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文娱 > 正文

轻游戏火速走红 游戏业迎来意外春天

2020-02-10 17:45:36   来源:科技生活在线   评论:0   [收藏]   [评论]
导读:小编按:在全民宅的大形势下,长假期间的游戏市场无论新品还是旧作都有亮眼表现。据DT财经统计,2020年春节期间IOS下载排名上升最多的1000个APP分类中,第一名就是游戏品类,且大幅领先于第二名工具类APP。

  曾经,有一份600多的《健身环大冒险》摆在我面前,我没有去珍惜——拜托,日本500块都不到,黑心淘宝店主,我等!

  过年前,随着肺炎疫情爆发,春节大概率要家里蹲,面对已经涨到800块的“健身环”,我再次犹豫了——也许,可以等着闲鱼收二手?

  现在,面对已经直逼1300块的“健身环”,我快要按捺不住冲动了——我要憋疯了!

  这种“当事人就是后悔”的心情,不光存在于没有多抢一包口罩,也适用于没有早买一天“健身环”。

  不过,硬糖君还自诩有点先见之明,在1月22日,也就是疫情信息爆发的第三天,没舍得买“健身环”就入手了《舞力全开2020》。这款硬糖君以295元购入的游戏,店家现在已经涨价到389元了。

  目前看来,超长假期带来的室内娱乐红利,游戏是吃到最多的。

  剧集市场供应乏力,综艺延播停录,就连短视频都只能室内录制了。而在游戏圈,无论是热门的重度手游、轻量级的休闲互动游戏,甚至连体感游戏这种小众门类,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机遇期。

  在全民宅的大形势下,长假期间的游戏市场无论新品还是旧作都有亮眼表现。据DT财经统计,2020年春节期间IOS下载排名上升最多的1000个APP分类中,第一名就是游戏品类,且大幅领先于第二名工具类APP。

  在经历了“版号劫”之后,2019年已经在稳步恢复的游戏业,在2020年又迎来了一个意外的春天。

  涨价幅度百分百,新理财产品来了?

  2019年10月,任天堂推出主打健身功能的体感游戏——《健身环大冒险》。该游戏包括游戏软件、Ring-Con和一个腿部固定带。这套设备可以利用体感控制器,让玩家通过跑步、深蹲等健身动作来控制游戏中的角色,完成冒险。

  比起催生“真肥宅”的手游、端游等,将游戏与运动结合的“健身环”显然更符合当下年轻人想健身又不愿出门社交、特别是面对健身房“肌霸”的心理。再加上宅们共同的老婆gakki精准打击

  不过问题也随之而来,产品热卖加上任天堂产能有限,“健身环”的价格一路走高,堪比投资品。

  “健身环”刚发行时,售价约为520元人民币。但因常有折扣活动,亦有网友表示,在海外购物网站通过各类优惠叠加后到手价仅300多元。以硬糖君的记忆,去年10月淘宝还有过500多的良心代购,但随着该游戏在国内走红,六七百迅速成为常态。

  疫情刚爆发时,“健身环”的淘宝售价在700-800元。但随着各地不断传出封城消息,春节假期一再延长,“健身环”如今均价基本在1100-1200元。

  且碍于快递情况,部分店铺暂时无法发货。真正能够发货的店铺价格普遍更高,并需要买家承担23元左右的顺丰运费。

  群众憋得够呛,卖家奇货可居,那咱去海外购物网站呗?硬糖君在2月3日上午发现美国亚马逊尚有全新“健身环”,售价为94美金。2月5日凌晨,硬糖君再度在美亚搜索同样的关键词,发现“健身环”已经涨至最低109.98美元。

  “健身环”一路领跑,其余带有健身功能的体感游戏价格也有所上涨,比如《舞力全开》和《FixBoxing》。

  硬糖君询问了几位在日本的朋友,即使是日本本土,这类体感游戏也并不容易买到,线下店常处于缺货状态。如今加上疫情影响,没准“健身环”的价格还有上涨空间,现在就想去挂闲鱼的同学,不妨再等等!

