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文娱 > 正文

B站跨年晚会吊打各大卫视 被指小破站有心了

2020-01-04 21:43:20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可以说,在办了10年的二次元春晚“拜年祭”后,B站凭借今年的跨年晚会实现了“突破次元壁”的壮举,从热度和口碑上来看,可谓“吊打”各大卫视的老牌跨年晚会。截止发稿,B站首届跨年晚会移动端播放量达5332万。

  离12月31日已经过去了4天,但围绕B站跨年晚会的讨论仍然热度不减。相比各大卫视的明星云集,B站打造了一台集艺人、UP主、虚拟歌姬、乐队等跨圈层文化为一体的视听盛宴。

  可以说,在办了10年的二次元春晚“拜年祭”后,B站凭借今年的跨年晚会实现了“突破次元壁”的壮举,从热度和口碑上来看,可谓“吊打”各大卫视的老牌跨年晚会。截止发稿,B站首届跨年晚会移动端播放量达5332万。

  晚会爆红后,1月2日,美股哔哩哔哩乘势大涨近12.51%,收报20.95美元创下2018年6月以来的新高。公司最新市值为65.4亿美元,较上一交易日增长近50亿人民币。

  究其原因,B站首次跨年晚会即获得满堂彩与其“懂年轻人”的特质分不开。此次的晚会中既有围绕二次元文化、游戏、动漫等小众文化的呈现,也有吴亦凡、邓紫棋、五月天等大众明星助阵。与流量明星扎堆、演绎形式单一的各大卫视跨年晚会不同,B站还在本次跨年晚会糅合了不少大胆的元素,包括怀旧动漫歌曲的全新演绎、全息二次元歌姬的震撼演出等。这是一场只有年轻人才能看懂的晚会,更是一场看懂了年轻人的晚会,而这恰恰昭示了B站在商业化转型上的用心良苦。

  B站的游戏业务:跑赢老牌游戏公司

  此次晚会以《魔兽世界》开场,可见游戏业务对于B站的意义。作为一家二次元起家的视频网站,B站的另一面则是一家游戏公司。

  在上市前,B站就凭借《FGO》动画在社区中形成的规模效应拿到了其独家代理权,上市招股书显示,B站2017年游戏营收占比达到83.4%,其中《FGO》占比游戏业务的71.8%,贡献突出。

  打出游戏牌后,B站一鼓作气,相继帮助《碧蓝航线》、《阴阳师》、《崩坏3》等产品获得成功,掌握了一套成熟的游戏宣发策略,移动游戏营收也维持着较为稳定的增长。2019年第三季度,B站游戏营收达9.3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5%。

  这样的增长幅度已经跑赢大盘。2019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突破1513.7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13.0%。互娱领域分析师廖旭华告诉时代财经:“B站的游戏业务最明显的变化是产品的增加,以及高于市场的增长幅度,B站无论是流水还是营收都是十大游戏公司之一,今后游戏市场的增长将趋于稳健,B站能够保持增长就已经比很多老牌游戏公司优秀了。”

  尽管2019年第三季度游戏营收在整体营收所占比例已经缩减至50%,但B站仍在游戏业务上持续发力。去年年中,B站发布了5款独立游戏,布局自研游戏,减少对外部产品的依赖。联运业务方面,B站目前也握有30款游戏储备。

  从小众“大本营”到“万物皆可B站”

  冯提莫、《英雄联盟》、国风演奏、《哈利波特》同台违和吗?满屏叫好的弹幕似乎佐证了B站用户对节目安排的认可。而这四个节目也正好呼应了B站2019年的四个举措。

  12月,B站高价签约“斗鱼娱乐区一姐”冯提莫,又斥资8亿元拿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至S12连续三年的中国国内独家直播版权。如果说英雄联盟独播权是为了协同游戏和直播业务,产生强大的联动效益。那么将冯提莫这位头部网红纳入麾下更多的是向外界释放一个信号:B站不是一个小众产品。

