量一举超过Facebook,跃居美国市场第一。

  此前曾有分析人士指出,TikTok 在美国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依靠“时机正确”。其进入美国的时机,正是美国新一批用户崛起的时候,抓住了被Facebook等传统社交媒体巨头忽视的年轻人。同时也有一些研究人士认为,TikTok 在内容推荐和流量分发等底层算法逻辑上的积累更是令其如虎添翼。

  据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4月底,抖音及其海外版的全球总下载量已经突破了20亿次。另据字节跳动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

  TikTok何罪?

  不可否认的是,在全球范围内具备一定影响力后,TikTok在发展过程中也面临着这样和那样的问题。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埃塞俄比亚人和埃及人在TikTok上相互斗争,双方都试图捍卫自己进入尼罗河水域的权利。用户发表政见似乎无可避免,但在Facebook、Twitter和ins上同样也充斥着相同的内容。

  据BBC报道,2019年下半年,TikTok总共在全球删除了4900万条视频, 其中四分之一涉及儿童不宜的内容。相同的删帖行为,在上述社交媒体巨头中也屡见不鲜。

  此前,因“弗洛伊德”之死,在美国多地爆发了黑人运动。针对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屡次发出的争议性言论,Twitter给他贴上了注意暴力言论和未经核实等标签,并将其多条推文折叠。而Facebook保留总统言论的行为,则遭到了众多广告主的集体抵制。

  BBC在另一篇报道中指出,TikTok收集的用户数据中,诸如观看习惯、位置数据、手机型号和操作系统以及人们在打字时表现出的基建节奏等几乎在每一个软件的安装使用中都会出现。而类似“读取用户的复制和粘贴剪贴板上的内容”的现象,才是公众真正关心之处。

  不过,该报道同时指出,Reddit、LinkedIn、《纽约时报》、BBC新闻应用程序在内的许多其他应用程序都存在这种情况,“似乎这里面没有任何恶意”,“抖音的大部分常规数据收集无异于其它需要大量数据的社交网络(如Facebook)的做法”。

  而TikTok之所以会受到一些人的敌视,另一个讳莫如深的原因或许是它动了某些硅谷巨头的奶酪。

  为了切入短视频领域,从而维系自己社交媒体领域老大哥的位置,早在2018年,Facebook就开发了一款名为Lasso的短视频APP与TikTok直接竞争。不过,这款应用在市场上并未激起太大水花,并且引发了外界对其“抄袭”的质疑。

  此前,TikTok全球CEO梅耶尔曾抨击Facebook称,“对于那些希望推出有竞争力的产品的公司,我们欢迎”。梅耶尔指出,在短视频应用Lasso失败后, Facebook又推出了另一款山寨产品Reels。

  7月29日,美国国会举行反垄断调查听证会,苹果、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四家科技巨头的CEO悉数以线上形式出席。会上,有议员提问“是否认为中国政府窃取美国技术”,其中,包括苹果、谷歌和亚马逊在内的三位CEO均表示“没有发生过”,只有扎克伯格表示“毫无疑问”。

  当晚,梅耶尔再次在一篇文章中指责Facebook,“在TikTok,我们欢迎竞争。我们认为,公平竞争让我们所有人都变得更好。但是,请让我们把精力集中在公平、公开的竞争上,为我们的消费者服务,而不是竞争对手Facebook的诽谤攻击。Facebook把自己的行为伪装成爱国主义,旨在结束我们在美国市场的存在”。

  此外,TikTok在美国所遭遇的调查在另一方面还源于其两年前对 Musical.ly的收购。彼时,这场收购并没有经过美国监管机构 CFIUS (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的审核,这便给了后者调查的机会。不过在2019年11月,该机构进行调查时,给出的原因与“国家安全”如出一辙——“保护美国国家和企业的利益不受伤害,及维护美国用户的数据隐私”。

  然而,也有美国评论家在《纽约时报》撰文直言,“我不相信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紧迫威胁的说法”。该评论人士认为,作为一款外国应用,TikTok在某些方面比美国的技术平台更容易进行监管。

  事实上,对于当中国企业业务做大、冲击了“美国第一”的地位时,美国就要行“封杀”之实的行为,许多美国评论人士也表达了不同的看法。知名评论家KEVIN ROOSE近期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与其封禁TikTok,或者强迫字节跳动将它卖给美国人,美国更应该做的是将其打造为一位“最透明、保护隐私、道德管理的技术平台典范”。