  除正品外,淘宝上亦有不少“国产版健身环”,售价相当低廉。如今正品全面涨价,让山寨版的出货量也小幅上涨了一波。

  不过,要说长假是否会带动腾讯代理的国行Switch打开局面,现在还不好说。

  虽然去年腾讯引进Switch颇受关注,大家恨不得上溯到“小霸王学习机”时代,来谈论中国的主机游戏市场。但因政策限制,国行Switch目前只能内购《超级马里奥》一款游戏,比如想玩“舞力全开”,只能插卡且功能不全。

  任天堂近日回答关于中国销量问题时也表示,国行Switch销量“还不是很大”,在中国估计主机存量有300万台,但这个数字“包括国行与水货”。

  Switch游戏火爆,老对手Xbox也不错。更有意思的是,连“跳舞毯”这一古早产品销量也在上涨。相关卖家告诉硬糖君,除夕前后是跳舞毯销量上涨的一个关键节点,且买家所在地多是非一线城市。

  长假红利,不只是《王者荣耀》

  《王者荣耀》在2020年超长假期配合春节限定皮肤等活动打了个漂亮的开门红,据估算峰值DAU在1.2-1.5亿。其余手游的表现虽不及《王者荣耀》霸道,但也都有明显提升。

  七麦数据的游戏榜榜单TOP3竞争趋势显示,1月6日至2月4日,《王者荣耀》《明日方舟》《和平精英》《剑与远征》及《阴阳师》这五款游戏呈现“缠斗”状态。

  《王者荣耀》与《和平精英》交替登顶,《阴阳师》则在1月20日从游戏榜第29名冲回第2名,一度力压《和平精英》。与《阴阳师》同属卡牌类游戏的《明日方舟》,在1月16日同样出现过排名大幅提升的冲榜情况。来自莉莉丝游戏的新游《剑与远征》则属于稳扎稳打型,排名基本稳定在第3名。

  付费榜的第一名,被过度应景而再度翻红的《瘟疫公司》捧得,该游戏连续14天霸榜。来自同一公司的《反叛公司》也在这波热潮中排名上涨,一度攀升至付费榜第4名。

  除这些头部选手外,其余游戏也表现不俗。如发行已超过6年的《奇迹暖暖》,在1月17日更新春节版本后重返畅销榜第25名,且后续并未出现排名跳水。作为一款几乎没有游戏内社交的换装手游,暖暖的逆袭与当下“宅”的大趋势不无关系。不少老玩家表示,宅家无事,不如再下载回游戏养女儿。

  尽管数据向好确实也和过年各大厂商应景推出的IP联动、限定皮肤、版本更新等不无关系。但无论头部还是腰部、在线人数及日流水均上涨的整体趋势,“宅,且无处可去”应该才是主因。

  除手游外,游戏平台Steam也传来好消息。根据Spiel Times的报道,2月3日,Steam同时在线用户记录突破1880万,打破两年前的1853万人同时在线的记录。据海外数据机构分析,这与中国当下的疫情有一定关系,中国玩家在总体人数中占比不低。因在线人数过多,Steam这几天服务器频频崩溃,相关词条还一度蹿上热搜。

  除了这些“显性数据”外,还有另外一些值得玩味的“隐形数据”。一位游戏网站的编辑告诉硬糖君,后台数据中,一些古早游戏攻略的搜索及点击数有明显提高。说明除了当红的手游和游戏平台,也有不少人选择重温过古早的单机游戏。就连《仙剑客栈》这种时泪,最近竟然也有不少人在搜攻略——大家是闲成什么样了啊!

  休闲+互动,轻游戏的“线上聚会”

  在“不聚会、不聚集”的号召下,线下棋牌室纷纷关门,让不少中老年人怅然若失。好在,还有线上棋牌类游戏!春节期间,IOS棋牌类游戏的下载量有所上涨,《欢乐麻将》《欢乐斗地主》《小美斗地主》等均有一定程度的排名提升。

  这类玩家,属于我们平时说的“非传统游戏玩家”,即平时并没有固定打游戏的习惯,只是希望宅家的时间里找点事做。这些由线下转至线上玩家的涌入,给休闲、互动类轻量级游戏带来了新机会。

  虽然棋牌类游戏表现出色,反应在数据上,《阳光养猪场》与《脑洞大师》才是这个春节两大赢家。两款游戏靠抖音推广早已刷足存在,如今下载量更是迎来新高。

  《阳光养猪场》看似休闲经营类,其实和那些“走路赚钱”“刷视频赚钱”的APP一样,号称玩游戏就可以获得真金白银的奖励。不少宅在家里无法复工的人,看到“打游戏也能赚钱”的口号,免不了下载体验一番,闲着也是闲着不是?