  实际上,B站也早已撕掉了“二次元亚文化圈”的单一标签。据B站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到2019年第三季度,“生活”区已经超过娱乐、游戏,已经成为B站排名第一的内容分区。“受众不只看二次元,生活、影视甚至三农视频都有很好的数据表现,B站是一个多元的年轻人的内容社区,多元能够促进大众化,同时多元也不会损害二次元内容”,分析师廖旭华认为。

  和其他视频网站不同,B站的内容成本并不算高,PUGC视频才是主流,UP主源源不断的产出为B站注入活力,这也是外界将B站称之为中国版“YouTube"的原因。

  因此在这次跨年晚会上,B站也展现了对UP主的扶持态度——《国风组曲》节目邀请了一众UP主登台演出。音乐人小时姑娘告诉时代财经:“11月下旬,B站方面联系到我演唱《爱殇》,感觉B站太用心了。”《爱殇》是小时姑娘十年前演唱的第一首原创歌曲,这首歌在B站有一定的用户基础。由于B站对原创音乐人很友好,也致力于宣扬传统文化,2018年她作为UP主进驻B站。

  正是借助诸如小时姑娘这样不同圈层的UP主,B站通过个性化的内容生产,以“万物皆可B站“的宗旨,将视频内容逐渐铺开到了国风、舞蹈、音乐、科技等领域。1月2日,B站与QQ音乐还在音乐人扶持、优质音乐推广及资源共享等方面达成合作,以保持PUGC内容活性。

  除了手握源源不断的内容资源外,今年,B站还购入了包括《哈利波特》、《教父》在内的经典影视剧版权,相比2017年经历的电视剧专栏被迫下架,上市后的“小破站”财大气粗了许多。这一系列版权计划也助推了B站大会员数量的增长。2019年第三季度,B站月均付费用户数同比增长124%,达795万。

  从影视游戏到网红明星,B站正在构建它的“泛娱乐”帝国,成效初显。从财报上看,B站的直播、广告、电商都有着显著增长,三季度平均月活用户数也增长至约1.28亿。但B站的野心并不止于此。

  B站CEO陈睿曾表示,“在中国低于100亿美金这个体量的内容平台都将被淘汰,100亿美金意味着公司收入至少要100亿人民币一年。我提的不是一个目标,而是我过不了这根线我会死。”而2019年前三季度,B站的营收为47.7亿元,想要超越100亿元这条生命线,B站还需要进一步商业化。

  B站的“出圈之路”走到2020年的跨年夜,已在169万条弹幕的满屏声援中,实现了从圈地自萌到大众狂欢的“信仰之跃”。(时代财经)
 

  链接+

  为什么看完一场跨年晚会 大家都在喊:小破站真的有心了

  B站创立已经十年了,单一的“二次元”标签逐渐不适用于这个月活1.6亿的巨大市场。破圈和扩张,是B站下一个十年的必经之路。

  12月31日,孩子们纷纷回到“家”里跨年,B站给他们摆上了《权力的游戏》的铁王座,戴上了《哈利波特》的分院帽,高歌一曲《Only My Raligun》,端上一碗《大碗宽面》,在一声“干杯”中度过了又一个十年。

  这可能是唯一一场用《魔兽世界》作为开场的跨年晚会。

  在交响乐团演奏的经典游戏BGM(背景音乐)下,小王子安度因领导的联盟,希尔瓦娜斯领导的部落,熊猫人,和巫妖王领导的天灾军团陆续来到舞台上,观众席爆发出此起彼伏的欢呼声,有人喊到嗓音嘶哑,有人湿了眼眶。

  长达8分钟的舞蹈秀之后,主持人朱广权用一句“昨天的烦恼全抛却,明天的幸福在超越”向观众问好。看到这位鬼畜区“常客”出现在B站跨年晚会的舞台上,弹幕又一次沸腾了。

  这场集结了情怀回忆杀和时下最新梗的视听盛宴,在2019年12月31日直播当天,同时在线观看人数高达8000万,为B站带来了12%的股价涨幅。跨年之夜过去4天后,B站上“二零一九最美的夜”跨年晚会的视频,依旧显示有上万人正在观看,大家纷纷表示前来“补课”,实时弹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涨着。

  一条弹幕从屏幕上划过,很快被更多的弹幕所淹没:“虽然很中二,但是很喜欢。”

  真当楚云飞不上B站?