  他写道,“关于TikTok命运的讨论,实际上应该是关乎所有娱乐、信息和影响数十亿人的大型科技公司应该如何运营,以及应该对它们提出什么要求,不管它们的总部是在中国、哥本哈根还是加州”。(AI财经社)
 

  链接+

  TikTok深陷中美冲突,特朗普打压手段遭网友吐槽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将禁止抖音国际版(下称“TikTok”)在美国运营后,这个在海外获得极大成功的中国短视频产品卷入了中美冲突的风暴中心。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当地时间7月31日特朗普在其专机“空军一号”上表示,他将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并暗示不会支持美国公司收购。理由是TikTok将美国用户数据提供给中国政府,这将危及美国的国家安全。特朗普还强调,他最快在当地时间8月1日就可能动用紧急经济权力或签署行政命令,强制执行该行动。

  8月2日晚,确切消息传出。微软公司在其官方博客上发布声明称,在公司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与特朗普进行对话沟通后,微软准备继续推进探索在美国收购抖音海外版TikTok的讨论。微软将快速行动,在几周内推进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讨论,无论如何也要在不迟于2020年9月15日时间内完成讨论。

  字节跳动则于当天深夜在今日头条的官方账号发声称,“字节跳动始终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面临着各种复杂和难以想象的困难,包括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但我们仍然坚守全球化的愿景,不断加大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地市场的投入,为全球用户创造价值。我们严格遵守当地法律,也会积极利用法律授予我们的权利,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最强调拥抱全球化的这家互联网企业,正面临逆全球化浪潮中最大的挑战。

  TikTok如何成为特朗普的眼中钉?

  TikTok为美国年轻人所热衷,甚至成为很多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存在乃至谋生渠道。TikTok目前在美国拥有1亿用户,每天有多达8000万活跃用户,绝大部分是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青少年。

  2019年,美国的TikTok以1.65亿下载量位居全球第三大市场。今年疫情暴发后,很多人不得不宅在家中,作为一种娱乐方式,TikTok的下载量更是迅猛增长。根据数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统计,2020年前三个月,TikTok在美国下载量为3.15亿次,单季度下载量超过历史上任何其他应用程序。

  目前该公司在美国约有1500名员工,不过尚未在美国市场实现盈利。但有知情人士指出,TikTok在今年或将有10亿美元的收入,明年盈利更将达到60亿美元。

  TikTok要被封杀的消息一出,立即在推特上引发热议,很多美国忠实用户无法接受。在TikTok上拥有3450万粉丝的19岁歌手Baby Ariel直截了当称,“我讨厌特朗普”。舞蹈明星Addison Rae拥有5340万粉丝,她专门制作了一条跟粉丝告别的视频,视频中她忍不住数度哽咽,“这只是一个App而已,我们是一个家庭,你们改变了我的生活,让我变得更好,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和安慰。”

  很多美国网友更无比伤心地吐槽说,“真的哭了,TikTok是我唯一的快乐源泉。”“特朗普禁止抖音可比抗击病毒努力多了!”“TikTok”可以改名为‘Trump Talk’(‘特朗普说’)来取悦特朗普,避免被禁。”“你要封禁TikTok,谢谢你特朗普,你正好凭一己之力惹怒几百万18岁的青少年,他们会在11月来投票的。”“特朗普对疫情大流行的解决方案是禁止TikTok……”

  随着中美关系再度趋紧,拥有中国背景的TikTok早已成为美国的眼中钉。早在去年12月,美国国防信息系统局(DISA)就建议国防部的所有人员不要使用中国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并以TikTok 为例称“使用TikTok存在潜在风险”。在今年2月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还称中国科技公司是情报机关的“特洛伊木马”。

  特朗普与TikTok的梁子还与一个插曲有关。6月20日,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召开了一场大型竞选集会,会前有100多万人在网站上签名希望入场,因此其竞选团队信心满满地称现场参会的粉丝至少有10万人,特朗普担心座位不够还计划为支持者举办室外演说。