  至于《脑洞大师》,则更像升级动态版的脑筋急转弯。这游戏出海成绩不错,在2019年11月手游出海下载榜单夺得第二名,12月升至第一名,在5个国家登顶。

  作为硬核玩家的硬糖君,对于这样的游戏自然不太感冒。不过对于平常不打游戏的人,不必充值、轻量化、门槛低的小游戏正好打发时间。目前这款游戏已经霸榜IOS免费榜第一名长达8天。

  轻游戏的走俏也拉动了小游戏聚合平台的走势,聚集了“你画我猜”、“狼人杀”、“剧本杀”等社交互动游戏的“玩吧”表现抢眼。原本在免费榜排名400名开外的它,春节期间排名持续上升,1月31日登上免费应用榜第2名,同时也是社交类APP第一名。与Steam一样,骤然涌入大量用户一度导致玩吧服务器崩溃,#玩吧崩了#同样登上热搜榜单。

  剧本杀、狼人杀等在线互动游戏,俨然成为平时喜欢线下聚会的年轻人的新宠。硬糖君通过走访了解到,不少玩家是在这个假期才第一次接触到这类互动游戏(这玩意两年前起势,最终也没能大火,本来在硬糖君眼中已经是过气网红了),而且一玩就上瘾,泡在里面大半天的大有人在。

  “不能出门无聊,刷微博生气,不如玩剧本杀,虽然谁也不认识谁,但至少有人陪我说话了。”每天沉迷剧本杀近10个小时的苏苏如是说,据她介绍,有许多同龄人和她一样,选择通过线上互动游戏打发时间,顺便逃离现实。

  但这些玩家也多表示,在未来疫情得到控制,生活回归正轨后,他们可能并不会继续如此打发时间。因此对于“玩吧”们而言,能不能留住这些“过路玩家”,仍不好说。

  游戏这波行情的底色究竟如何,目前还看不清。在跟着大盘一起经历2月3日的“技术性调整”后,2月4日和2月5日游戏股,也随市场强劲反弹,表现相对亮眼。

  硬糖君也知道,现在说哪个行业在疫情中获得了发展,似乎都有“发国难财”的嫌疑。但说真的,如果没有商超外卖、游戏解压、甚至是现在还能卖给你的高价口罩,这日子是不是更难挨?相信市场调控,共度时艰,等待春天。(娱乐硬糖)
 

  链接+

  2003年,差点被非典杀死的中国电竞

  非典不是中国电竞的第一个打击,也不是最后一个,17年后,中国电竞又因为新型肺炎面临停滞。

  非典、蓝极速网吧事件让中国电竞遭受重创。

  十七年,两场肺炎,从非典到冠状病毒,改变的不仅是人们对野味的态度,更是特殊时期的生活和娱乐方式。

  2020年,电竞已经成为手握流量和资本的香饽饽,但新型肺炎一挡路,还是得乖乖让路。

  可想而知,在17年前,根本还算不上一门产业的电竞,当它直面非典时,会带来多少致命性的打击。

  在2003年,非典甚至不是唯一能够扼杀电竞的存在。那时的中国电竞,是如何在几乎毫无庇护的情况下存活的?

  孤立无援的电竞与一线曙光

  将指针拨回2003年,回溯互联网的记忆,在非典肆虐的那一年,我们可以发现“WCG”、“电子商务”这些既熟悉又极具时代印记的单词。

  电竞并非报道的重点,也只是少数年轻人的爱好。当年因非典宅在家里的人们,大多还在玩山寨红白机。在家玩得上电脑游戏的人,就是那个时代的“土豪”了。

  网吧才是2003年电竞爱好者的大本营,但2002年北京蓝极速网吧事件,导致25名上网者死亡,促使全国开启了网吧的彻查行动。

  在此基础上的非典疫情,让刚刚开始活跃的电竞线下赛戛然而止,怀揣电竞梦想的年轻人,也因为网吧大量关闭而无法训练。电竞人才和赛事的火苗在狂风中摇曳。

  这种赛事停摆的状况,似乎与今天各大联赛陆续推迟的现实异曲同工。当然,现在的情况比2003年好多了,只要疫情过去,没有人可以阻止电竞。但当时,电竞遭受的社会阻力是难以逾越的。

  这时候带来一线曙光的,就是CCTV5的节目《电子竞技世界》。

  2003年,央视一名热爱《帝国时代》的制作人田洪,苦于WCG时期获取赛事信息渠道的匮乏,便推动了《电子竞技世界》这档游戏电竞节目的问世。

  节目与它的主持人段暄,不仅是80后电竞爱好者的青春回忆,也是中国电竞的重要里程碑。

  电子竞技第一次被主流媒体承认,在这种趋势下,2003年11月18日,非典过后约半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

  17年过去,尽管电竞在获得认可的道路上经历了不少曲折,但到2019年GEF成立,整体还是有了长足的进步。

  用马克思他老人家的话来说,就是“发展是前进和上升的,但道路是曲折的、迂回的。”

  迎难而上的赛事

  从另一个角度看,新型肺炎导致英雄联盟、绝地求生、守望先锋等官方联赛推迟,恰恰是电竞这些年进步的表现。

  毕竟非典时期连比赛都没多少,又谈何“推迟”?