  1月2日,B站发布了2019年度报告。相当多的用户发现,一年365天,自己浏览B站的天数达到了350天以上,甚至有人从未漏掉一天,在B站上看了上万个视频,足迹遍布番剧、影视、游戏、生活等所有分区。

  除了B站,没有一个视频平台能完成这样的“壮举”。

  在所有长视频平台中,B站是最有辨识度的一家。比起视频平台,用户更愿意用“社区”来形容B站。陈睿在接受《晚点》采访时也曾说:“用户对B站的感觉是什么?这是属于我的地方,这是我的家。”

  12月31日,孩子们纷纷回到“家”里跨年,B站给他们摆上了《权力的游戏》的铁王座,戴上了《哈利波特》的分院帽,高歌一曲《Only My Raligun》,端上一碗《大碗宽面》,在一声“干杯”中度过了又一个十年。

  在长达220分钟的跨年晚会中,共有35个节目,分为“日落”“月升”“星繁”三个部分。虽然节目的风格和类型不同,但都带着浓浓的B站色彩。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主题曲《哪吒》,南征北战带来的经典国产动画主题曲,国乐大师方锦龙和虚拟偶像洛天依合作奏唱的《茉莉花》,以及在B站鬼畜区享有一席之地的《大碗宽面》,都能让B站观众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即使是为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而设置的“红歌”节目,也用了“种花(中华)组曲”这样一个具有B站特色的标题。在气势磅礴的《钢铁洪流进行曲》中,弹幕的颜色不约而同地变成了“中国红”,“此生不悔入华夏,来生还在种花家”的经典口号也刷满了整个屏幕。

  高潮出现在张光北老师登场的时候。张光北老师是电视剧《亮剑》 主角之一楚云飞的扮演者,和军乐团合唱了《亮剑》的主题曲《中国军魂》。

  同样的曲目和阵容,放在普通的卫视跨年晚会中,可能无法达到这样的效果。但《亮剑》在B站鬼畜区占了“半壁江山”,看到“正主”出现在舞台上,并且亲口说出自己也看过B站上的鬼畜作品,所有观众都有一种“次元壁破碎”的感觉。

  同样的场景也出现在吴亦凡的表演中。2017年,吴亦凡在综艺节目中一段边扯面边表演的即兴Rap走红全网,尤其是成为B站鬼畜区的热门素材。两年后,吴亦凡大方地将这段Rap写成了一首正式单曲《大碗宽面》,为自己赚足了好感。

  在晚会上,吴亦凡也表演了这首《大碗宽面》,并说自己很多灵感来源就是B站用户自发做的视频。

  这些打破次元壁的节目,让B站用户常说的“真当XXX不上B站”成了现实。

  小破站真的有心了

  有人将B站跨年晚会的成功,归功于弹幕带来的观看氛围,其实并不尽然。

  在跨年晚会的评论中,一句“还是B站知道我们爱看什么”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近年来,无论是各大卫视花样百出的跨年晚会,还是央视一年一度的春节晚会,都可以看到主办方为了迎合时下潮流、吸引年轻观众作出的尝试。但和B站这次跨年晚会相比,都相形见绌。

  晚会的第三部分以《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主题曲《海德薇变奏曲》开场。音乐响起的第一秒,全场就掀起了尖叫声,弹幕铺满了整个屏幕。

  配合着大屏幕的动画效果,这首霸占了众多80、90后童年回忆的曲子,将观众带回了第一次见到霍格华兹、进入魔法世界的那一天。

  更吸引观众的是,贯穿了全场晚会的交响乐团,也换上了和《哈利波特》风格一致的装扮。交响乐手们戴上了巫师帽,指挥也不例外,大提琴手则把帽子戴在了琴头上。这是在其他卫视很难见到的场景,观众纷纷在弹幕中表达了对这一细节的喜爱。