  然而事情却发生了巨大反转。当天集会正式开始后,1.9万个座位的体育中心空出了三分之一。原来这一切都是TikTok上美国年轻人的恶作剧,他们注册完门票后集体放了特朗普的鸽子。也正因此,7月15日,特朗普竞选团队经理布拉德·帕斯凯尔(Brad Parscale)被降职为高级顾问,比尔·斯特皮恩(Bill Stepien)被提拔担任新的竞选团队经理。

  此外,特朗普的竞选App“Official Trump 2020”在苹果应用商城被打了1.2分的低分,其中大多数新增的一星评价都来自TikTok用户。

  不过,美国政府对外宣称的担忧在于,中资企业可能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今年6月底,印度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禁用包括TikTok和微信在内的59项中国应用软件。数日后蓬佩奥就曾暗示,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美国也有意封杀TikTok。

  正如此前对华为和中兴提出的关切,美国政府认为,一旦TikTok收集用户数据将用户信息分享给中国政府将危害美国的国家安全,此外TikTok还可能对视频内容中不利于中国的言论进行审查。TikTok则一再否认上述两项指控,称其既不会对涉及中国的内容进行审查,也不会将美国用户数据交给中国政府。该公司强调,“TikTok美国公司的用户数据存储在美国,员工访问也受到严格控制。”

  但上述辩解并没有产生多少效果。不少分析认为,美方此番禁止TikTok的行为是中美进一步交恶的标志,也是美国近期针对中国公司采取一系列措施的其中之一,而TikTok正好处于中美间日益紧张关系的旋涡中心。

  TikTok通过“换血”应对质疑

  美国政府虎视眈眈的行为早就引起了TikTok的察觉,后者最近半年多来也一直试图与中国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做出切割。

  早在今年5月,TikTok就任命迪士尼前高管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担任其首席执行官,并兼任首席运营官。据悉,TikTok从2019年就开始了游说活动。其在美国的游说公司——“American Continental Group”总裁大卫·厄本(David Urban)曾在2016 年帮特朗普拿下民主党传统优势州宾夕法尼亚州,现任特朗普连任竞选顾问。此外,TikTok还聘用美国政府背景人员组建内部团队。目前分管公共政策的 TikTok 副总裁迈克尔·贝克曼(Michael Beckerman)曾是美国众议院能源与商务委员会主席的首席政策顾问。贝克曼今年2月入职后还招募了多位与国会关系密切的说客,包括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的前高级顾问。

  TikTok近日提交给美国国会的游说文件显示,今年4月至6月,TikTok用于游说的资金多达50万美元,远高于第一季度30万美元的纪录。TikTok除了在美国洛杉矶设立主要办事处,还在伦敦、巴黎、柏林、迪拜、孟买、新加坡、雅加达、首尔和东京等国际大都市设有办事处。

  今年7月6日,TikTok表示将撤出香港。路透社援引TikTok的一位发言人的话称,“考虑到近期的事件,我们决定停止在香港运营TikTok应用。”

  在美国明确表达出对TikTok的“敌意”后,其一直在与微软和其他公司进行收购谈判。8月1日,路透社援引两位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在此次特朗普表态前,微软和其他几家公司一直在就收购TikTok进行谈判。字节跳动此前曾试图保留TikTok在美业务的少数股权,但遭到白宫拒绝。在新拟议的交易中,字节跳动将完全退出TikTok的美国业务,由微软接管,负责保存管理所有美国用户数据,也允许除了微软之外另一家美国公司接管TikTok美国业务,而某些总部在美国的字节跳动投资者可能有机会获得其中少数股权。该消息目前尚未得到微软和字节跳动方面的回应。

  特朗普7月31日曾表态驳回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的设想。路透社指出,目前尚不清楚是什么改变了特朗普的想法。过去两天,几位著名的共和党议员发表声明,敦促特朗普支持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公司。《金融时报》引述字节跳动一些高管的话认为,特朗普的强硬表态可能只是帮微软获更有利交易的谈判手段。特朗普之前的态度也促使TikTok作出更大让步,包括同意未来三年在美国增加一万个就业岗位,用10亿美元的基金支持那些以TikTok为生的美国用户。

  多国跟风“围剿”TikTok

  在美国之前,TikTok已在海外遭遇一系列危机。最先封杀TikTok的是印度,由于今年6月中印边境冲突引发印度国内掀起抵制中国货的运动,包括Tiktok在内的多数中国APP应用也遭到抵制。随后印度政府在6月29日以“有损印度国家安全”为由,自6月30日起禁止包括TikTok在内的59款中国手机应用软件。