  非典期间,中超曾停赛3个月,如此看来,电竞倒是与传统体育“接轨”了。面对非典疫情,当时的电竞人决定将线下比赛转移到线上,证明这种方法可行性的,便是ESWC的成功举办。

  ESWC与CPL、WCG一道,是当时世界三大电子竞技赛事。2003年,ESWC预选赛、总决赛都在国内进行。

  由于非典肆虐,ESWC总决赛由北京迁往上海,却又收到上海政府发布的网吧关闭建议书,最终,线下总决赛确定在当时最大的电子竞技平台——浩方进行。

  浩方对战平台,是一家局域网电竞平台,也是中国电竞的历史印记。它为电竞爱好者提供赛事报道和联机速度,并逐渐拿下一些线上赛事,在线人数一度超过40万人,并获得了盛大网络的投资。

  浩方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但江湖却时时有它的传说。

  2003年第一年进入中国的WCG,也面对着与ESWC同样的困境。浩方接收了其中国区各分赛区的预选赛,保证了比赛的顺利进行,最终,中国选手CQ2000成功获得世界亚军。

  由于非典放假,ESWC的线上赛收获了很多玩家的关注,又因为AS战队以黑马之姿战胜了夺冠热门China.V,并展现出了不输国际强队的竞技水平,让CS成为了2003年电竞行业的流量担当。

  这一事件直接推动了CS取代星际争霸,成为中国玩家之间最受欢迎的游戏。

  面临众多困难并一一突破的ESWC,证明了早期电竞人从决策到落地的较高执行力。

  只不过,赛事转线上已经不再适用于今天的电竞行业,由于品牌植入、传播规模、主场推进等众多现实情况都与线下赛一体共生,面对疫情,大多联赛都选择了择日再战。

  困境带来新生,也许这次病毒肆虐,也会为中国电竞带来不一样的契机。毕竟今天电竞从业者拥有的资源和经验,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电竞的历史,也是人的历史

  今天,电竞逐渐摆脱了“用爱发电”的风格,走上了主流化、大众化的道路,而在那个年代,“用爱发电”才是电竞行业的常态。

  从浩方资讯网站CGA编辑团队大多是兼职大学生,到人皇Sky吃着泡面训练,靠热爱投身电竞,似乎一直是电竞行业的“优良传统”和无奈之举。

  17年过去,曾经的大学生,成为了电竞行业的中流砥柱,当时走在前面的从业者,晋升为中国电竞执牛耳的佼佼者。

  《电子竞技世界》主持人段暄曾在《那年的夏天 忆》中写道:“当年的那帮兄弟,你们还好么?”

  2004年,节目由于《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被叫停,这档国内最早的电竞节目只持续了14个月,却在17年后依然被人提起。

  节目编导徐鲤,现在是英众文化CEO,公司核心成员正是当年《电子竞技世界》的制作班底, 现在依然在为电竞的赛事和节目服务。

  通过盛大与浩方产生千丝万缕联系的蔡玮,后来在完美世界接管了DOTA2,同样来自盛大,参与浩方发展的冯一迟,则成了英雄联盟的国服发行制作人。

  也许对于浩方老员工,观众更熟悉的是创立了ImbaTV的张宏圣(BBC)和沈伟荣(117),以及2003年在浩方做了7个月War3子站站长的裴乐。

  裴乐在2005年创立了WE俱乐部,现在是香蕉游戏传媒CEO,他的ID King,也成为了中国电竞无人不晓的名字。

  那些经历过中国电竞至暗时刻的选手,如Sky李晓峰、xiaoT孙力伟等,也在转型后赶上了最好的时代。当年的天才选手,今天的电竞老兵。

  这些人的职业生涯,就是电竞行业的发展史,其中既有个人成长的命题,也有中国电竞从毛头小子到靠谱青年的故事。通过回顾当年,我们可以瞥见时代面貌的一角,以及当时中国电竞的姿态。

  非典不是中国电竞的第一个打击,也不是最后一个,17年后,中国电竞又因为新型肺炎面临停滞。跨过这个坎,后面还有太多故事可以书写。(竞核)

分享到: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