  这也让人联想到,在《哈利波特》全集里,B站给所有咒语都制作了专属的字幕特效,悬浮咒的字幕会向上浮动,“火焰熊熊”的字幕有燃烧效果,“荧光闪烁”的字幕会发出亮光,特别是“滑稽滑稽”的咒语,还会根据咒语的最终效果设计不同的特效。

  除此之外,晚会既有《权力的游戏》《教父》《名侦探柯南》《千与千寻》等经典IP的相关表演,也有《新九九八十一》《大氿歌》《人生一串》、“我在东北玩泥巴”、“逮虾户”等诞生于B站的内容和流行梗,只要是熟悉B站的人,都能在明白B站的小心机时会心一笑。

  如此用心的细节设计,值得观众说一句:“小破站真的有心了。”

  和卫视跨年晚会相比,B站的晚会场地并不大,嘉宾咖位也算不上顶级,但正因为这样的“有心”,让B站的跨年晚会成为唯一一个火出了圈的。

  从朱广权登场的那一刻起,“朱广权主持B站跨年”的话题率先空降热搜。微博上“bilibili晚会”话题的阅读量已经超过30亿,获得了超过30万讨论,并在多日后始终在知乎热榜上占据一席之地。

  参与晚会演出的up主团团子在此前的采访中提到,B站晚会能火在“情理之中”:“(晚会)是一个契机,让更多的人认识到B站是这样一个拥有极大的年轻用户群体的平台,是一个能将这么多风格,古老的新兴的、传统的流行的、东方的西方的、高雅的鬼畜的,全部融合在一起,呈现出年轻热血、审美优秀且多元的晚会的平台。”

  1月2日,人民日报、共青团中央、新榜等公众号纷纷发表文章,猛夸B站跨年晚会。人民日报引用了网友评论,称B站跨年晚会“很懂年轻人”;新榜作者将晚会总结为“这届年轻人最想要的2020时代”。

  舆论让B站的跨年晚会迎来了二次高潮。到了1月3日晚上9点30分,有6.6万人正在B站上观看跨年晚会的视频,弹幕清了一波又一波。越来越人在这场晚会后开始思考,这个小破站究竟成长到了何种地步。

  下一个十年,干杯

  在跨年晚会上,B站邀请到《英雄联盟》2019年全球总决赛(S9)主题歌《涅槃(Phoenix)》原唱Chrissy Costanza,并在表演中穿插了S9总决赛片段,重温中国战队FPX的夺冠之路。

  2019年12月3日,B站以8亿元价格拍得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三年独家直播版权。考虑到这一点,在情怀之外,这个节目又带上了更深的含义。

  跨年晚会的节目设置,其实也是B站对2019年高光时刻的总结。

  刚刚宣布签约B站的主播冯提莫登场,并演唱了两首代表作;胡彦斌带来了《我为歌狂》的两首主题曲,这部经典国漫第二季将于2020年在B站上独播;理查德·克莱德曼演奏了《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主题曲《海德薇变奏曲》,B站正是在2019年购入了《哈利波特》等经典影视剧的播放权。

  这些或大或小的举动,以不同的表演形式在跨年晚会的舞台上悉数亮相。

  B站的路子越来越猛了,这是人们从B站2019年的一系列举动中感受出来的讯息。B站创立已经十年了,单一的“二次元”标签逐渐不适用于这个月活1.6亿的巨大市场。破圈和扩张,是B站下一个十年的必经之路。

  以晚会为例,吴亦凡、邓紫棋、五月天等主流艺人的出现,就是一个不寻常的信号。

  在哔哩哔哩市场总经理杨亮看来,这场晚会更像是B站进入主流娱乐市场的一张投名状。在过去一年,已经有很多的电影、歌曲宣发把B站这个国内最大的年轻人文化社区看作重要的一站。