  封禁后用户在谷歌和苹果的印度应用商店内再也搜索不到TikTok,已经下载的用户打开App则无法显示任何视频。要知道,印度曾是TikTok最大的海外市场,字节跳动因此在印度的损失超过60亿美元。

  此后TikTok试图将研发总部设在伦敦的谈判也被终止。在TikTok试图与母公司字节跳动剖离的背景下,其中一个尝试便是计划把该公司的总部设在英国伦敦。在华为被禁止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后,英国《星期天泰晤士报》7月19日披露,数月以来希望把TikTok的全球总部建在伦敦的谈判终止了。

  雪上加霜的是,澳大利亚和日本也有意跟风。7月17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表示,可能对包括TikTok和微信在内的中国社交软件进行安全调查,一旦发现问题,会立即采取行动。另据日本NHK报道,日本执政党派自民党议员联盟于7月28日在国会举行会议,讨论限制TikTok等中国App问题,目的是为了保护“日本用户的个人信息不被泄露”。

  此外,巴基斯坦政府也因TikTok上传播的“不雅”视频而发出警告。据中国驻卡拉奇总领事馆经济商务处7月30日消息,巴基斯坦电信局近日向TikTok发出警告,要求其对平台上涉嫌“不道德、淫秽低俗”的内容进行整改。

  半年来44家中企进入美方制裁名单

  禁止TikTok的举动正值中美紧张局势升级之际。当地时间7月21日,美国突然以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及其公民的私人信息为由关闭了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这迫使中方作出反制,关闭了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就在同一天,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又宣布将11家中国公司列入“实体清单”。这是奇虎360、 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网易考拉、云从科技等33家中国公司及机构在今年5月22日被BIS列入“实体清单”之后,又被殃及的11家公司。

  此次被制裁的公司并非都是科技类企业,涉及纺织、轨道交通设备、电子设备,甚至饰品等多个领域,这11家公司在获取美国原产商品(包括商品和技术)方面将面临新的限制。这意味着仅仅半年就有44家中企遭遇制裁。

  在中美关系严峻的大背景下,特朗普的意图也遭到部分IT从业者和研究人员的指责。Facebook前首席安全官亚历克斯 斯塔莫斯(Alex Stamos)质疑禁止TikTok是否真正出于对国家安全的担忧。“这越来越奇怪了,100%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可以减轻任何合理的对于数据保护的担忧。如果白宫直接封杀,我们知道这就与国家安全无关。”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监控和网络安全顾问詹妮弗·格拉尼克(Jennifer Granick)也指出,“禁止一款数百万美国人用来相互交流的应用,对言论自由是一种危险,在技术上也不现实。关闭一个平台,即使在法律上有可能这样做,也会损害网络言论自由,更无助于解决政府不合理监督的问题。”

  研究公共政策的“新美国智库”中国问题和网络安全专家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指出,“美国正处于一个转折点。如何在保持开放的同时又用技术保护自己?要知道,开放一直是美国最大的优势之一。”

  8月1日,TikTok美国区总经理凡妮莎·帕帕斯在社交网站发布视频表示,“我们不会离开”,因为有数百万美国民众每天都在使用TikTok,她还对美国民众的支持表示感谢。

  对于下一步特朗普可能采取的针对TikTok的制裁手段,英国广播公司(BBC)分析称,最直接也最显而易见的办法是让谷歌和苹果在软件商店将其下架。用类似对华为的做法,把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实体清单”,禁止美国公司跟它展开业务往来;此外还能命令各地网络服务公司封禁抖音服务器,印度封杀抖音和其他中国软件时就采用了此种方法,致使用户连接VPN也无法使用;再者还有局部封禁的方法,例如禁止美国政府人员安装抖音。目前美国众议院已经通过相关提案,但参议院仍在评估。

  不容乐观的是,即便TikTok易主,也无法消除美国对华鹰派的担忧。一向对华严苛的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表示,TikTok仍需要回答数据存储在何处,以及如何保护这些数据的问题。他指责TikTok未能提供充分的信息,来说明其算法如何控制内容,“在给出清晰的解释之前,我仍对该公司的活动以及其与中国的关系感到担忧”。(凤凰星)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