  “我们过去一直和主流娱乐产业距离比较远,通过这次晚会,我们不停地联系人,跟很多艺人从不认识到熟悉,积累了很多跟主流娱乐沟通的经验,对我们来说,也算是入行了。”杨亮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

  B 站 2019 年 Q 3财报显示,B 站月均活跃用户达1.28亿。国人平均每天上网时间是5小时52分钟,每天有3700多万人,每天要把83分钟交给B站,累积下来,日均视频播放量 7.3 亿。

  “我们希望通过更多类似的节目,能够跟艺人、跟好的制作方、好原创内容方进行更多合作,如果不做这个事情,永远不可能熟悉这个(主流娱乐)圈子,这个行业。”杨亮说。

  不论是和B站一起成长的老用户,还是大批涌入、口味不一的新用户,B站都在跨年晚会中努力维系和满足。近5000万次播放,全网大赞的口碑,猛增12个百分点的股价,就是这场晚会交出的完美答卷。

  在晚会的最后,五月天带来了一首《干杯》,弹幕也瞬间刷满了“干杯”。 哔哩哔哩(゜-゜つロbilibili干杯~)这句话是B站的战语,也是用户用来表达对B站喜爱之情的“暗号”。这首《干杯》,对B站晚会来说,可能也会成为《难忘今宵》一样的存在。

  2019年已经过去,2020年蓄势待发。下一个十年,干杯!(刺猬公社)
 

  态度+

  B站:既要扩张用户,又要保持调性

  B站希望在未来几年内,将MAU(月活用户)扩张到2亿以上,将营业收入扩张到100亿人民币以上;与此同时,它仍需保持“中国最佳”的内容社区调性,以及活跃而忠诚的核心用户群体。

  从2019年下半年起,B站就在做一件前无古人的事情:既要大幅度扩张用户基数,又要保持二次元和Z世代社区的调性。

  它希望在未来几年内,将MAU(月活用户)扩张到2亿以上,将营业收入扩张到100亿人民币以上;与此同时,它仍需保持“中国最佳”的内容社区调性,以及活跃而忠诚的核心用户群体。

  上述目标看上去自相矛盾。事实上,以前有很多人尝试过,可惜都不太成功。“用户基数”和“垂直调性”似乎是天然互斥的——你的用户基数越大,用户调性就越是庞杂,就越无法聚焦于垂直品类,也越难以维持良好的社区调性。三大视频平台的用户基数均在B站的2-3倍以上,但是没人会认为三大视频平台有什么调性(爱奇艺稍微有一点吧);快手和抖音在发展初期很有调性——前者是“老铁集散地”,后者是“潮人集中营”;但是随着用户基数的剧增,它们都逐渐变成了全民应用,虽然调性仍然存在,却正在不断冲淡。

  可能有些人不明白什么是“调性”。下面是本怪盗团团长的个人见解:“调性”就是在用户心目中把你和别人区分开的东西;“调性”就是用户对你的刻板印象;“调性”就是文化、就是区分度、就是作者风格。王家卫的电影很有调性,马尔克斯的小说很有调性,B站的PUGC很有调性。如果有一天,用户无法在短时间内区分B站/爱奇艺,或者B站/抖音,或者B站/快手,那么B站就丧失调性了。这就是我们说“三大视频平台没有调性”的原因——它们播放着一样的内容、采取一样的流量分配模式、连前端界面都很相似。

  不要误会,“调性”不一定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东西。“调性”可以很赚钱。快手老铁们一边弹吉他一边直播生吃大肥肉,已经赚到了几百亿打赏;FGO用登峰造极的人设和巧夺天工的数据留住粉丝的心,每年都能赚到几十亿流水。问题在于,在很多人心目中,用户基数的增加、商业变现的深入,必然会导致调性的损失或者消失。那么,B站能是例外吗?

  从理论上讲,在“用户基数扩大”“营业收入剧增”的同时,是有可能做到“社区调性不损失”的。然而,那将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像走钢丝一样艰难。本怪盗团团长试图解释一下其中的逻辑:

  无论用户基数多大,如果能让用户根据兴趣爱好、社交关系、性格、地理位置等,形成若干个互不干扰的“小圈子”,那么社区调性就可以保持住。这样,B站在宏观上是一个大型视频平台,在微观上则是无数个垂直平台。

  上述做法的难点在于:对应用界面、推荐算法、社区运营的要求极高。算法还可以在技术上不断微调,运营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体力活。新浪微博从巅峰的衰落,至少有一半应归咎于糟糕的运营;知乎、豆瓣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抵抗“过度商业化”的诱惑也是很重要的。百度贴吧一度做到过“大而全”和“垂直品类”并存,但是卖贴吧、广告太多等“过度商业化”行为影响了贴吧的社区根基;知乎的商业化也饱受老用户诟病。过度商业化不仅会损害用户体验,还会从根本上摧毁其忠诚度。

  还有一个问题:用户真能被分入若干个“小圈子”吗?如果一个用户同时具备几种差别很大的爱好呢?对内容的兴趣爱好,在多大程度上决定了用户行为?更进一步地说,决定“调性”的到底是什么——内容本身?对内容的反馈方式(例如发弹幕)?还是另有深层原因?

  如果在想尽一切方法的情况下,B站还是无法做到“扩大用户基数”和“维持社区调性”的两全其美,那么它应该优先顾及哪一头呢?我希望它能同时做到两点,但是总要做好一切打算。

  我无法回答上述问题,所以我不是B站的产品经理。我相信,无论B站自己,还是它的竞争对手乃至广义的同行,对上述问题都已经思考过很多轮了。我们无法坐在办公室里、电脑桌前,就把道理想明白;互联网行业的道理是真刀真枪地拼杀出来的。

  可能会有人问:为什么B站一定要维持原有的社区调性呢?尤其是硬核二次元内容,在任何国家都注定是小众的、垂直的,为什么一定不能放弃它呢?为什么不能任其自然边缘化呢?答案很简单:除了道德因素,利益因素也不允许B站的“硬核二次元用户”有实质性松动。这群“死肥宅”事实上养活了B站,也养活了B站上大批不付钱、非二次元的人群。

  B站的主要收入来源,过去、现在、未来都是游戏,尤其是其中的二次元游戏。FGO一款游戏至今仍能贡献B站的近半数营业收入;以前的《碧蓝航线》、今年的《双生视界》均一度构成了收入增长的顶梁柱。当FGO因为不做活动而流水下滑时,B站股价也跟着下滑;当《双生视界》首周表现大超预期时,B站投资者也雀跃不已。B站独家代理的大部分是二次元游戏;它联运的游戏五花八门,但是收入最高的也是其中的二次元品类。

  B站可不可以进军“非二次元”市场,主动脱离原有的硬核二次元用户呢?理论上可以,可是没有必要,而且太危险。二次元游戏是最适合B站的品类。其他品类又是什么样的?让本怪盗团团长尝试梳理一下:

  超休闲品类近年的崛起速度很快,尤其是不受制于版号、可以广告变现或内部交叉导流。问题在于,腾讯、网易、乐元素乃至字节跳动都在这个领域设置重兵,而B站在这个领域又没有很强的比较优势。

  女性向是一个不错的高成长市场,但是已经有苏州叠纸等巨头了;腾讯、网易的女性向产品表现也还可以。而且,女性向市场目前的规模其实没有二次元那么大。B站的女性用户虽然不少,但是在女性向游戏方面仍然需要长期探索和一点运气。

  传统MMORPG/ARPG/SLG等高ARPU领域完全不是B站的天下。我们很难想象B站去代理“传奇系”或者《三国志战略版》。这些高ARPU产品的核心用户是30-45岁的老男人,主要发行方式是买量+硬核联盟应用商店。B站在正常情况下肯定不会尝试这一块。

  开放世界/沙盒、模拟经营、恋爱养成……其中某些可以归入二次元/女性向,有些还是走上了MMO/SLG的老路,有些干脆就是伪命题。对于一些过于创新的品类,还是让腾讯、网易先去探索好了。

  综上所述,B站与二次元游戏是天造地设;它在短期内很难找到第二个天造地设。新增1000万MAU固然重要,但是哪怕硬核二次元用户流失100万也会肉疼。2019年以来,FGO在一般情况下的DAU也就几十万,而这几十万用户可以创造几百万的日流水、几亿的月流水。我估计《双生视界》的峰值DAU也不到一百万,而它的峰值日流水显然达到了千万量级。

  过去几个季度,B站的用户基数已经在不断扩大了,这是内容品类扩张、品宣广告、买量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刚刚结束的B站跨年晚会,显然进一步增强了B站在年轻用户中的地位。认真观察这个跨年晚会的节目单,你会发现:其中固然有一些硬核二次元内容、一些泛二次元内容,但是也有很多与二次元文化无关的内容。吴亦凡兴高采烈地登台演唱了《大碗宽面》,从而进一步巩固了娱乐类内容在B站的定位。我上次拜访B站时,正好遇到黄晓明前来拜访,我还因此疑惑:黄晓明在B站有很多粉丝吗?现在不用疑惑了,无论有没有粉丝,B站都是娱乐明星争夺年轻受众的兵家必争之地。

  现在,B站最热门的PUGC品类是生活、娱乐、游戏(排名可能有变化);其中前两类与二次元文化无关。你或许会说:游戏是二次元文化的一部分,中文语境里的二次元就是ACGN嘛!然而,B站最热门的游戏视频和直播内容往往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绝地求生》《英雄联盟》。当然,看FGO或舰娘的人也很多,但是绝不占多数。

  B站对自己的定位是以Z世代为核心用户的社区,而Z世代不一定要是二次元,尤其不一定要是硬核二次元。Z世代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喜欢解构权威,喜欢去中心化,喜欢二次创作,喜欢构筑小圈子,喜欢真挚的感情……这些构成了B站的天然调性。假设B站能服务好Z世代,将绝大部分Z世代年轻人变成自己的MAU,那么它确实能够兵不血刃地做到2亿MAU,又不影响社区调性。

  然而,还有很多应用在争夺Z世代。一个90后职场新人可能同时使用抖音、快手、B站、爱奇艺、腾讯视频和喜马拉雅FM。一个00后大学生的晚间生活需要在《和平精英》、B站弹幕、抖音小姐姐和《庆余年》当中分配。B站究竟能够分到其中的多少注意力呢?对于那些硬核二次元和泛二次元用户来说,B站是精神家园、是信仰级别的存在;对于那些优秀的生活类或娱乐类UP主来说,B站是“一粉顶十粉”的优秀内容发布平台、聚集人气之地。对于千千万万的年轻吃瓜群众呢?B站真的对他们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在历史上,B站反复证明了自己善于社区运营、善于理解年轻人、善于以去中心化的流量分配机制扶持内容创作者。三大视频平台无法做到以上任何一条,只能走上“版权采购军备竞赛”的不归路;抖音对年轻人的理解很深,但是它的推荐机制是中心化的;快手在上述每个方面都做的很好,但是它的核心用户与B站相差甚远。B站就这样享受着独一无二的生态位,近乎伊甸园的甜蜜时光。但是,它依然是在打仗,与武装到牙齿、随时想抢走它的大本营的竞争对手打仗。这些竞争对手暂时打不进来,而B站想打出去。未来的战争会更加残酷。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错,在中国互联网的历史上,还从未有内容平台做到过在用户基数急剧扩张的同时,不损害原有内容调性。B站希望做成这件前无古人的事情,我也希望它做成——在这个先例之后,会有很多来者。具体怎么做到呢?

  一切领土都是在实战中征服下来的。就让实战去决定一切命运吧。(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

分享到: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